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新作(2016年7月)之二 (阅读471次)



长诗《梦》
 
《梦(817)》
 
旅居美国的妹妹
回国度假
我带她去电影院
看场国产电影
邂逅诗人庄生夫妇
刚巧坐在我们旁边
电影散场后
妹妹发现她的
随身包落在了座位上
"要命的是护照在里面"
我说:"别急
我的手机马上响
庄生会送来⋯⋯"
手机一直没有响
只是我们
走到电影院门口时
庄生夫妇已经等在那里
手中拿着妹妹的包
 
 
《梦(818)》
 
大数据时代
凡事有数
何况创作
我在计算自己
创作总量时
得到了一个系数
1.87
专门用来统计《梦》
就像我在学校教书
大班课之于小班课的系数
 
 
 
《梦(819)》
 
仿佛一则美丽的童话
 
大西洋底来的人麦克
在饮下一杯教其写诗
的葡萄酒后
自行解体了
腹部崩裂
鱼儿涌出
 
漂上海滩的漂流瓶里
有他写下的人类的诗
 
 
 
《梦(820)》
 
在某群里
如果你说了
群主认定的错话
就要戴上
犹太人在纳粹时期
所戴的黄袖章
 
 
《梦(821)》
 
你赶到田野
他们正在焚烧
稻草人
 
 
《梦(822)》
 
梦回儿时
父亲又到野外出差
母亲带着我和妹妹
到他们单位的公共食堂吃饭
啃着又大又白又松又软的馒头
我说:"妈,为什么你蒸的馒头
又小又黑又酸又硬?
你不好好跟师傅们学学⋯⋯"
在现实生活中
我从未如此放肆地
对母亲这样抱怨过
这是一个50岁的老男人
在梦里对他31岁痛失的母亲
撒娇
另一种抒情
 
 
 
《梦(823)》
 
江湖海
身穿红龙战袍
作为威尔士队的一员
作为超级巨星贝尔的队友
将出战明天凌晨开踢的
欧洲杯半决赛
没有人对这一消息的
准确性表示怀疑
尤其是即将出访韩国的
《新诗典》诗人们
连其克星湘莲子
都没有提出异议
 
 
 
《梦(824)》
 
中国,我的拖鞋丢了
 
好像是在一所大学
的厕所里丢的
我在那儿蹲完坑之后
就变成赤脚大仙了
 
我在那所大学里
到处寻找
推开一扇门
里面在举行
艾青研讨会
所有人都对我的撞入
露出惊讶之色
包括艾青本人
(他还没死呢)
 
有十几个学生
走在校园的小径上
行色匆匆
去听西川讲座
我对还有人听
感到吃惊
走在最后的那个人
竟是安琪
我说:
"我的拖鞋丢了"
 
安琪与我
一起找我的拖鞋
她的表现
让我满心羞愧
我不待见其诗
还给她起了个绰号
叫"安会王",
还写诗讥之为
"中国诗会大学
在读博士生"
现在她和我一起
寻找我的拖鞋
 
中国,我的拖鞋丢了
 
 
《梦(825)》
 
 
八九岁版的儿子
在一家韩国小饭馆里
坐在我对面
悠然吃着
一碗朝鲜冷面
旁边坐着一位
韩国中年男人
盯着他看:
"好吃吗?"
儿子回答:
"好吃"
他又问:
"你们中国人
平时吃得上吗?"
儿子不回答
继续吃面
他没完没了道:
"小朋友
你怎么不回答
我的问题呢?
不回答大人问题
是不礼物的⋯⋯"
作为父亲
我必须出面制止了
我说:"先生
你是不是特想吃
你要特想吃
我就给你买一碗"
 
 
 
《梦(826)》
 
梦见舅舅
是年轻的
另外一人
但我知道
他是我舅
好像我们
老起冲突
这让我很不安
梦醒之后
我看了看
手机上的
万年历
他是上月17号
走的
算起来
快一个月了
他到达亡母身边了吗
 
 
 
《梦(827)》
 
一帮人——好像是
《新诗典》诗人访韩团
来到一座机场——好像是
首尔仁川国际机场
其情其景
与前不久
我们两次抵达那里相似
机场像座游乐场
很像我们去玩过的
首尔乐天游乐场
有各式各样的游戏
还有比赛
我们中有人参赛了
过关斩将
荣获亚军
得罪了大家
有人炉火中烧:
"早知如此
就不带他出来!"
好一副中国人特有的嘴脸
 
 
 
 
《梦(828)》
 
在首尔
我与我的同代诗人
共同说起了一部朝鲜电影
《金姬和银姬的命运》
演的是一对孪生姐妹
分别流落北南朝鲜
迥异的命运
 
今天
在我回国第三天的午觉中
我梦见了奥匈帝国的
一对孪生兄弟
在帝国解体时
分别流落奥地利与匈牙利
迥异的命运
 
 
 
 
《梦(829)》
 
在某国际机场
哈里•凯恩走在我前面
被自动检票机卡住了
登不了机
唉!英格兰队每逢大赛
喝凉水都塞牙
 
 
 
《梦(830)》
 
 
首尔仁川国际机场
一个挨一个的免税店
诗人A
刚刚告诉我的知识
我马上告诉诗人B
诗人X
刚刚传授我的经验
我马上传授诗人Y
哦,这就是我
我梦见了自己
在物质面前的无知
以及本性的善良
 
 
 
《梦(831)》
 
我和沈浩波
在一座西式花园中漫步
望着满目繁花似锦
我们谈的是编辑学:
"真正一部好诗选
应该像这一座花园
它与大自然是对称的⋯⋯"
"对,真正的好诗选
就是要与诗歌原生态对称
是一个稍加修剪的生态缩微⋯⋯"
"不能因为你我都是仙人掌
就把周边的花花草草全剪掉⋯⋯"
"我们反而不这么干
这么干的是那些花花草草
它们怕和我们呆在一起
怕被误扎⋯⋯"
说着话
我们来到一个拱门
门上跨过一道彩虹
我们都看见了
但无人说出来
 
 
 
《梦(832)》
 
长诗被列入
国际旅行中
入关时
必须申报的项目
我在即将降落的
飞机上填单
一口气写下
《唐》
《蓝灯》
《梦》
⋯⋯
 
 
 
《梦(833)》
 
"秘密大项"泄密了
是我将马非发来的
会议日程表
下载时操作不当
不慎群发出去了
一夜之间
诗坛尽知
前功尽弃
青海诗会
魅力顿失
我满心羞愧
无比沮丧
充满自责
没有力气上高原了
 
 
 
《梦(834)》
 
几个中国诗人
被流放到澳洲
那么大的一个岛上去
惩罚是禁止他们说中文
多年以后
我去探望他们时
连岛上的狗都会说:
"傻逼,你好!"
 
 
 
《梦(835)》
 
前不久我在心里怨枉过的人
绕不出一条小胡同
 
 
 
《梦(836)》
 
梦有时也很脸谱化
此梦中的场景
像文革中的样板戏
人被分成好人与坏人
弃之
 
 
《梦(837)》
 
每一个故事
都藏一个阴谋
每一个阴谋
都有一个故事
我梦见了
戏剧的真谛
 
《梦(838)》
 
睡午觉时梦见
妻儿在对话
在检查电表
妻拿了钱派儿子
下楼去物业买电
叭嘀一声
是我的汗
滴了下来
落在枕巾上
哦,空调停了
真没电了
这不是梦
而是现实
 
 
 
《梦(839)》
 
在一场火山喷发的现场
发现了人为纵火的遗迹
烧焦的人儿先被烧死了
 
在一场山洪爆发的现场
发现了人为泄洪的遗迹
泡烂的人儿先被溺死了
 
 
 
《梦(840)》
 
梦见自己的
剃须刀锈了
剃起来
极其不顺
早上起来
洗脸时
望了它一眼
我没搭理它
 
 
 
 
《梦(841)》
 
 
金阳光在楼群上
浪费了太多的工笔
对于大地和远山
则采取了大写意
 
早晨起来
窗外景色
比梦中所见
更像梦境
 
 
 
《梦(842)》
 
他要出家了
我才梦见他
与梦外相似
没什么聊的
 
《梦(843)》
 
行进中的绿皮火车
车箱间的连接机关
如何打开
这个特写镜头
这个问题
组成了梦
占据了整个夜晚
 
 
《梦(844)》
 
左右参加吃面大赛
我给他当现场指导
决赛前
我对他说:
"预赛时我见你
没喝汤汁
这是不对的
那点汤汁
占不了多少肚子
但会让面条
更顺滑地下去
更柔软地呆在肚子里⋯⋯"
左右连连点头称是
貌似能听见我的声音
决赛中
他永不可挡
吃面如豪饮
豪饮如李白
一举夺冠
 
 
 
《梦(845)》
 
在梦中
湖南省变成了
长江口的一个岛
岛的南部
是富人区
叫“湘南区”
相当于首尔的
江南区
上海人
以在此买房为荣
上海诗人M
非要带我去看
他买的房
在路上
在他的车里
我们谈的是
各种名牌香烟的
味道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