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存一下:画(10首诗) (阅读1366次)



 
天空——这块渐渐暗下去的画布,
云彩肆意泼墨,
成远山的形状,峡谷的形状,树的形状,流水的形状。
 
走在画布下的人,脚步很慢。
她经过大地上的流水,树。
偶尔抬头,她的眼神,有高山和峡谷的空。
 
 
 
 
墓志铭
 
请将我安葬在一个静悄悄的山坡。
旁边种一丛野蔷薇,就行。
春天,它们开粉白的小花,
你知道,那是我写出的诗行。
(原谅我,死了还不忘赞美)
 
地上的小草会爬满我的墓地吧。
谢谢它们把根须伸进黑暗,陪伴一个亡灵。
我喜欢这些卑微的生命,我曾和它们一样,
苟活于人世。
你来不要踩到它们,死亡已将其净化,
它们的姿态,是有尊严的。
 
 
 
 
初秋
 
我喜欢叶子们一片一片往下落。
高大的乔木,低矮的灌木。
 
我喜欢初秋的早晨,走在这些叶子中间。
你不在,所有的人都不在。
 
道路引领着我,去往林子深处。
我的裙角高高扬起,为迎面吹来的风。
 
不觉得冷,也不觉得萧瑟。
既然,这是我必须要走的路。
 
秋天正在加深着画卷的颜色。
我的开司米外套,与周围非常和谐。
 
 
 
 
对蓝色的信任
 
木槿花的蓝色,使气温清凉
在盛夏余晖中疾走的人,汗水迷蒙了双眼
不过,也可能是泪水
 
凶险啊,那些黑洞洞的嘴和深渊般的心
还是把自己给蓝色,全身心地
依偎着蓝色比较好
 
暮色中的蓝色,温柔的蓝色,善良的蓝色
这一刻
是唯一值得信任的……


 
 
吊兰
 
从老家挖回肥沃的土,装在花盆里
把吊兰移栽进去,放回露台
夜里下了一场雨
我侧耳听着——
吊兰咕噜咕噜喝水
叶子精神一振
 
真是不可思议
春天,夜晚,渴望的根系遇到土壤和水
噢,让我死也愿意
——被爱宠溺
——被世上的好,恰好地遇到
 
 
 
 
母亲
 
茄子花的紫色,
没有夏天浓烈。
豇豆花的淡白色,
比秋天略轻。
母亲在园子里,
为这些蔬菜除草。
她的孙子在不远处,
逗弄几只蚂蚁。
 
微风吹过村庄,
吹过池塘,
母亲的衣衫飘动着——
时间
这样温柔地
经过了她。

 
 
 
小猫
 
一只小猫在马路对面的垃圾桶边叫唤,,
凄凉,孤单。
我在马路这边等人,
凉嗖嗖的夜,灌满我的衣袖。
 
也许和它同样孤单,我应了一声:“喵”!
它好奇,转过头,叫了两声。
我继续叫……
它急切回应,一声比一声惊喜。
 
终于,它不顾一切冲过马路,来到我脚边。
疏淡的树影下,我们相互确认……
我并不想骗它啊。这空荡荡的夜……
可它,缓慢下来,垂下头,调头离开了。

 
 
 
X光片
 
在X光线的扫描下,我的牙齿、下颌骨、头盖骨、颈椎
一 一 呈现
这排列,这狰狞的样子,难道是我?
 
抚摸着影像中的一块——
像抚摸多年后的遗骸
 
若就这样离世,这些骨头可有记忆——
曾经的痛和爱
那样鲜活地,顺着其中纵横交错的神经
热切地奔涌
 
 

 
春天里
 
迎春花星星点点地开了,有点迫不及待。
柳枝柔软地摇摆,那模样,
已不管不顾爱上了春风。
 
噢,月亮之下,万物疯长。
这时候顺着河岸慢慢走,
仿佛被喜欢,被祝福。


 
 
 
这些白来自另一个世界
它们落在破败的船上,枯枝上,泥地上
它们提示,我们的世界是有污点的
 
让一条红披肩,与这些白辉映
让白更白,让美窒息
但是不能歌唱,不能顺着拐弯的河流
说出白的秘密,说
白翻脸就是黑
白落在对的地方,才是白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