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6.8诗(41首) (阅读486次)



《外国鸟》
 
至今为止
我在6个国家
停留过
最长的一个
是中国
我会说中国的语言
会写中国的文字
有中国的身份证
和户口本
毕业于中国的大学
但我有时
也会陷入
身份迷惘
也许前世
我是一只外国苍蝇
也许死后
我会托生
一只外国鸟
飞来中国
只是兴之所致
 
 
《人间》
 
这部机器是这样的
你出生,长大,成熟,衰老,疾病
一直到死
都舒服极了
 
梦中寻梦
被我剪辑掉的是哪一生呢
 
今晨
看到了一列
比铁轨更长的火车
 
 
 
《信其有》
 
生肖属猴
今年是本命年
据一条消息说
将有持续30年好运
好吧  借此吉言
用之于写作
 
 
《白云》
 
无所事事
有何不好
这样的白云
不知哪年哪月
再有
 
 
《机场》
 
咸阳机场
我和西娃喝茶聊天
她给我讲发生在她身上的
诸多灵异与神奇
我认真听着
心中偶尔掠过一丝追问
真的吗
这么神
不敢问西娃
怕她笑我庸俗
但问灵异
又不知该把体内的接收器
转向机场的
哪个方向
 

《半首诗》
 
诗人东岳开着一辆电动车
(我做梦人怎么总是开这种
危险的交通工具)
来参加诗会
好像就是在天津
刚朗诵半首
上午的诗会就宣布结束
我站起来为东岳争取
提出下午别人可以
让出自己那份时间给东岳
遭到伊沙当场批评
眼睁睁看着东岳骑上电动车
400公里的路再飞车回家
 
 
《粉丝》
 
这么
多年过来
我也拥有了
一些FANS
但他们并不固定
隔一段时间
会变换大部分
名字和面孔
只有寥寥不多的几个
数年
十数年
如一日
喜欢我发的贴
帮我把它们从没顶中
一次次捞回海面
并呈给无限的
天空

 
《晨起的天空》
 
一鸟横空而过
一蝇横空而过
 
 
《站在老家的院子里深夜追赶慢走的月亮》
 
唯故乡 
可观月华满天
下临猪圈  柴房
老柳树和石碾
只能在故乡
采点荒野之气
就像月亮
采来太阳之光
为我加冕
 
 
《雨后》
 
天蓝如梦
口腔发炎
老家的厢房
在屹立了30多年后
轰然坍塌
 
 
《飞越山谷》
 
伊沙主持的诗会
闭幕了
我和另一个女出席者
一同骑摩托车返回
技术不娴熟
我们误入一个山谷
被一伙农民穷追猛赶
上天无路的我
竟沿着一根试管一样的窄道
钻了进去
而外面的人居然也同样
能钻进来
一只手在就要抓到我的瞬间 
我醒了
女伴已不在
摩托车已在不
伊沙已飞上海
 
 
《假妈》
 
每当说而无用
出手打儿子
他仍会重复
童年时的诘问
这么狠
是我亲妈吗
 
 
《权威》
 
我不认为这些雨飘然而下
是为擦掉我的错别字
我的遗漏和我的粗心
要做到权威就要做到精确
我兄告诉我
 
 
《大家活着我才活着》
 
刚开始
我以为我才是感觉的中心
我活着
世界才活着
后来发现
我错了
我和别人没什么两样
感觉也没什么出奇
喜怒哀乐贪嗔痴
彼此
彼此
到现在
我终于活成了一名
心甘情愿的群众
大家活着
我才活着
人群存在
我才存在
 


《等车》
 
来了一辆459
来了一辆518
来了两辆519
来了一辆121
又来了一辆121
一下子
来了三辆936
最后
来了我要的
820
 
 
《家族》
 
不在天堂
和地狱时
暂时来到人间
居然学会了一点儿
人的习惯
也能吃和睡
甚至与异性结合
烟火相传
鬼的后代
是小鬼
 
 
《不能关闭症》
 
我的电脑
得了不能关闭症
一夜连着一夜
它的温度想必在持续
升高
不知道哪一天
它会突然爆炸
烟消云散
里面的文字图片和诗
四面开花
穿越我最脆弱的那根
神经
 
 
《韩剧》
 
看韩剧
看到夜里两点
我肯定是疯了
一同疯的
还有能把剧情
无限抻长的
导演
 
 
《90天快速怀孕》
 
往西去的火车
开出宁夏时
偶然看到上面这条标语
一时有些糊涂
它是指
还是
人呢
 
 
《K888》
 
这列绿皮火车
真是吉祥
从天津始发
直达西宁
所过之处
树木跳舞
花朵开放
 
 
《丁达尔现象》
 
醒来第一站
是集宁南站
阳光斜照
透窗而来
对铺的初三女生突然说
这是丁达尔现象
一束光射来
空气中的灰尘
开始摇摆
 
 
《车行内蒙》
 
白杨树
电线杆
阴山
圈养的羊群
和太阳能板
想起多年前
我从山东刘勰故居
拾到一枚银杏叶片
3000年老白果树啊
我把它寄给
呼市的《草原》
 
 
《向日葵》
 
小块向日葵
大块向日葵
一块连一块向日葵
车过内蒙
不见草地
不见马
但有大片大片的向日葵
在太阳下挺立
 
 
《包头以南》
 
有的地方
树粒粒可数
有的地方
一片光秃
山下有向日葵
松树贴着地皮
红砖瓦房
水泥高楼
带着一路的白云
我去西宁
 
 
《乌海山塑》
 
车过乌海
高高的秃山上
突然出现一座巨大的塑像
第一反应是观音 
慢慢靠近才发现
有胡须
有领巾
原来是蒙古人的首领
和神
成吉思汗
不远处的山脚下
竟真的有一个
缩小了许多的
白色观音
静静矗立
 
 
《西宁》
 
天上有云
云下有山
山下有楼
群楼之间
有马非  海轶
和飞鸟
这便是我眼中的
西宁了
 
 
《诗会》
 
有一次
正赶上侄女结婚
 
另一次
妈妈在住院
 
再一次
第媳被货车扎伤三根韧带
 
这一次
儿子刚做完腋痈切除术
 
 
《去青海湖的路上》
 
画布
徐徐打开
人与山
两不相欠
牦牛
芨芨草
日月山
倒淌河
站着小便的男人
 
 
《青海湖》
 
有时候
人是需要给自己
留出一些时间
独对天地的
比如昆仑余脉下
比如青海湖水中
 
 
《金银滩》
 
就是这样
我们吃着
它们的肉
欣赏着它们
如舟如山
吃草的身影
 
 
《高原》
 
高山之上
阳光布置了草场
撒上牦牛
撒上青草
撒上格桑花
甚至撒上远处
拴着链条的
两只藏獒
最后撒上这30个
写诗的人
 
 
《给鸡唱歌》
 
我给金银滩上
5只公鸡
唱塔里木河
它们中的一只
居然把两只单眼皮
轻轻合在了
一起
 
 
《高原鸡》
 
吃完300元一只的鸡
出了帐篷
开始围着铁护栏
欣赏它们在草原
不停觅食的舞动
 
 
《高原暮色》
 
暮色降临
藏包内
伊沙提议
大家开写同题诗
庄生进来说
大家都在写诗
我不写不好意思
老还非走进来
感叹一声
天地动容
 
 
《高原反应》
 
对着连绵的白云
有一刻
心中涌出一念
把自己吓蒙了
写诗到底
是为什么
 
 
《丢手机》
 
在马来西亚
我把手机丢在宾馆
服务员等在宾馆大门外
等我跑来拿
 
在中国西宁
我把手机丢在宾馆
半个小时后再拨打
手机已经关机异主
从此永诀
 
 
《后果》
 
浩波问我
丢了手机啥感觉 
想都没想
我回答
万事皆空
 
 
《神奇地名》
 
出西宁站
顺着铁路
分别看到了
如下地名
曹家——堡
平安——驿
大——峡
老鸦——城
海石——湾
花——庄
红圈——沟
而无水的沙漠戈壁
地名就更神奇
中龙川
丰水村
狼抱水
赵家水
长流水
 
 
《遗失诗歌》
 
有两首诗
被我忘在了车厢间
我把脸贴在车窗上
使劲回想
梦一般无踪的诗行
目光追寻着树的不同姿态
不同风骨
即使灵感已失
我至少记住了数也数不清的
 
 
 
《失落》
 
鞋子丢在太平洋
帽子丢在韩国
手机丢在青海
我像一只淘气的狗
把自己的物品和气息
散落在诗歌所到
之处
 
 
《青海拾句》
 
水好
才能做出美好酒
 
一小块牌坊
书了个“佛”字
两进琉璃小院
应该就是寺院了吧
 
天下黄河贵德清
跳进黄河洗得清
 
万顷秃山
一间小屋
 
 
黄土高坡
一面白旗
上写红色大字曰
 
天黑就睡
天亮便起
我在返家的火车上做到了
 
梦里一个疯子等着对我狂殴
一个女人在剪短头发
 
人生最惬意事
是一觉醒来
看火车车窗外闪过
树木  电线  房屋
和一大片一大片
空无
 
 
一个5岁的孩子喃喃自语
妈妈是我小时候喜欢玩的
长大了还喜欢玩
 
风景和书同在
我选择前者
永远是这样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