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6.7诗歌 (阅读223次)



《海边》
 
涨潮了
我看见海献给岸边
最多的礼物
竟然是一只只形态各异的
单只拖鞋
 
《四星级宾馆院内》
 
玉米快熟了
倭瓜花爬过铁护栏
 
《学习外语》
 
观一部很俗很俗的电视剧
宫庭里在争斗
我泪流满面地学习
别国的语言
 
《绿豆》
 
抓一把绿豆在手
在水笼头下冲洗
水流并不太大
但把我满手的绿豆冲走
 
《看房》

看房的男人
数落看房的女人
你要买的是
书吗
 
《规律》
 
其实不写诗
我也要活着
然后死去
 
《真实的来历》
 
今天云絮蓝白相间
蓝天的蓝
加入了白云的白
虚幻再加上虚幻
却一下子变成了实有
 
《五行之水木》
 
水渗进地板
木遇水膨胀
地板遂成森林
 
《新旧》
 
旧的被拆除了
新的在重建
要剔除的过去
要重建的今天 
 
《手机铃声》
 
把手机铃声
设置为观音菩萨的
六字真言
每次外面电话打进来
等于是替我诵经
所以有时我接电话
有时不接
只是纯粹听它唱
 
《文化人》
 
家里来了
给房屋做防水保护层的师傅
看到我的书房
点点头没说话
看到我端上桌的菜
发言道——
文化人还会做饭啊
 
《农村包围城市》
 
在老家
其臭无比的死水坑
终于孕育出
一种变异的蚊子
黑身长大
斑马般的条纹
整齐布满两条腿
盯人奇痒
瞬间起包
估计毒性不小
然而今天
城里家中
竟然发现同样的变种
落在胳膊上
令我恐惧地
瞪大双眼
 
《雨》
 
大雨屋漏
断电
工人来家里修
干得热火朝天
汗水淋淋
我帮不上忙
写稿
只成开头百字
心乱如麻
遂又荒废
 
《自疑》
 
观音面朝南坐
我摆得位置对吗
 
《洪水》
 
洪水漫过高速路
把一个村庄冲成了平地
 
《摧毁信心》
 
看韩国电视剧
才知道有一个“计”
叫摧毁信心
 
《分行》
 
大雨那天
屋中漏雨如注
用5、6个脸盆在地上接水
后水从厅中电线管孔源源涌出
木地板转天多处翅起
电脑瘫痪
 
今天
从不打开电视看新闻的我
手机上看到消息传来
死114
失踪111
受灾几百万
 
《完成》
 
写评论
写新闻
写诗
什么在时间中流淌
我究竟要怎样完成
 
《三八线》
 
全长248公里
截断75条小溪
12条河流
181条小路
104条乡村土路
15条道际公路
8条高级公路
以及6条南北铁路线
 
《国家的非正义》
 
由大国染指过的国家和地区
人民都遭了难
 
《朝鲜战争纪录片》
 
美如仙境的半岛
难以计数的战乱与伤亡
北纬38度线
景福宫的日月山松
一个国与另一个
世界从来没有过和平
 
《仙山》
 
飞机越近
天越深
而海越净
忽见海上
仙山出现
我们也许到达了
始皇帝梦过的
长生之地
 
《韩国宾馆》
 
徐江从屋里出来
阻止可能去敲门送物的我说
伊沙睡着了
 
《美国洪君植韩国接机》
 
出仁川机场
一个人影窜出来
一把将我抱住
哈来自纽约的朋友
在韩国相逢
看你高兴的样子
就像一个顽童
记得第一次有所了解
是在宁波儿子求学的城市
你用微信语音告知我
要翻译我的诗
从此我们互相帮助
成了可以聊聊天的兄弟
你开始写中文现代诗
我也知道纽约有个法拉盛
你把中国一线诗人的作品
介绍到韩国诗坛
担纲中国现代诗系译介
你这个疯子
心脏做过三次手术的人
颠倒黑白地工作
有时想想让人心疼
 
《购物城山上凉亭》
 
在韩国
伊沙
浩波
张小云
徐江
叶蔚然
江湖海
和我
环山而坐
吹风
谈写作
 
《首尔断臂人》
 
伊沙带队
新诗典16位诗人
来到东大门附近
一条长满高高松树
和银杏的大街
准备在一排排
观礼席一样的长椅上
照个合影
蒋涛用手机帮大家
选好角度和位置
请旁边一位老人帮忙拍
谁也没想到老人会拒绝
而他外套盖着的左臂
竟是空的
拒绝了我们的老人也并不走
蒋涛请一位年轻的女孩照
镜头太远
蒋涛请一位小伙子
按一下手机快门
老人凑了过来
看了看屏幕放心地笑了
大家猜他可能就是
参加过朝鲜战争的人
伊沙说那他
就是朝鲜半岛的脊梁
湘莲子说
我就是做残疾人康复工作的
应该请老人照个像
 
《诗人的信任》
 
蒋涛带我们
在首尔的地下铁
旅行
转几圈都相信
从漏雨站到漏雨站
上上下下几次都相信
从空车坐到满员
从满员坐到空车
都相信
 
《首尔拾句》
 
1.导游告诉我们
汉江桥上写满了
赞美人生美好的诗篇
 
2.来到银姬的国度
听到一个美妙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
老虎想抽烟的时候
 
3.写作不是预期掌声的表演
它是把自己雕刻成文明中最好的那部分
伊沙在首尔购物场外说
 
4.浩波给一座叫僧舞的雕塑拍照
我拍他与雕塑的合影
 
5.什么是自由
同一块岛屿
平均寿命相差20
平均身高悬殊10厘米
 
6.艺术不再是传统的了
它可以是任何事物
 
7.你们已站在诗写的最前沿
没有任何参照
只能相互提醒
 
8.大韩航空飞机
是海水和天空过滤后
更纯净的蓝色
 
9.写得太常态
也就不值钱
 
10.两个娃娃在一起
彼此哇哇哇哇叫着
咱们听不懂
他们在交流
 
11.必须心里认
才能写好口语诗
 
12.大汉太大
让多少岛国望洋兴叹
 
13.有一种毒药
使人全阴无阳
 
14.每个人有
每个人的执念
 
15.男人变成怨妇
怨妇变成悍男
 
16.飞机上俯看
一座座城市是地球上一块块疤
人间是宇宙的一块疤
 
17.一个诗人对一个地方最好的热爱
是用诗歌将其记录
 
18.据说满街的美女啊
为什么我没见到
 
19.绿豆蝇驮着片树叶
围着我跳舞
 
《首尔街头见号鸟》
 
那只鸟
站在树枝上
叫声如此特别
像母亲寻找失去的儿女
它上上下下
跳来跳去
伸长脖子在呼叫
颤抖全身在呼叫
站在它下面的我
一下子感到了
某种心碎
 
《伊沙带队首尔行》
 
首尔的大街小巷
地上地下
一个个购物场和饭堂
我跟在伊沙身后
捡拾他的诗话
一个把整个生命活成诗的人
往往出口便作惊人语
 
《毒性》
 
这两年
记住了很多词
百草枯
大水
汶川地震
火车出轨
毒跑道
毒奶粉
毒豆芽
转基因
pm2.5
身体并不太好的我
现在还活着
说明它们的毒性
还不普及
或者强烈指数
还是有点低
 
《钓荷》
 
几个老人用长镜头
捕捉着荷花不同的姿态
他们像钓鱼一样坐在岸边
镜头伸出好长
外着迷彩衣
守候在风前的荷塘
 
《狮虎馆》
 
他们举着手机
拍醒着和未醒的狮子
狮子眼里没有人类
我举着手机
拍他们与狮子的
面面相对
 
《被爱美的儿子拒绝无数次后我只有做梦了》
 
儿子头发一长
嗓子就发炎
这么多年一直如此
所以昨夜我梦见
儿子剔头了
头发剔得很短
正如我所盼望的
——平推
贴着头皮剔
比光头多一层短短的
黑武器
 
《把儿宠坏了》
 
晚上9点从外面回来
儿子打开冰箱
发现没有零食
正在刷碗的我
赶紧从冰箱里拿鸡肉
红罗卜,黄瓜
给他炒宫保鸡丁
饭熟了,菜熟了
装盘,端到他面前
儿子嫌米饭多
跑出来拨掉半碗
又把盘子放在饭桌
正纳闷他怎么不端走吃
只听屋里发出话来
妈,快再给我端来
这样才完美
 
《山货》
 
从网上买的8个竹笸箩
到货了
一个套一个
我和儿子费了好半天
才拆开包装
编者真是巧手
经横纬竖
剖竹成线
我举起竹笸箩扣在头上
立刻被烤竹子的味道
淹没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