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6.6诗歌 (阅读164次)



 
 
 
《磨铁之锋》
 
 
 
从坐我旁边
到起身坐在对面
诗人沈浩波
主持的磨铁之锋读诗会开始了
突然发现我又忘了带诗
现写肯定是来不急了
一着急在老家硬炕上醒来
时间是凌晨4点多一点
天地湛蓝
杂草满院
 
 
 
 
 
《纳粹兵营》
 
 
 
 
一个德国军官抓来
一个犹太美女
在其妻帮助下
脱下美女的外衣
欲行奸污
让人奇怪的是
他让其妻先对美女
进行挑逗
 
 
 
 
 
《惩罚》
 
 
 
 
碰到了
这样一位国王
谁写了好诗
负责给全城百姓
担水一周
 
 
 
 
《老家》
 
 
 
 
桃树倒了
上面还挂着青桃
椿树歪了
说不定哪天被妈妈砍掉
三只喜鹊上了电线
蚊子军团铺天盖地而来
我逃跑
 
 
 
 
 
《鸟会》
 
 
天刚蒙蒙亮
就被一院子的鸟叫吵醒
哦,那是多少会
同时在开呀
争论,亲昵,抗议
讨好,辩白
天上清亮的烟云在飞
带远了这场没完没了
的大会
 
 
 
 
 
《贤妻良母》
 
 
 
 
 
我不是贤妻良母
四十八岁才学习做饭
长年与丈夫分床而居
分屋而睡
孩子的体质也不是太好
这一切原因都在我的懒惰
而且写上了诗歌
但我又怎么可能埋怨诗歌
如果生命推倒重来
我仍然,当然
还会写诗
 
 
 
 
 
 
《误入盛境》
 
 
 
模拟的大海
海浪
真实的鱼
这个梦真神奇啊
我以为我真的
误入天堂
我下水捞鱼
渔夫笑我太笨
他赶鱼像赶自己的孩子
我看一切新鲜
哪还顾得上
专心抓鱼
山路已不见
入口已不见
我还回得去吗
我不敢问
周围也再无他人
我低头踩薄薄的沙子
虚拟的海浪
在不远处
向我真实地涌来
 
 
 
《绿茶》
 
 
 
今天一个词引发
两位诗人的争执
而同样在座的我
却根本不知其意
回家上网百度
才知道是一个新兴的词
外表清纯
而生活糜烂
——的少女
 
 
 
《打赏》
 
 
 
一个读诗网站
开始连连蹦出来
提醒我
团队辛苦
请给打赏
我已多次选择了“无情拒绝”
白用着人家的微信
读着诗人们的诗
又岂止是无情
所能了得
 
 
 
 
《东西自己》
 
 
 
碰翻东西
打碎东西
碰翻自己
打碎自己
前两者容易些
后两者其实
不太容易
 
 
 
 
《停电》
 
 
 
家里一下雨
就停电
我怕电脑文件丢失
在盒子里翻找U盘
不小心带倒花瓶
半瓶水碎了一地
之前已经被扎破的脚掌
又哆嗦了一下
 
 
 
 
《秀秀》
 
 
 
 
孩子走进店来
带着乞讨的神情
秀秀和娘过意不去
把墙上挂的一个
她新淘来的、下面一条
蜡纸样的东西
撕下来
给了孩子
“蜡纸”被撕得凹凸不齐
孩子马上粘了起来
手里居然有一块蜂蜡
而蜂蜡居然能粘东西
我把一小片纸给了他
他咧嘴笑了
“正好缺了一块”
“正好是黄色的”
粘完孩子在上面写
“妈妈秀秀”
好半好半天
我才反应过来
秀秀是孩子的妈
而店长不也叫秀秀
就是说孩子是秀秀
秀秀在回忆
秀秀的妈在看
这一切的发生
 
 
 
 
 
《松果》
 
 
 
山中有三座寺院
一排又一排佛骨塔
道道泉水和无数石头
我带回一枚
480年老松下坠落的青
绿松果
 
 
 
 
 
 
 
《人间六月花》
 
 
小区放开管理后
原来的草坪迅速不见了
代之以花椒树
枣树,香椿树,樱桃树
桃树,橡皮树
白菜,倭瓜,大葱
兰花草,地披菊
不再有割草机斩断
众草之头
有这一条已经够了
万木乱长
合我心意
 
 
 
 
 
 
《阁楼》
 
 
 
 
记得刚住进这座房子那会
我坐在天窗下
面前摊开一个本子
本子上放一支笔
不眠不休地写着自己的
发现,好奇与惊喜
这安静的阁楼顶层
是雀鸟愿意落脚的地方
和它们唯一不同
我飞翔用的是笔和键盘
我的翅膀只能是我其实
并不太喜欢的高科技
 
 
 
 
 
《喜悦》
 
 
 
 
如果是晚上10点之前
拎一瓶啤酒上楼
那就意味着11点30分
我会准时趴在床上
睡觉
 
如果是晚上10点40分
拎一瓶酒上楼
那一定意味着12点以后
我才会老老实实上床
 
细雨敲打着阁楼顶窗
搬进来11年了
从来没有擦过的玻璃
依然透光
也就说明夏天靠雨冲洗
冬天肯定是靠雪了
 
偶尔飞鸟落在我头上
隔着玻璃窗
我读它们用脚掌写下的象形文字
那感觉真好
 
 
 
 
 
《记者》
 
 
7点多起来
坐长途车去采访
联系好的对象
却一直不接电话
一个小时过去
精疲力尽的我
往回返
快到家时
对方打来电话
——今天不舒服
——手机静音
——10点才起来
——实在不好意思
——要不我去找您
我只回了一句
不用了
 
 
 
《生活》
 
 
 
天空很蓝
电钻很响
后背很疼
微信很忙
我住的这颗星球
日升月落
但我至今也还
没有学会
呼风唤雨
想飞就飞
 
 
 
 
《看车》
 
 
 
 
丈夫去市场买菜
把汽车停在马路边
让我看车
我站在车边
拿手机拍树叶
蓝天和自己的脸
一个警察在前边一辆车
贴条,上传数据
贴一个,车主要交
200元罚款
对于即将来到面前的警察
我竟毫无反应
丈夫跑过来
开车就走
大声问我
“不是让你看车吗”
我说“我正看着哪”
他无语——
“对,车还在”
“你可以写诗了”
 
 
 
 
《“第一次碰见不问价的人”》
 
 
 
来到菜摊前
我说要两块姜
卖菜男人挑了两大块上秤
我有点含糊
“就要一块吧”
“六块钱
你连价都不问
只会多给不会少给”
他说还要什么
本来提姜要走的我
又买了蒜  黄瓜  
土豆……
依然按斤买
或者干脆给他钱
按钱来称
从始至终
一个价钱也没问
他给我的菜好像
也明显多于平时
 
 
 
 
 
《一周菜谱》
 
 
 
麻婆豆腐
湘西水煮鸭
红烧鲅鱼
蒜香大虾
鱼香肉丝
宫保鸡丁
醋溜土豆丝
黄瓜炒鸡蛋
哦  不小心
多出一道
那就呈给敬爱的
释伽牟尼
 
 
 
 
 
《追梦人》
 
 
 
 
星期天
来到海边
给两只空中飞过的小海鸥
放我唱录的歌曲
它们听多了海浪的翻涌
想必愿意听一听
人类的声音
 
 
 
 
《回城》
 
 
从蓟县盘山下来
回到100多公里外
自己住的城中
亮蓝的天空不见了
透明的空气不见了
清冽的泉水不见了
480多年的松树
800年的银杏
当然更不可能在城中
生长 
我在恶浊里上楼
我要在高一点的霾里
把看到过的幸福描述
 
 
 
 
《山中》
 
 
 
有一颗松树
把石头养大
有一块巨石
被松树分家
 
 
 
 
 
《错位》
 
 
 
——我把你当女神看重
你把我当粪土
 
——我错了,以为你只是世俗中
附庸风雅的恶俗的官僚
 
 
 
 
《修行》
 
 
 
打开的文件要关上
打开的机器要停机
 
 
 
 
 
《一棵桑葚树长在酒店墙角》
 
 
 
令我惊奇的是
凡我走过的每一条路
都在翻盖和拆改
 
一座精美的花园长廊被拔除
盖上了楼
一座商业中心
被改造成菜场
 
连我去超市必经的酒店停车场
也围起了围挡
这里面能干什么
现在还看不出端倪
 
 
 
 
 
 
《亲自活到》
 
 
很多次
听人说
近视眼老了眼不花
不用戴老花镜
48岁时
我花了
看字要从镜片上面
或下面看
越过近视镜片的阻挡
看来常识并不可靠
想知道花眼的滋味
得亲自活到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