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6.5诗歌 (阅读152次)



《城市早晨》
 
 
每到周末
差不多都鞭炮齐鸣
结婚  死人
甚至球迷欢庆进球和胜利
 
清一色的黑色奔驰
八辆
前窗两侧扎着粉色丝带
哦  今天
阳光灿烂
转过楼角
 
 
 
《坐在阳台把一支烟吸完》
 
 
一连开过去三架
低飞的飞机
有什么情况吗
东南方向和西南方向
 
 
 
 
 
《体内的铁蹄》
 
 
我的体内有趟
列车在跑
它跑得那么响
被我趴在床上
打盹时听到
起伏跳跃
中规中节
它是一个鼓点一样的火车
连接着来处与去处
灿烂与幽冥
我读书是为教它节制
我写诗纯属它
意外迸溅的
铁蹄之声
 
 
 
 
 
《两只小狗》
 
 
给儿买过两次狗
一次是他3、4岁时
那只买来的小狗叫雪达
后来拉尿太多
怕儿接触不好
就让弟弟抱走了
弟弟把它放在单位
疏于照顾
死了
它是那么聪明伶俐
调皮捣蛋
撕坏我的袜子
咬破我的裤腿
 
后来的一只其实不是买的
回老家时邻居大姐所赠
起名臭臭
长不大的品种
全身雪白
弱不禁风
居然也能被不太会做饭的我
养大成人
和儿子到处嬉闹
屋里狗毛乱飞
儿子暑假后开学
我把它关在阳台
寂寞的它绕着楼上阳台的连廊
穿越所有住户
然后摔了下去
 
 
 
《像麻雀一样生活》
 
 
 
说到做到
下一世
像麻雀一样生活
从一棵树飞向另一棵
从一阵风飞向另一阵
从一片水飞向另一片
在自然或人工的孔穴里睡觉
没有大衣柜
没有梳妆台
没有银行账户和打卡机
没有报纸和理论学习
没有塑料泡沫或草编拖鞋
没有微波炉和电饼铛
没有政治觉悟
只食上帝所赐
草里树上所有
只为唱歌和跳舞而活
 
 
 
《哲学家》
 
 
 
我比一个哲学家
晚出生124年
今天在书里
突然意识到这点
读他的理性
激情与愤怒
诗人何为
问问窗外的麻雀
问问心上的热血
 
 
 
 
 
 
《诗人不分性别》
 
 
 
 
有一天
当我惊见自己
穿着花衣
背着花包
抹着润肤品
穿着绣花鞋
一个标准的追求美的
女人
而骨子里
只想写好诗
用准词
写对目击,际遇与情感
早忘了自己只是
一个女性时
反差让自己震动之余
大笑不已
甚至有一点点
愧对
 
 
 
 
《目击》
 
 
 
洗车人的头上
站着一只小鸟
小鸟的脚掌下
立着一个给树剪枝的人
 
 
 
 
《见义勇为》
 
 
 
两个月前
我来此地铁4号线
他就坐在入口旁边
胸前竖着牌子
“见义勇为的下场”
谁能想到
日日夜夜60天
他还在这
胸前竖着白纸牌
上面写着
“见义勇为的下场”
只是无论如何
我还是不敢
太靠近
 
 
 
 
 
《半脸人》
 
 
 
 
淋巴长结后
左边脸就总是发炎
和麻木
这使我差不多成了半脸人
半个脸刷牙
半个脸微笑
半个脸走路
半个脸回答电话
一个半脸人继续吃整个人的饭
一个半脸人继续生
整个人的活
 
 
 
 
 
 
《不录诗歌》
 
 
采访一个
私营企业主
结束时他送我一个
企业自制的本子
很精美
蓝色的封皮
黄色的纸页
每个页面上都绘有
兰花一丛
一个精致的皮链
可以将本子捆起
系成一个“厚德载物”的
小小包裹
我把携程网和京东的用户名
及注册密码
写进里面
但不敢录诗歌
我的诗歌有刺有血
不适合任何修饰
装点与美化
不关流行道德
和颂歌
 
 
 
 
 
 
 
《“不是危险的事都能让你干出危险来”》
 
 
 
这是生活在同一屋檐下
二十载的丈夫先生
对我的盖棺定论
也就相当于人生总结吧
湿手拔电源
车窗夹指头
煮胡鸡蛋和饭锅
打碎所有成套的家庭器皿
他没好意思说的
我想还有一项
我长年累月的诗歌写作
 
 
 
 
《接受》
 
 
 
刚开始
是不得不接受自己
男性化的名字
后来是接受自己
比任何女孩肤色都暗
而妈妈明明是白皙的
再后来就是接受
暗上面长的斑
斑也有各种各样的
学名
 
 
 
 
 
 
《你我相遇于清早的灰尘》
 
 
 
早晨清扫地板
一只软体小虫
混在灰尘中
 
见到如此剧烈的动静 
警觉的它趴在原地
一动不动
 
任我清理了周边的垃圾
任我发出很大的响声
但我总不能早上睁开眼就杀生
 
多余而庞大的我
此时竟有造物主一样创生
和毁灭的权能
 
 
 
 
《暗号》
 
 
 
 
家家户户
住在低楼层的
都把花搬到了
园子里
接地气
再看那些可怜的
垂头丧气
花枝萎顿的盆栽
经过楼房里一个冬天的
苦挨
一个个衣装不整
半生半枯
现在好了
阳光和轻风反复梳理
这些小可怜儿
它们应该很快
与深沉的大地
接上暗号
 
 
 
 
 
《排骨馅包子》
 
 
 
 
伊沙在微博贴出摄影作品
《亲戚送来的排骨馅包子》
包子能理解
天津以此闻名
但排骨馅不好理解
 
“我不知道还有排骨馅包子”
“山东烟台人,什么都包成包子,好吃!”
“第一次到烟台,同学哥哥上桌一盆皮皮虾,不知何物不敢吃,只好饿着”
 
 
 
 
 
 
 
《天气预报》
 
 
 
你说预报有雨
但不一定下
 
我说我百分之百相信
天气预报
 
下午冰凉的雨点从天而降
我开窗伸手接几滴在掌
 
雨落在枯了再荣的树上
真好
 
 
 
 
《昨夜星辰》
 
 
 
醒来
只有一句“mather"
言犹在耳
余音绕心
在此之前
儿子在微信上喊
傻妈
手机没费了
给我充点话费
又此之前
朋友圈有个笑话
说养孩子就是放卫星
从遥远的星辰间
偶尔传回微弱的回声
给钱
给钱
给钱
 
 
 
 
《往回长》
 
 
 
 
相信
我会重新长回
一个小姑娘
这坚信由来已久
只是现在
变得明晰而透彻
具体是一个什么样的
小姑娘
难以描摹
总之单纯 笃信
握着镰刀
拨着草
太怕蛇了
哦  对呀
一个怕蛇的
小姑娘
 
 
 
 
 
《念珠》
 
 
 
 
买过三串念珠
不为念经
 
为了计数时间
为了活动手指
 
 
 
 
《观望者》
 
 
 
 
三只喜鹊在院中
打了起来
上上下下,左右翻飞
这样说其实不准确
一个是一拨
另两个是一拨
还是不对
应该是一个随队观望
看另两个胜负结果如何
 
 
 
 
《红酒》
 
 
 
 
我喝着二氧化硫
这滋味很特殊
二氧化硫
二氧化硫
微量的我不了解的毒
流过我的口腔
我的咽喉
我的胃与肠
然后一直向下
在我的血里占山为王
 
 
 
《虚幻之网买到真的苹果》
 
 
 
 
岁月流逝
我嚼着我的苹果
岁月流逝
我要嚼完我的苹果
 
 
 
 
《变甜的电脑》
 
 
 
一碗蜂蜜水
我刚想写一碗蜂蜜水
转遍所有的屋子
怎么也找不到了
可是没等我写
柜子顶端 我发现了它
一碗蜂蜜水
我刚想写我在柜子顶端发现了它
握鼠标的一只手就把它
碰翻在键盘上
一下子
整整一排按键都变成
甜的了
 
 
 
 
 
 
《梦回东南亚》
 
 
 
 
做梦重回东南亚
这次是和家人一起
几家挤在一块
人罗人,人挤人
上厕所等于在大庭广众
暴露隐私
吃饭,睡觉,交谈,咳嗽
一张床单上什么都有
你想去吧
 
 
 
 
《群众新解》
 
 
 
被拉进一个虽有耳闻
但陌生的群
一个个看遍176个“群”众
没看到几个熟悉的面孔
最多的还是乌泱乌泱
以为此生绝不会有交集的
名人或生客
我朝它们挥了挥想象的手
在心里嘀咕一句
拜拜,打挠了
然后就像闯入了一个
不该闯的地方
见到了不该见的人一样
仓皇退出了群聊
 
 
 
 
 
《城市》
 
 
 
蓝天下高高的楼房
是新的埋骨的地方
 
 
 
 
 
《恋旧》
 
 
 
网上新买的箱子到了
价钱4倍于退役的老箱
颜色是我要的
但构造大不相同
扣盖换成了拉锁
拉杆在外变成了在里面凸起
尺寸一样但相比略小
现代人的偷工减料
关键是锁也单薄
材质也单薄
这应该就是时代和科技进步
带给我的困扰
 
 
 
 
 
《未接电话》
 
 
 
早上6:55分的
一个电话未接
没想到带给我的是
一整天的惶惶不安
问弟弟,他没打
问儿子,他在宁波
不回电话
问移动服务台
对方回复我
因涉隐私无法查询来电
 
 
 
 
《有时灵光一现
不过是在想》
 
 
 
 
世界是什么和什么
以及什么和什么的
 
分崩离析
或自由组合
 
 
 
 
《醉酒的早上》
 
 
 
天格外蓝
 
 
 
 
《笔尖》
 
 
我仔细盯着笔尖
盯着它在纸上的
一举一动
看着它被谁推动
沿着格子向前运行
它在阳光下的阴影
被攥在一只手里
这只手其实并不是
真实的
 
 
 
 
《桐花又落》
 
 
 
 
春天了
惊天动地装修的电钻声
居然没有干扰
我的耳膜
 
 
尘世桐花又落
 
 
 
 
 
《诗歌地图》
 
 
 
雨打空调箱
又是一年
 
天上乌云飞驰
人生有何目的
 
诗集翻到140页
不朽的诗歌是雨滴打铁
 
 
 
《厕所灯坏了》
 
 
 
两三个月了
对颈椎病患者的我
未尝不是福音
每天在暗中进来
试几下开关
然后仰头看它
会不会突然发光
好像死灰真能复燃
(它的确又亮过几次)
好像真的有一个信仰
需要每天抬头
把它仰望
 
 
 
 
《收梦人》
 
 
 
是谁每到早上
都把梦收走
驾着轻云
准时来取
梦里有什么惊天
动地的壮举
劳动阳光每天
明里暗里
把它们转化为
云与气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