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6.4诗歌 (阅读175次)



《白兄请鉴》
 
 
你的墓前
我们上香
传酒
鞠躬
一人一口
金樽清酒斗十千不再
而今市面流行二锅头
你要不要尝它一口
 
白兄你好
一去1254年
这身后的寂寞
是一个城市因你
而4A,而世界
盛唐最伟大的歌者
你一个人占去了
半壁江山的光辉
一个杯子永远
邀着明月
 
有人把手机举向你
有人把易拉罐举向你
有人把矿泉水瓶子举向你
有人把——其实我想说我
把一颗松籽剖开举向你
清冽的诗该不该是这个味道
白兄你来说
 
 
 
《你说》
 
 
 
没有上过街游过行的一代
是不好玩的一代
哪怕是政府规定的游行
那也是游行啊
 
 
 
《两分豪放》
 
 
 
一枚1984年造的
2分硬币如出土古董
被我从抽屉翻出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五星
和麦穗
真的已成黄土的颜色
它刚诞生的那年
我应已考上县城高中
买不起课外书
高中课文在初中时
已全部会读
我尝试在作文纸后面
诌几句古诗
不敢大声说话
心里喜欢着永恒的豪放派
而它们也真如2分钱一样
至今还在
 
 
 
 
《外出归来》
 
 
 
一次又一次
把自己重新焊接进生活
如把起出来的钉子
再使劲地楔进血淋淋的
生活 
 
 
 
 
《喂花》
 
 
 
我给花朵
喂了一点点盐
好使它长一点点
志气和骨头
 
 
 
 
《在吊兰花上立了不知多久的头毛倒长的大鸟》
 
 
 
它是怎么钻进护栏
站在我最高的花柱
其间我用各种软语、歌唱
和笑容与它交谈
它一声不吭
在花间飞下一坨屎后
从各个方向和角度
打量我
我们之间隔着两盆花
距离不足二尺
但它不飞
我也就没有理由进一步
靠近
 
 
 
 
《唯伟大可与伟大者对话》
 
 
 
在江油世界诗歌小镇
一个正在进行建筑的工人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李白是一个干净的人
不巴结权贵
只听坐在身后的伊沙说
巴结得好着呢
 
 
 
 
《伊沙写疯了》
 
 
 
伊沙一个月
写了100多首诗
准确说
到3月31日
夜里11时04分
他已贴出
111首
我在电脑前守候
看剩下的56分里
伊沙还能写出多少首
不管怎样
他已经创造了
世界吉尼斯记录
不过这项记录里
有诗人什么事吗
 
 
 
《感动》
 
 
 
在江油的最后一晚
蒲永见,蒋雪峰安排未走的诗人
吃李白诗酒宴
当一大盆太白鸭上桌
我听见隔座的蒲永见说
可惜伊沙不在
 
 
 
 
《分量》
 
 
 
江油时间
5点19分
从床上醒来
大概1分钟后
手机闹铃响了
我翻身下床
把衣服,鞋子
洗漱用品
一件件往包里塞
到最后一件时
手停了下来
它是我的诗歌奖杯
金光灿灿地立在桌上
和所有东西分别摆放
用双手端起
放入包里
它和我同时互应
这是新诗典主持人
伊沙用写作
5000首诗的
稿费所造
 
 
 
 
 
 
《伊沙拿自己稿费制作李白诗歌奖奖杯》
 
 
 
 
伊沙通知
让留银行卡号
发李白诗歌奖奖金
我想请伊沙用我那份
设立一个活动基金
以后制作奖杯用
但伊沙不允
浩波说要“拿”
好吧,那我就愧领了
除了写出好诗
在这个世界上
我对最伟大的同行
竟无以为报
 
 
 
 
《楼群》
 
 
 
主楼与次楼
主楼群与次楼群
这些时代的流行语
你应该能懂
伊沙拿它来比喻诗人
诗写的轻重
来自生命真实的诗歌
永远大于经心营造的
离生命稍远
离真理和知识
较近的诗歌
这是诗人最终段位的分水岭
后一句是我
想说的
 
 
 
 
 
《梦中遗憾》
 
 
 
伊沙做梦
有了新诗典大学
他当然是大学校长
 
伊沙做梦
有了新诗典豆腐坊
他肯定是最好的掌柜
 
伊沙做梦
新诗典结束任务解散时
他还不是新诗典法人
 
 
 
 
 
《黄海给我一支烟》
 
 
 
在潘洗尘诗歌研诗会上
我拿它做了圆心
不停转动,转动
想用它撬动一团火焰
终于,就要离开江油的当晚
我穿拖鞋坐电梯冲向大堂
要来打火机将其点燃
哦这个生出诗仙的城市
汽车的噪声使我一夜难眠
 
 
 
 
 
《从飞机上看人间》
 
 
 
 
火柴盒
以及无数
无数
玩具一样
在灰色长带中
蠕动的
铁壳虫
 
 
 
 
《夕阳的逆光中到达江油》
 
 
 
进入江油的时刻
正是黄昏
夕阳西下
把光洒在山上,田上
水上,房上
我的眼睛里肯定也有
没人看得见
 
 
 
 
《在江油初逢李白祠和李白衣冠冢》
 
 
 
中空大树
陈年落叶
问此树何名
没人答得出
 
一座衣冠冢
烟火袅袅
三支已枯之菊
插在冢上
 
来时有一条李白大道车水马龙
香炉精美 祭酒浓烈
我喝了一口
不愿露出那一刻心里的动静
 
 
 
 
 
 
 
《世界诗歌小镇所见》
 
 
 
扮演李白的演员
左手端着手机
右手配合他的嘴发言
“李白是个特立独行
潇洒不羁的诗人”
 
 
 
 
 
《生日》
 
 
 
生日这天
一大早就收到
中国建设银行
发来的短信
祝我生日快乐 
万事如意
我想感谢
但它是国企
不会有个性特征
当然也就不会
有人接收
 
 
 
 
《进山》
 
 
 
 
1
 
山杏
山楂
山枣树
山苹果
山核桃
山蘑菇
 
山泉
山水
山道
山汽车
山人
 
2
 
放眼望去
山脉不见
只有从山底一直
漫延到山顶的
农家院
 
3
 
手机在进山时
泡水了
我拼命开机
原来是加速它的死期
满谷满山都是树木
电子的它
也的确不太合这里的时宜
 
4
 
看到一棵巨石缝中的大树
它把自己贴成了饼子
摊在石壁
然后才继续以树的形状
向上生长
它真棒
 
5
 
老人花4万
租了山中的农家院
养了羊,草莓,果树和韭菜
羊并不放
喂饲料
干净依如此处的山梁
 
6
 
 
汽车上山
山风上树
一个不再配备任何城市文明设备的人
可以信马由疆地顺着陡峭的柏油路
巡山了
 
 
7
 
以下是乱码
我以一天两天山中之所见
与村中山里天长地久之所长
能发生的关系不过就是这
短暂的一靠
 
8
 
丁香院落丁香盛开
公鸡母鸡与鹅共食
我看见多宝塔上袖珍的小树长于瓦棱
我看见穿脏棉袄的老年女人
在自家破砖房前木桩般站立
 
9
 
大山底下是空的
老天给它4亿年时间
用流水把自己穿透
于是仙境在地下诞生
钟乳石  壁流石  石笋  石幔  石花
石菩萨
 
10
 
给一只山狗喂骨头
它见我、见人高兴得
一会翻滚,一会跳跃
人的寂寞可以用酒杯测量
被一条粗黑铁链栓住的狗
能用什么呢
 
 
 
 
《“向群众交上满意答卷”》
 
 
 
 
我不关心答卷
我关心群众到底指谁
群——众
群,一堆人
众,一堆人
群众,一堆一堆人
没有名字,没有个性
没有权利,没有特征
既非公民
也非丐帮
 
 
 
 
 
 
 
《大风吹灭春天树》
 
 
 
举凡桃花,杏花,梨花,海棠花
无一幸免
随风飘落
各式美人们一年就这几天颜色
我有时候替它们鸣不平
有时候恨不能追上它们潜伏的脚步
 
 
 
 
《破绽》
 
 
 
沙发老了
破了个大洞
露出里面的填充物
好像是白色的丝棉
我掏出几缕在手
这是它的破绽
 
 
 
 
 
《定位》
 
 
 
诗人湘莲子
说她是虎门柳永
 
诗人西毒何殇说
他被冠名南郊韦应物
 
心有所动啊
那我便是泰达杜拾遗
 
 
 
 
《伴侣》
 
 
 
常年陪伴我的
不是人
而是麻雀
 
就在窗外
一层玻璃之隔
给我唱歌
 
陪我跳舞
不问我肉体之事
不问我灵魂之事
 
如此友谊
经冬历夏
天长地久
 
 
 
 
 
《兔子的兄长》
 
 
 
在河北魏县
村头小吃铺
第一次看见一种
身材极细的狗
他们说这是猎兔犬
专门追兔子的
跑得非常快
这就对了
全身上下瘦成一条的它
看来是为与兔子赛跑
而长成了这么苗条
有点像兔子的兄长
也就是大哥
 
 
 
 
 
《她的方式》
 
 
 
这个我认识的女人
不爱我的方式
是让我和另一个女人
一起滚
从餐厅呵走我们
她擎起一支烟
莫名其妙又跑向
一堆秽物
她伸手其中刨
恶浊的秽物四散
溅了她和我的一身
我们谁都不能挪动
我在原地看傻了
 
 
 
 
 
《你是谁》
 
 
 
梦里我们那么相爱
手拉着手
想逃出人们的视线
我们先是直线跑
然后斜刺里跑
像梅花鹿那样
但留给我们的跑步空间那么少
后来我们到了水下
像小英雄雨来那样
叨一根芦管在水中跑
被尿憋醒是在清晨6点
我意犹未尽
重新回到床上
想和你继续一起奔跑
 
 
 
 
《梦怕洗脸》
 
 
 
我发现
如果有梦
早上便不能洗脸
一旦凉水扑面
一夜梦境就全归消散
剩下的零星碎片
像最轻最淡的
那片云彩
不能成形
更无法抓牢
 
 
 
 
《在跑步机上飞翔》
 
 
 
 
在跑步机上
跑着跑着
感觉身体飘了起来
并且不再是我的
意识还在
但躯体不存
这感觉如此奇异
但规定的时间没到
我不敢命令自己
停下来
我继续跑
双腿和双脚
它们出离于我
但还在跑步机上
意识和大脑
它们没有身体
照样统治着我
一个人的赛跑
 
 
 
 
 
《有些事》
 
 
有些事是必须在这个午后发生的
比如洒水车不给泡桐树唱歌
银行叫号机不叫你的号
海棠花全部怒放,怒放
怒放得眼睛里有不敢逼视的明亮
 
 
 
 
《下厨》
 
 
看了看
家里还有
半小袋白面
两根打蔫的芹菜
我要给自己
做顿饭了
一个人不能
光靠诗活着
我的空中楼阁
和你的没有不同
都需要泥土  
化肥
和大粪养育
现在水开了
空空的胃在欢呼
白面的胜利
芹菜的胜利
以及与它们
唇齿相依啊
水与火的胜利
 
 
 
 
 
《春天》
 
 
我把三颗
橘子籽粒
扔下六楼
会长出一片橘林吗
希望啊
希望
希望多于绝望
就是眼前这嫩白与粉红的
春天
 
 
 
 
 
《神奇》
 
 
 
 
海棠花开日
且饮红酒一杯
祝贺花朵与人相映成趣
祝贺一个冬天都不死的盆栽
香椿也发芽了
我像羊一样啃了两口
很香,同一块土地
既能长白腊树又能长海棠
既能长花椒树又能长无花果
既能长兰草又能长蔷薇
既能长白菜又能长倭瓜
真是神奇啊
 
 
 
 
 
 
《懂得》
 
 
 
傍晚6点
天还没黑
我被同行的诗
逗得独自大笑
他们的幽默
我学不来
但他们热乎乎的心肠
我全懂
全懂啊
 
 
 
 
 
 
 
 
《茨娃》
 
 
 
 
诗人图雅问
5月葵之怒放诗歌节
你来讲一位大师吧
选好发出来
让大家先熟悉
结果晚上做梦
是在看书
每一节结尾都有一句
“茨维塔耶娃……”
 
 
 
《采访》
 
 
 
参加一个志愿者组织
到贫困乡村学校助学活动
结束时在村外小吃店吃饭
一个女士发言看不惯一些人做好事沽名钓誉
一个企业老板说所有志愿行动都始于自我救赎
 
 
 
 
 
 
《古魏州梨花》
 
 
 
在国家级贫困县
河北魏县
满大街银杏披绿
毛驴车电动车三码车答答走过
豆浆坊里卖韭菜饼
街名礼贤,长安
自费办学的校长卖钢管
村民一部分信仰天主教
米罗阳光,洋河蓝色经典
水晶梨皮薄汁甜
现在是4月,你可以想象
梨花
漫天遍野
将人埋葬
 
 
 
 
《花下掸灰人》
 
 
 
古魏州梨田
老农手握长杆
用杆头羽毛
在手中塑料袋里蘸一下
在花丛中点染
他说这是给花扫灰
灰多了就不结果(梨)了
我问另一片梨田
另一位农嫂
她说是给花授粉
用红梨花粉授给白梨花
结果又好又多
再问别人
答案一样
想一想明白了
老农肯定以为
我一个观光客
不值得告诉我全部真相
但我看他
实在应算一位诗人
举着羽毛掸子
给如雪梨花
清扫风中之尘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