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新作(2016年7月)之一 (阅读9335次)



 
《行》系列之《韩国行》(组诗)
 
《不爱眺望》
 
在北京飞往首尔的班机上
当电子屏幕上的飞行图显示
我们正飞过祖国
辽东半岛普兰店上空
我想站起来喊一声:"徐江!"
然后用手指一指下面
当时我没有找到他坐哪儿
11年前辽东行
我们曾在下面的大海中游泳
岸边的渔民说:
"远处就是韩国"
我们一望
不见韩国
只见一艘军舰
泊在海湾
我们也没有望到今天
好像我们在一起
从来不眺望什么
"北师大帮"的眼中
似无世俗的目标
这最后的理想主义者
 
 
《我对汉城的初好感
它改叫首尔也无损》
 
在一部毛时代的
韩战神剧中
就是中国空军
将美国空军
打成落水蝗虫的
电影中
在维族演员
扮演的美军军官的
办公室里
收音机在播放
对中国空军的隔空宣传
妖媚的女特务的声音传来
(是那个时代稀有的性感)
"中国空军的将士们
自由世界在召唤你们
在东京
在汉城
美女们正在等待你们
投入她们的怀抱⋯⋯"
 
 
《首尔初印象》
 
街上行走的女人
黑与白的色调
她们的素雅
令此城更像
汉城
 
 
 
《明洞即景》
 
首尔黄昏
明洞街头
最美的女人
是一位头部
受伤的女人
她头部缠绕的
白纱布
成为最亮眼的
头饰
照亮了整条街
 
 
 
《人写合一》
 
在异国街头
我不是持续行走
能力最强的人
但我一定是
不断歇不断走
可以一直走下去的人
就像我一路走来的
写作
 
 
《太极旗在飘扬》
 
景福宫
后花园
莲花池
惟一的动静
是一只小青蛙
以标准的
蛙泳之姿
悠然游着
 
 
《稻草人》
 
在首尔街头
我们向一位
独臂老人求摄
是没有看见
他左臂
空空的袖管
 
他一副报歉的样子
 
后来
他站成
城市街头稻草人
为我们向
匆匆行进的路人
求摄
终于无果
 
后来
我们回到宾馆
各回各的房间
每个人的手机里
都收到了一张
我们想要的
照片
 
 
 
 
《韩国真容》
 
以女性之美示人的国家
暗藏浓郁的诗意
 
女人当如韩国女人
把自己当作一株植物
当作地球美丽风景的一部分
修修剪剪也就成了家常便饭
 
整容也是需要底版的
黑哨也是需要实力的
 
 
 
《首尔地铁》
 
在我不知其名的某站
上来两位年轻的士兵
绝对靓仔
俊如明星
像画中人
尽管如此
他们还是给车箱
带来些许安全感
 
 
《涂鸦秀》
 

 
有小丑的喜剧
孩子们的最爱
当他们咯咯笑成一片
我回转身来看他们
 

 
你是韩国的孩子
所有的男孩子
都要当一把士兵
祝你们不发一弹
全身而退
 

 
你是中国的孩子
活得那么辛苦
祝你们在现实中
不当小丑或者
一截断墙上
潦草的涂鸦
 
 
 
《一只打火机》
 
旅美朝鲜族诗人洪君植
送我的
特制的
印有我诗句的
未灌汽油的打火机
在从美到韩再到中的
旅行中
美国人不没收
韩国人不没收
中国人没收了
没收
在我祖国
家常便饭
 
 
 
《他们焚烧火种》
 
托人打探来的内部消息
旅美诗人洪君植送我的
印有我诗句的打火机
已被将其没收的首都机场
判处火刑
没收次日便行刑了
是的
他们焚烧火种
如果有一天
你看到天空飘落下灰烬
组成一行诗:
"法拉盛是英雄逐鹿的圣殿"
那便是它的灵魂
 
 
 
《调情》
 
男诗人A
对女诗人B
冒了一句酸话
女诗人B
直愣愣给顶回去了
男诗人A
转过身去
对站在一旁的
男诗人C说:
"连调情都不会
还想写好诗?哼!"
 
 
 
《傻逼观》
 
在首尔
一家免税店的
电梯中
上来了一群
中国游客
其中一个
高大的胖子
大着舌头说:
"出国不买东西的
都是傻逼!"
引来一阵
附和的哄笑
 
旅行结束
刚一回国
便见外交部长
公开呼吁民众
抵抗韩货(还有其他多种货)
我想起那些电梯中的同乘者
他们现在一定在家闭门思过
觉得自个儿特傻逼
 
 
 
《双重同胞与母语》
 
旅美朝鲜族诗人
洪君植先生
从纽约飞到首尔
与我们汇合
 
他在一堆中国诗人中
不时开怀大笑
显得笑点太低
低至莫名其妙
 
他在为我的演讲做翻译时
见台下有韩国人说话
忽以韩语怒斥之
又显得怒点太低
 
哦,他是在纽约憋屈的
面对双重同胞
滚进双重母语
撒撒娇
 
 
 
《卞昌烈速写》
 
义工
电工
月薪高于首尔平均工资两倍
十年前自中国延边移居到此
朝鲜族
中国籍至今不改
打算永远不变
用韩文写诗
女朋友系小说家
(就是我给颁发了"新人奖"的那位)
视中国诗人为同胞
说起中国
满腔自豪
腰肝挺得笔直:
"美国别跟中国干
干不过
奥巴马瘦
习近平胖
瘦子干不过胖子"
笔者忘了交代
老卞是个瘦子
 
 
 
《不要以为你们了解所有的中国人》
 
9号晚宴
韩方请客
只请四位
刚在韩国
出版了诗集的诗人
其中三位
还刚刚获得了
他们颁发的
亚洲诗人奖
其他诗人
需要付费
毎人须付
人民币两百元
结果一个没到
包括可以
白吃的四位
 
 
 
《事实的诗意》
 
三八线
不是一条线
它有4公里宽
南北朝鲜划定的
非军事区
60年过去了
成为世界上
最成功的动物保护区
 
《节奏》
 
当时我在浴室沐浴
从没有关死的门缝里
传来一种发报式的声音
得得
得得得
得得得得
得得
我关了水笼头
仔细谛听
得得
得得得
得得得得
得得
听了半天
恍然大悟
是同住的诗人徐江
在用久违的纸笔
伏案疾书
为晚上最后一场诗会
备战
得得
得得得
得得得得
得得
哦,这发报式的声音
是中国诗人
行走世界的节奏
我开大水笼头
辅之以大海澎湃的背景
 
 
《长安大唐西市留诗》
 
访韩归来
我有一个冲动
是去大唐西市
丝路起点
看看昔日长安的
蛛丝马迹
看看是什么
在吸引着新罗的
僧侣、书生、诗人、艺人
舍身忘死
飘洋过海
横度千山
来到此处
我似乎没有看到什么
或许还不如
明年赴日
在京都
在奈良
看到的多
看到的像
但我坚信
魂在这里
千年未散
散掉了
还有我
 
 
 
《访韩点滴》
 
 
韩国人不会嗑瓜子
只有开旅游大巴的
司机会嗑一点
是热情的中国游客
免费培训出来的
 
 
在首尔博物馆
幽暗的灯光下
在一堆韩文中
忽然看到汉字
如同找到自己的魂儿
 
 
韩文书法
未见其美
笔墨之美
独属汉字
 
 
在首尔安静的地铁上
一群中国诗人
叽叽喳喳赛麻雀
并不令人难堪
他们谈论诗歌
 
 
韩国老人那么美
这里老人依旧坏
 
 
我买了韩国泡菜
"要让亲人尝尝
外国的味道⋯⋯"
一位前友的话
依然能够影响
现在的我
 
 
那时二战已经结束
一位韩军排长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
擅自作主率领其兵
一役占领日本竹岛
将名字改为独岛
 
 
爸爸,1958年
当朴槿惠他爸朴正熙思密达
到西德转了一圈见了世面
回去为韩国人修了第一条
高度公路时
你在干什么
 
女诗人
走在阳光中
来到镁光灯下
念念不忘
制造了她们
生命晦暗的烂仔
 
 
 
当你响誉四方
鸿雁没有稍来
故乡的祝福
战士的命运
 
 
"你的字是活的"
我的书友江湖海说
在韩国
我们一起参加的书展上
 
 
来不及告诫诗友的
带回家私藏:
"警惕你的气味!"
 
 
在首尔-北京的航班上
我与沈浩波邻座相聊:
"毎代人中最早
被称作第一人者
都死得很快
死得很定⋯⋯"
 
 
我认识的韩国人
你想让我恨哪个?
我不认识的韩国人
你鼓动我恨他们干吗?
 
 
祖国
千万不要打仗
让人民钱包鼓起来
让他们到处去旅行
把世界买回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