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致大海 (阅读10887次)



 
高春林
 
如杯状的大海
 
从青海到海南,意味着一而再地降落,
降落。其间,穿过重霾的天,或城。
终于从澄明的高反,归到浪簇拥的心宁
——同样的开阔,给出不一样的心胸。
我像是一个声音,真切的确在于
我的天空是反转的海。在大海边走了
半个下午,仿佛海真的在我身体里撑船,
除了辽阔,没有另外的事件纠缠,
除了海浪声缥缈,就是我成为缥缈石礁。
暂时撇开一些想法:譬如每天发生
而又不知道要发生的,人们叫嚷的危险;
受孕之城,为了一场挣脱,我不羁。
这时,诗在船上。必将与海色
不相容的抽油烟机撇清;掏空耳廓。
我从巨大的兴奋回过神儿,些许清醒——
我给船长打电话,我不是一个识得水性的
人,混乱世界该怎样把握命定的航程?
大海回答:提一瓶酒吧,你是你的波涛,
你在你的蔚蓝上,没有另外的水手。
我看了看我握如杯状的手,我向大海
高高举起。我行船,我就是坠入美的词。
我有波涛的震颤,但这不是来自城市
深处不安的波动——震颤是蓝色午睡中
一个起义,我听到了巨轮。不,是琴,
拉琴声消去了紧张的时间,它在饮下大海。
 
2016/8/2
 
 
向着光亮的大海
 
向着光亮。现在不是渡海,而是穿云
或过雾——过城市之上更多的灰。
“天容海色本澄明”,反过来说,明澈
即本色。我奔向它敞开的世界来,
奔向苏东坡一度流寓的海南来——
 
云的疑问在于,对于他,是世外桃源?
抑或,蛮荒度难?世界在每个人的
包裹里,身体里的大海被光亮打开。
我向蒋浩“跟随浪花浮出海面”的岛屿
奔来。我抛开碎屑和茫然,
在白沙、海浪和浪推柔的丝绸上。
 
光也若水。光亮不嫌弃一个失落者。
这时海水弹出闪烁的礁石。它貌似漂浮
而又如此坚定,抵御巨大嗡鸣。
太阳石。我站立其上,不再是飘摇。
一个人在海边散步,在棕榈树、椰子树、
菠萝蜜树下坐一会儿,干脆饮着鲜椰汁
 
以解积久的热毒。没有政治、尘嚣、
和不被理解的单纯,也不会有苏轼在此
的贫苦。我像一个文昌人,或者
拥着身体里的山海天。自由是一个真身,
时间不再是一个谜。光亮持久而有力。
我破碎的影子,在被它一点点还原。
 
2016/8/3
 
 
 
夜浪的大海
 
众多的黑,促就一个暗时间。
浪即唯一的奔跑——奔跑的大海,
浩渺夜色里的白色反抗,勇者
 
与海神的交谈。我平日的屈从
在俱寂中推开了,一个缺口。
 
浪来,不再是空幻“灵魂出线”,
浪去,或是一个时辰挣脱了肉体。
我突然的轻松,像放下。
 
这是放大的镜像,我站在一大片黑上。
我消失了吗?急切的我扭转头,
一头狮跟随来,雨声来。
 
雨之后交谈,穿透茫茫黑暗。
星光下的声音像浪簇起的一个大词。
 
我叫不上名字,它替我喊出。
深渊里跃起。声音里的策兰,一立石。
暗时代的一点白,给出我。
 
2016/8/5
 
 
淇水湾的大海
 
淇水湾的黑岩礁——帕斯的太阳石。在晒黑的
现实上,“菲丽丝和我在一起”,他看见
麻雀畅饮的光明。我被海风吹着,这时只想闲散
——也即逃出一节时间。任头发飘拂、凌乱。
他说,“镜子已经认不出我?”我不在乎
镜子、改革大街。海蓝,我从鱼的自由中寻找
我的鳞片。哪里是“第一个夜晚,第一个白天”?
或许并不重要,相对于有一个自我的海岸线,
另一个我就是另一次复活。在金星与月亮诞生
的一个海,据说有四重维纳斯,在白色沙滩
见一棵椰子树倒在黑石上,又折而向上长出姿势
——生命向上,“一切都是桥”。太阳石的
时间之爱,让我的表述过去急切,我感到了渴,
后来我喝了他的椰子,我知道,我必将爱
在这里,抑或成为他的替身。有着两棵凤凰树、
众多的大王椰、菠萝蜜树和文殊兰、黄蝉花
的院子,是什么样的庭院?石径的影子,
未来派的动力之美。我就是从这儿通往了大海。
 
2016/8/9
注:“菲丽丝和我在一起”引句(下同)均出自帕斯《太阳石》。
 
 
铜鼓岭的大海
 
读文昌地图,就在铜鼓岭上,放宽
眼界——一边是蓝月亮的臂弯,
一边是跌宕的椰林、水田。其间的
楼房懒散,大概缘于一个处境——
蓝大海的信任感。蓝意味着什么?
安宁、智性、博大、宽慰、和平,
我该选择哪个词作为这首诗的标记?
记得一个爱情片也叫蓝。对,
我想说这是我的惊异。淇水湾
热风下挽手的人,大海之上不际会
风云的船,海鸥或蝙蝠不被惊吓,
每一条飞鱼都披上各自的鳞,
大海一个个精致的波浪本身就是
劲舞歌手,赤练般的海岸有人性地
给出大尺度自由——别劝说节制,
我的确像赞美,因为喝多了,陷入
蓝色深沉里忘了诗长什么样子
——平日里他太多忧郁、暗伤,
甚至咬牙状,让我忍不住说诗疯子。
终于可以矫情一把,打一把伞
与自个无顾忌交谈,找一块白石
或赤铜色的石头烫烫屁股,不自禁
吼一声。对大海我能说什么?
除了人性之上的辽阔之美,我听到
时间的铜鼓,它溶解我的词。
 
2016/8/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