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楚山秦山皆白云(诗十首) (阅读11109次)



 楚山秦山皆白云(诗十首)
 
 
 
醉酒行
 
 
进城喝酒,然后喝醉。老天
下着小雨。好像小雨是什么宣传部长
淋湿我白发又要与我
撇清关系。
酒液摇荡,绵绵情意在腹中,它
找惆怅的地方睡觉。眼前的断墙使我腿软
不能迅疾地进入深巷。
我的肚腹积聚着大量为普世真知所不容的石头
吐出来却会被大人们视为白云。
一纸诗行囿老身,究竟为哪般,如何是好?
倒在床上难以作答。
脚板朝天的时刻,蚂蚁浩浩荡荡
行走草莽……夏天来了
被我一再拒绝。
醒来时,整座县城已经离去,仅有几片孤魂
野鬼般的黄云,朋友一般在田野上
剩下轮廓。
 
 
 
评论石头--
 
 
我们在不同的地方看,太阳落山了
特别好的人,也被暮色围困。
不久我们知道花容失色,美人寂寞
换了心情和朋友。
 
我们在不同的地方看,死去的月亮
再无第二个同伴。
凶险的中年,越来越多的人在暗中
缓慢,或快速地消失。
 
躺在床上,听见常绿乔木像硬币窸窣作响
北风拍打窗棂,孤独这个医生
仍旧来找你。
 
有时夜半悚然猛醒:雨雪正在做它们的事情
而梦中总有个贫穷、生病而遥远的自己
走在路上,要去做伟大的事情。
 
当我们还是一个孩子,不会预见自己变坏
踏上台阶,活在寂静的深夜。
梦想曾经光荣地闪耀光辉,那么多年
避免庸俗地谈论感情——
 
男人,女人都以肉体过精神生活。
 
 
 
在海边
 
 
许多事情发生之后,他们来到海边
马伯庸任洪武五年的知县。
那内陆发生的事,在海边也会发生,她在心里
又偷偷有了别人。
那无羞的亲昵如此之美,比上一个人更美。接着
冷落,变成对他的怨怼。不能持续的爱恋变成
对他的逐客令。寒风中,度过民国
一百零三年。
啊哈,在阳光中穿过岛屿,在大海边哎
沙滩上,哎风吹榕树沙沙响。渔家姑娘在海边嘞
织呀织鱼网。
她若往后退,向前进,会,不会,会
变成不同的妇女。
 
 
 
在新的时光中
 
 
转眼已是2116年,春天又来了
走在艽野让人感到太虚境幻一般,喜悦,欢乐
但没有从前欢乐。
父亲走在前面,我耍脾气,落在后面
我们要坐轮船,去武汉
去大军山。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经过
还没有炽热或荒凉的情感。
父亲开过轮船,带着识字无多的几个共党徒弟
舱底机器轰鸣,常常
觉得安静。
空气香甜,湿润,想起几个女孩的名字
想她们后来过的妇女生活,我多少
与她们有点关系。
在熟悉的土地上,变成陌生人,我们
没有人再组建
从前
那样的家庭。


 
 
回忆上世纪八十年代广种苎麻的那一年
 
 
据说西方麻料稀缺,外贸局来人
像伟大领袖指导昔日的社员,在钟滚垱一带种下
淹没村庄的苎麻。
我们兄弟姐妹七个,整个秋天,都在剥离麻皮
把它们浸入河水。
晚上做梦,我们已经长大了,还在重复那种劳作
河水散发恶臭,麻丝变成城里的衣物。
灰喜鹊大量死去,只有几只野鸽子站在电线杆上咕哝
继续跟我们一起,在村子里生活。
我能感觉到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最好的夜晚,黑暗
而平静。有时月亮清亮
好像可以让所有巡逻的树木,悚然站定。
好像可以教人亲吻。
仍然有鸡鸣,像古代中国那样。仍然有牛哞
留下牛屎。
仍然有农妇,喝下农药。仍然有伯劳消失
又归来,大约还认得
我们这些始终没有被生活解放的面孔。
 
 
 
雨后黄昏夕照像久睡醒来
 
 
傍晚,白鹭混乱的叫声代替了雁鸣
听信传言,湖面正在发抖。
几只灰背鹤凌空而起,像黄昏里长寿的汉奸
令人诅咒般地饱览旧中国画
之美景。
那稚子不世出,在芦苇荡中僭越
万死不辞的落日。
我挣扎着想起年代久远的祖国,脆弱的
妈妈们。
 
 
 
深夜听到豌豆八果雀子叫
 
 
躺在床上,听到豌豆八果雀子在叫——
夜半被一只鸟唤醒,不算是荒唐透顶。
已经走过五十春秋,活着慢慢平静下来,
不再为爱睡不着觉,更不为不爱而染病。
只有一种早逝的感情,如同羞辱,疾患,
缠绵在身,不能修复:“我早已把他们隐藏起来”。
但那又怎样,他们没有死去你就把他们送到
另一世界他们还能听见漂亮桌布后的秘密。
但那又怎样,你不是一天两天才盘算剩下的时间
如何打退堂鼓,“直到被人友好的忘记”。
事实上,那突然的叫声,让人空虚
年复一年回头看那些文字,那隐晦不明的细节
在几十年后显露出来,但已微不足道。
年轻时心脏不断地被激情占据,如今只觉得旧房子
装着某样安静的东西,被带上火车——
那旧身体,那熟悉的噪音
穿越遗忘的底层,飞临你的头顶:阳光普照
天空蔚蓝,使你坚信时光停住了脚步
然而,最好的东西已全部失去。
 
 
 
画图本记
 
 
某年,进入山中。山中
堆满古代的石头。亭榭,慕仿古代的
亭榭是新砌的,涓涓细流
仍然可喜,还是以自己的动作
安排自己。
 
我想仿照著有宽阔袖子的人
皴染出清朝的气候。
山峦苍翠,但渐渐被涌起的黄云占领
我亦慢慢变小,以致最后步行在
山间小径
大约是去会我少量的朋友?
他博古而不通今。
 
他满脑子繁体字,封建思想,直追倪瓒
缓慢地
活在大篆以来的山水中。
但我醒过来了:我们用尽方法也没能保住
古代蓝色天空
在想入非非中,虚空或许是一项专长。
在无常之中,短暂地拥有霜天自由
和永恒之冷。
过去和现在分手之后,中午山脚下的
相会是虚构的。
断崖和巉石,看起来
可以笔墨继承。
我愿意长久地停留在石阶之上,等候某某
意识归来
以证明我的朋友的存在。
 
昨夜下了雨,天亮后
石头有些光泽。
我不止一次地想起故人,老鹰出去寻找麻雀
小葱花开,像寻找恋人。
重新升起的孤峰,在天朝
仍旧难以描摩。
 
 
 
苏北田野上
 
 
在我成为当代诗人之前,我觉得
写诗是神圣的。
而我所见的几个青年诗人,像混混
又像流氓。
 
而今我已写诗多年,你很难发觉
我身上还埋藏着一个思春期的
少年和青年。
意外啊,如今走入苏北的荒野。
 
我想要做诗,而非成为思想家坠入情网
无政府主义者的身上,覆盖国旗
边疆遥远,下着情人的雨
那雨,需要屋顶。
 
有些光,影,进入我的房子
竟然如此热闹
但是,不值得被记住。
远处山脉上,爱过的人们还没有消失。
 
可是,镰刀遗弃了锤子
国营工厂遗弃了工人,故园失去了天使
河流失去了河床
我,蜷缩在别人的家乡。
 
既使这样为什么肯定是我错了?
梦中悚然一道阴影,使我惊醒。
静悄悄的闪电,引导我在暗中看到爆裂的秋天
戴着阎王爷的面具。
 
现在,我剩下三十个年头
钟爱其中的空虚。
我极有可能献身于白云,和石头
我否认我是你,需要的那种诗人。
 
 
 
暮晚
--和建新兄,兼致布谷鸟群里的同志们
 
 
初秋雨后,假装锻炼身体出宿舍
于泪眼桥下车。
阳光安宁地照亮巨大的乌云。
那么多光线,让人感到在这个伟大的孤寂社会里
财富充盈。
纬四路紫薇和菊花正在开放,繁复的花瓣上
暮色在下沉。
穿过外环线,碰到众多求婚的女贞。听鹩哥
在白杨树上发言。
日暮中,秋风初凉。仿佛为晤见中意的女子
经过漫长的孤独,遭遇拒绝。但
竟然,心生喜悦。
河流纵横而不知其名,养着无人照料的夕照和波纹。
上小学五年级的月亮,也出现在旷野
这周遭,尽是童年时代学习
寂寞成长的选材。
而如此盛大的中年和即将到来的老年,我要等到烟消云散
才真正离开。
 
以下作如是记录:
 “亲爱的老木,树枝,梅玖,老虎和小美
窗户,这样,胡胡,夏午,商略
章凯老师,鹏远,李敢,苏浅,代薇
布谷鸟群的其他同志们
我给你们发送傍晚视频,照片,想告诉你们
在这里,我度过了非常非常美好的夏季
我曾经痛苦,但经过两年之后
我想我终于找到了
无常的
感觉
就像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产生了深深的友谊
感谢你们的诗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