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阿坝之行 (阅读4133次)



阿坝之行

好吧,我告诉你这一番感慨
即使今天,那非人间烟火的景象
我也不信就在人间,就在
几百公里以外,在驱车风驰的轮下

青天下的朗照,我们的步行
在闪亮如烟的灌木中,入夜
繁星横空,雪线以上飞奔着羚羊
仿佛就是天意最庄严的独白

普遍的精神奥义之上,回声的蓝天
在悠悠的大地上空以它的高度纯洁自己
除了灿烂的罂粟,黄金和土匪之外
还有在干燥夕阳下摇曳的林木

它究竟为什么比我们更纯洁
空旷的阿坝,在我们身外简单的梦游
供我呼吸的草地,这舒展的
金黄草地扬起我漫无节制的心灵

一只松鸡在林中假寐,警惕着
我们石屋相向的火,那使它敬畏
也使我们脱胎换骨的火,另一只山鹰
沉毅的身躯环绕着无病的冰峰滑翔

呵,和我有同一番心绪的动物
把我也还原成动物,它以自己的禀赋
让我也穿梭在它们的饮食和气息中
在阿坝,这是神对我的安排

是阿坝的神话吗,真的,神的确是这样
它首先造就了植物,然后
造就了动物,最后的疲乏中造就了
漫不经心的人,带着自己的绝望

所以我的绝望,使饥饿失去用途
使我读过的书在阿坝失去用途
上升的篝火诱惑着我胸中难堪的文明
我多想焚啊,烧啊,然后变成飞禽

高高地飞掠在阿坝的上空
让我的双翅染上松香和冰河的轰鸣
在忘记过去经历的一切努力中
只学会飞呀,飞呀,扬起飞翔的涟漪

到今天,我深感自己在加速破碎
加速远离阿坝的秋天和金风中的苹果
现在对阿坝的知识也完全破碎了
它只是一段箫或一段宗教的愿望

有的甚至像我对某座城市的印象
像忧郁的长号在一切顶端懒响
我以为它会使我的精神趋于完整
但仅仅变成我心中一座未完成的桥梁

就是今天,就是那非人间烟火的阿坝
我不是退出几百公里,而是深入几百公里
甚至上千公里,我已忘记了路线和站名
当初的感慨现在变成了一派沉默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