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德令哈,海子提纯的最后一块黄金》(组诗) (阅读369次)



《德令哈:芨芨草写的都是组诗》

大地为纸
雨水为墨

德令哈,没有独枝生长的
芨芨草
他们由每颗种子派生出无数枝条
向上托举着日月
见证着过往
述说着时光的甜与涩
厚与薄,掠夺和占有

外星人来过,他们知道
海子过来,他们知道
蒋山歌里的姐姐,他们知道
芨芨草抱着石头
抱着海子最想亲近的幻象
一直在摇

从来不写截句
芨芨草写的都是组诗
一篷,连着一篷
一车,连着一车
如远方开来、又开走的火车
反反复复
乐此不疲
2016.08.03写于北京马驹桥

《草原上的风》

四季都来探亲的家伙,叫风
他们一来
芨芨草就得换件衣服
打扮打扮

浅绿。嫩绿。深绿
淡黄。深黄。褐黄
短褛,夹克,长袍
是风,让芨芨草变得
有气质和味道

雨,是大地的加湿器
风,是大地的扫描仪
风和雨搅和在一起
构成草原的无限乐趣和生机
2016.08.07写于北京马驹桥

《芨芨草》

再也没有比芨芨草
更懂得团结的了
它们站在荒野
手拉着手,头挨着头
喊绿夏天,喊黄秋天

从西宁到德令哈
那占据视野
一丛丛,一片片的芨芨草
是大地母亲的孩子
他们站着,卧着
在黄与绿中打滚
他们屈膝
向大地和天空致意

有风的时候
彼此交换着眼色
抱成一团
2016.07.24乌兰/西宁至德令哈途中

《芨芨草,荒原之上的王》

干渴从不是你喊苦的借口
命运从不是你吐槽的对象

只有你了,芨芨草
这大地之上的王
从西宁到德令哈
八小时大吧,见不到一个路人的车程
途经湟源,途经海晏,途经乌兰
途经茶卡
大雁只是过客
牛羊只是过客
喜鹊只是过客
乌鸦只是过客
号称世界主宰的人类
只是过客
超市和咀嚼声只是过客
张二棍和花生只是过客
我忐忑不安,七上八下的猜测
只是过客

只有你了,芨芨草
没听你说疼,没有抱怨
世世代代
用沉默,簇拥着的一片荒漠

这茫茫戈壁都是你的
这日月山
飘动的经幡,都是你的
经幡边照相的美人,都是你的
驮美人的双眼皮白牦牛,都是你的
长焦距放大的牦牛眼中
隐忍的眼泪和转身
都是你的

芨芨草,你这荒原之上的王
紧守着本份和忠诚
紧攥着远方和自由
这一刻
我八个小时车程倒空的胃
和一列疾驶而过的绿皮火车
都是你的
2016.07.24茶卡/西宁至德令哈途中

《德令哈,海子提纯的最后一块黄金》

写完了马
柴火
写完了粮食
幸福的人
写完了亚洲铜
麦地,有关姐姐的日记
从南到北
从西到东
反复锤炼,来回奔跑
你横穿外星人遗址
横穿巴音河潺潺的溪流
横穿柏树山午后吉它琴最后一个尾音
横穿众诗人合影的最后一个快门
横穿长城和荒漠
你寻找火种,寻找铁砧
用想象力拉风箱
用笔尖淬火

德令哈啊,海子提纯的
最后一块黄金
在海子离去的年代
我们依然被那金子的光芒
所灼伤

那光芒是诗句
是爱情,是逼人倒退的马匹
是芦尖上最轻那片羽毛
在光阴的额头,闪亮
2016.07.24于首都机杨

《关于死亡:致海子》

我有两个月时间
没写诗了
俗世的纠缠
让我烦恼
首都机场"静想廊"的鼓风机
躁音大的让人无法静想
阳光带着窗外树荫中洒落的绿
有一些美和摇摆的忧虑
逼我思考
关于死亡、关于海子
我始终质疑的
那无可逆袭的结局

不管好与不好
不论幸与不幸
上天给我们生命就不该中途弃权
你铬刻的悲伤经山海关经德令哈
经过一只机翼抖动的预热
经过一场辗转千里的诗会
在我心底横躺
2016.07.24于首都机场

《柏树山的下午》

只有白莲形容的蒙古包
烘烤的羊肉,最香醇
只有灵魂深处散发的真诚
最温馨
德令哈
柏树山今天的草,最青
山,最绿
云,最白
喜鹊花贴近大地的矮
和着大地的心跳
氤氲着盛夏的紫气

一首诗照亮一座城
德令哈,因海子而分外明亮
2016.07.26于德令哈柏树山

《从西宁到德令哈的白云》

把天上的棉花
摘回家吧
用它做的寒衣
一定松软贴心不掺黑心棉

把云端的羊群赶下山吧
白云咩咩的尖叫
一定至纯至真没有假声
让蓝天,都竖起了耳朵

看,油菜姑娘
在七月嫁给草原
它们金色的嫁衣,点燃盛夏
仿如灯盏

德令哈
当逆窗的风掀动窗围将我吹醒
每一朵白云都像海子复活
从天堂望向人间
这薄凉的世界
忧伤而温暖
2016.07.24于湟源/西宁至德令哈途中

《德令哈,我们来看海子》

长途大吧
夜行车
远处的指示牌和路标
忽明忽暗
夜晚九点
茶德高速终于彻底暗了下来
夜幕为草原披上了它硕大的黑丝绒斗篷
诗人们昏昏睡去
只有我在想着
这一路满目的荒凉
海子是怎么到的德令哈
是坐拖拉机
大吧
火车
步行
还是搭蹭老乡的马车

这一路看不到一个行人
连超市都显奢侈的茶德高速
海子当年又被逼出了怎样的心境
他是否在这条路写下姐姐
他是否像我一样
已经用绝望,形容不出绝望
却要说这是最后的抒情

驶出高速,德令哈在即
海子知道我们来看他吗
海子知道我,请三天假
不远千里
和其他诗人一起
来看他吗

海子,我们来了!
2016.07.24茶卡/西宁至德令哈途中

《一次感动不能替代所有感动》

我不是没有见过美景的人
前不久
我的家乡仙桃三月的油菜花
感动了我
十年前,云南丽江
泸沽湖山边飘忽,白云的美
感动了我
但是,一次感动
不能替代另一次感动
这一阵风
不能替代那一阵风
就像此刻
从西宁到德令哈
路途两边大朵大朵白云
再次感动得我难以自抑
我不停地说着太美了
不停地按动快门
此一时彼一时

一朵云不能代替另一朵白云
发言
一片大海未必能代替一滴泪水
表达情义
2016.07.24乌兰/西宁至德令哈途中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