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新作(2016年5月)之五 (阅读509次)



《批评即赞美》
 
有一年
在沈奇家
一个胖子
对我说:
"看你的诗
像看电影⋯⋯"
我以为
他在表扬我
可他又说:
"你写的
很多东西
更适合
电影去表现⋯⋯"
哦,原来是批评
他怕我听不懂
干脆说破了:
"我意思是
在你的诗中
亚文化元素
太多了⋯⋯"
快三十年过去了
如此"批评"
我听了一箩筐
赞美着我的诗
 
 
 
《母亲节致亡母》
 
前几日
给您上香
求的事
未成
我知
你一准觉得
虚浮之事
不值得出手
我知
你准备助我
另一件
实在事
 
 
 
《80年代》
 
啥叫80年代?
中南海警卫班战士
也成立了一个诗社
派出一个代表
来与我们
北师大五四文学社
交流
诗人姓杨
一身戎装
坐得笔直
随时敬礼
我们说:
"读一首吧"
他说:
"算了吧"
我们又说:
"读一首吧"
他说:
"好吧"
然后读了一首诗
名字叫《殡仪馆》
把在场的校园诗人
给镇住了
 
 
 
《此恨绵绵无绝期》
 
母亲走得早
损失最大的不是我
是儿子吴雨伦
他本该享受的
尘世之爱
被拿走了一半
打那以后
他一路好运相伴
毎逢大事必能成
是我家天上有人
是那人爱孙如命
 
 
 
 
《久未闻口哨》
 
楼下有人
在吹口哨
在这雨过初晴的
周日午后
吹的是罗大佑
《光阴的故事》
我听出来了
说明吹得好
吹得我
直想撒尿
 
 
 
《阿涅利传奇》
 
老补锅匠
给人补了
一辈子锅
 
在退休的年纪
得到一堆破铜烂铁
将之打造成一口好锅
 
人们这才发现
他本是造锅的巨匠
而不只会补锅
 
 
 
 
 
 
 
 
《毛时代的童年》
 
每个院的孩子里头
都有一个
被叫做"胖子"的
回想起来
叫人心酸
那往往是院子里头
最标致的一个孩子
被一帮骨廋如柴
眼睛大的小饥民
集体无意识
强指为"胖子"
 
 
 
《案例》
 
多年以前
一个初涉诗江湖的青年
满脸世故自信满满地说:
"你们争去吧
我要博采众长"
结果
他写成了一头四不象
淹死在茫茫人海之中
 
 
 
 
《本朝细节》
 
某贪官
自称“书法家”
写字时
须用国酒茅台
研墨
他可真是
"懂个锤子"
 
 
 
《这是一帮什么人啊》
 
大马路边
人行道上
一组男女
快步疾行
朝前方去
走在前排的
一个小巧玲珑的女子
对着一个彪形大汉
厉声宣言道:
"那天不算
那天我老公在场
我没敢尽情发挥
今儿老娘他妈喝死你!"
 
 
 
《又见小党》
 
前天中午
在西外教工餐厅
又见小党老师
"西北第一嘴"
哦,这可是西北第一诗人
与西北第一英语口语教师的
相见与握手啊
望着他始终合不拢的大槽嘴
望着他永远拉不上的裤拉链
我忽然心生羞愧
为我对世界还有一丝抱怨尚存
 
 
 
《一声叹息》
 
在我的祖国
不产伟大的小说家
现实之荒诞
让他们沦为多余人
 
 
 
 
 
《父亲说打小我就是一个自信的孩子从未见我自卑过》
 
队友也是对手
你没有因为洞悉其弱
而暗自窃喜
恰恰相反
这些天来
你的心情被笼罩在一种
大网般的压抑中
 
 
 
 
《诗是什么》
 
有多少次
现实的不堪
激起网上的
草木皆兵
同仇敌忾
诗人们
没有忘记
自己手中的武器
——诗
网友们(人民代表?)
也没有忘记
在游行的队伍里
顺势再踩上诗人们一脚:
"都什么时候了
你他妈还写诗!"
 
 
 
 
《点射》
 
雄狮早泄
眼含空虚
 
 
 
《点射》
 
雨季不来
濒死的小象
最后一丝气力
被用来眨了
最后一次眼
 
 
 
《装修问题》
 
与妻讨论
新居的装修问题
主要是风格设计
最后得出
一致看法
除了书房
全都西式
人性化
舒服啊
就像沙发
形随臀走
惟有书房
必须中式
有精气神
就像一把
太师椅
人在上
坐如钟
 
 
 
 
《长安雨》
 
雨中的长安
特有味道
特有感觉
长安雨不断
我就灵感不断
听气象专家说
唐时八水绕长安
小气候更似江南
小桥、流水、人家
在雨丝末梢——时间的长廊尽头
我想念李杜王白——我的师傅们
他们在大唐西市胡姬当垆的酒肆
占卜出千年以后有个伊
 
 
 
 
《你说我自恋那你怎么活》
 
"我一辈子的理想
就是要写透
一条河流⋯⋯"
多年以前
一位老诗人对我说
那时候他还不算老
还能够从澜沧江
一路行至湄公河
我听罢无所表示
我对所有文化策略
不屑一顾
多年以后
我与之恩断义绝
老死不相往来
这才想起
当年他是在对
《车过黄河》的作者说呢
满含着羡慕嫉妒恨
 
 
 
 
《瘦子与胖子》
 
在大刀面馆
艾蒿一直在赞美
他面前的一碗面
喋喋不休地赞美
摩拳擦掌
然后剩下半腕面
不好意思地说:
"我吃面不行"
 
我不记得
西毒何殇点了面
我好像还听他说
他要减肥
但是他的面前
始终放着一只空碗
——准确地说
是被吃空的碗
 
 
 
 
《老了》
 
必须承认
我还是老了
每当讲课讲嗨时
我老在心里自问:
"他们听得懂吗
如此全情投入
值得吗?"
而在年轻时
我从来没有这么问过
似乎讲课只是为自己
过嘴瘾
 
 
 
 
《先锋》
 
你不知其有
它在那儿
 
你忘记其有
它在那儿
 
你利用它时
它在那儿
 
你背叛它时
它在那儿
 
它存在于
你之外
 
 
 
《家》
 
窗子开着
风把妻的柳体
吹了满地
 
 
《点射》
 
有什么用啊
再标谤自己有个性
诗也是长城上的一块砖
 
 
《终南山中下雪了》
 
五月深夜
清风徐来
天凉好个夏
锦被如肌肤
我有一场
怀抱自己入睡的
好觉
 
 
 
 
《回望来路》
 
五十岁时
回望来路
一路走来
似乎永不缺少
这样的人儿
他们摇着扇子
为我规划
大师攻略
我照单全收
一项不少
一一做到
甚至做得
更多更好
可是他们中
没有一个人
跳出来说:
"你是大师!"
说出来的
是另外的人
 
 
 
《个案》
 
前天选稿时
我选出了她
一首诗
但又放弃了
原因是
她是一个
因精神病
而休学的
女中学生
在首次推荐后
她的病情
明显加重
已不可控
 
 
 
《在书房》
 
毎当我完成一本书
伏案写自序之时
我都会感觉到
(一次都不落下)
大先生
就站在我身后
那也是我
与之距离最近的时刻
 
 
 
《深情呼唤》
 
一个人
在他统治的27年间
亲手发动了55场
大大小小的政治运动
将其国家拖进水火
将其人民朝死里整
——当我得知这条信息
嘴巴张得老大
我想叫一声爷爷
我想叫一声奶奶
我想叫一声爸爸
我想叫一声妈妈
我还想叫一声
大伯、姑妈、舅舅
我想深情呼唤
我所有的亲人
亲人中的长辈
我想对他们说:
你们这辈子
活得太不容易了
我原谅了你们的一切
 
 
《六月会下雪》
 
上课前
向长我两三岁的
焦老师
请教1983年"严打"
开始的具体日子
是我长篇《中国往事2》
下一章要写到的内容
于是便牵出一连串
千古奇冤的案件
让我相信
六月会下雪
冤死鬼绝对存在
游荡在我们四周
进厕所小便之时
听到身后有动静
一股阴森森的凉气
沿着后背
直蹿头顶
 
 
 
《警告》
 
即便是朋友
也请不要越过我
政治的——不,良知的
21世纪人类文明的底线
——它存在
像国境线上的地雷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