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山坡 (阅读296次)





  
我睁眼看见母亲的时候
她长得又白又美
赛过上邓村祠堂的壁画
和水塘里结伴追鱼的水鸭
乳房上流出的歌声
堵住了山间所有的泉眼
她的胸怀遍地野草,一直保持向上的姿态
我只是刚刚出炉的一把铁锹
 
田地到处都是
农作物的种类像汗水里的盐
在季节的每一口锅里调味
还有水库、塘泥、牛粪里的清香
放牧人带回远山的夜晚
疲惫的公分躺在发黄的折子上
像极了父亲每晚点亮的油灯——
一家人的口粮
紧攥在算盘珠子精密的手里
 
学堂从村子一直布置到省城
我深藏一双套鞋,上面是十五年的汉字
汉字上有上邓村泥土的气息
我用泥土命题,作文,绘画,写诗,谈情说爱
唱一些只有青春才懂的歌曲
并时常面对树木与墙壁
浪费一些时光和流水样的忧愁
我还将眼光钉在法律的每一根枝条
用力去戳穿它们的花季与秋痕……
 
而秋天总是深不见底
青蛙的服饰老气横秋,如下水道
月光总往古代的暗地里流
太阳的射线每天频繁地变换角度
以致难以将每个角落的公正加以固定
仿佛法庭上的罪犯
反复改变着他们的供词
只见一批批陌生人擦肩而过
友好或者心怀鬼胎
 
我如今已习惯走路上下班
尽管身旁总是拥挤着无知的车流和手机
我尽情的和一个胖女人作伴,看她眼里的山坡
几十年的鲜花依然在那里次第开放
我偶尔会顺着山坡轻松地跃上鲜花顶端
释放身体内的瀑布,它们强大的气场
如同暗夜里的经文浪涛涌动,一波接一波
海风在门前习惯性地停留又转身离去
带走石墩上尚未发热的诗歌
2016、7、1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