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陷 入 (阅读450次)



陷 入
                         

                     我现在明白了 一切都活着
                     它就在那里
                     永远不会消失

                                                             
                                   ————帕斯捷尔纳克



别嘲笑手里的树棍 别嘲笑
    盲目的搅动 在一堆冬日云朵的灰烬里
掘出深埋的星星 落下遍地燃烧的雪
    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疲惫 是的

情愿去浪费时间 像一个病了很久的人
    通过沙哑的喉咙 给另一个病人打气
紧跟弗洛伊德的脚步 向大师鞠躬
    借眼镜 去看一个被生活打倒的人

挣扎着 一直想站起 反抗
    干什么  你们还往那样的眼睛里扬沙子
没有门儿  她不会停止她的驳斥
    这么多人间的罪恶 惹出她嘴角的雪沫

天平在哪呢 弱小者有一百个问号
   在寻找心胸起伏的天平 盛夏还是在北极
除了陷入 除了屋檐 冰溜子紧张的牙鏠
   小雪花一律的蜜蜂围绕 围绕着刺儿

一身的刺儿 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干了
    只想回去 那菜地里旱黄瓜的刺儿
是你亲手揪下 从干树枝搭起的架上
    揪下 可我怎么能吃下那遥远的黄瓜菜

微信圈的眼睛发黑 努力 那是另一种吞咽
    就着水晶 牵牛花与露珠
在老房子周围举起酒杯状 潮湿的火
    跟随斜下来的一股旋风 向老家门缝鼓吹黄牛

窗户上的钩子还没锈 它就在那里晃荡
    脑白金的雪不会腐烂 那是跳舞的一小片
变成一大片 接着便是一场疯狂的卷入
    流浪人 要在天黑之前顶着雪 赶回母亲和故乡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