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章 (阅读4308次)



诗章




对货币忍受太久了
弯刀要试刃

他们的风水再次借石油壮胆
他们碗中的月亮有折腰的企图
他们的孩子都长着诱敌的眼睛

吃的方向不在天堂
在咏物中唱着真正的饥饿

从急管弦中倾斜到
绑架、劫机和谋杀

他们算出了原子弹的隐私
因而坦然活在异族人的痛处



真的光阴在通往鸟儿脊背的斑点上
道德不舍昼夜

瘦长的买卖在清算市场
一个商人骑南北的毛驴

来称他前生的斤两
是前院的乌鸦,来自库尔勒的棉田

                           三

一个怀疑论者坐在他圆圈的下午
证据,再次落马

一根午夜的绳子
还有放胆追他的绷带

像尾青鱼,他的哲学游不出水
冬天,给他高代价的假眠

怀疑不是趣味
这个在肯定和否定中结束有开始的人

“惟有在矛盾中往返的人才是真实的
不要落入癫狂的影象”

这个同时又被道德胶着的人
就象他不能说出旁人背上的痒




不要为异乡人哭
除非你就是远方
或者他想回来的地方

不要为朋友为祝告
除非你就是他的祸福
所必须经历的那道门

雨季,长驱覆盖
建筑统一了城市
城市,成为不必要去的地方

槐树开花
春天零落
没有异乡人了,告诉你

他只是一个电话号码
一张椅子的两个摆法
两个烟圈的一前一后

就是你和他
两个无处可去的门闩
想着同一个问题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