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新作(2016年5月)之四 (阅读483次)



 
《遛鸟儿》
 
晨起
到六个猪头标记
的"大长节"群去
遛鸟儿
发现里面鸟鸣声声
一个粗哑嗓音的八哥在聒噪
"靠,雷霆被马刺一上来就打晕了"
这个群里常常会响起
这种伪球迷式的聒噪
(伪球迷的特征就是爱聒噪)
我把手中的鸟笼举高一些
辫子一甩
甩下一语
扬长而去:
"在一个连看四场足球的真球迷面前聒噪什么?切!"
 
 
 
《阴谋论》
 
与巴萨比赛
对手常有人被罚出场
被某些球迷认定
巴萨上头有干爹
在我看来
持此阴谋论的球迷
都是不懂球的伪球迷
他们看不出
与大师云集的巴萨比赛
面对蝴蝶穿花的艺术足球
对手不朝粗野里踢
压根儿挡不住
 
 
《阴转晴的瞬间》
 
下过一夜雨
早晨有风
阴郁的街道
低矮的乌云
忽然漏了
万道阳光
倾泻全城
 
有多久
我都不曾目击过
这阴转晴的瞬间
所有天气变化的记忆
都属于小时候
 
 
 
《秘诀》
 
女诗人图雅来电
谈起《新诗典》
的成功之道
我只泄露了一点:
"心硬"
 
 
 
《定位》
 
我希望
未来的人们
如此总结《新诗典》:
“21世纪的《新青年》”
 
 
 
《生活在配合》
 
五一节去看望老父亲
在动物研究所的院子里
在我打小小长大的地方
看见一对老夫妻
正拖着拉杆箱
从大门口进来
老头冷漠
老太太热情
问老父亲道:
"这是你儿子沙沙吧?"
父亲嗯了一声
"都这么大了⋯⋯"
"阿姨好!"
我应声道
心中感慨
所有因素
都在配合我正在进行中的
长篇小说《中国往事2》
这对老夫妻不知道
他们即将在红五月里登场
带着他们感天动地的
伟大爱情
 
 
 
 
《黯然神伤》
 
在动物研究所的院子里
那些看着我长大的
叔叔阿姨们
见到我
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
"你妈妈,走得早,没福气!"
 
 
 
《动物学家》
 
他们
难以长寿
有一半的人
会在退休前
死去
跑野外的
死于长年
餐风露宿
生命透支
呆家里的
死于每天
制作标本
呼吸砒霜
他们挣得不多
也难出大名
终于后继无人
 
 
 
《致命的印象》
 
在微信里
她骂过口语诗
从此在我心中
便是个蠢女人
怎么看怎么蠢
长得还可以
一具臭皮囊
 
 
 
 
《目标》
 
我所有的书
都朝这个目标写
当我老迈
在养老院里
厌弃了所有的书
对人类文明史感到绝望
请儿孙从家中的书架上
带给我的最后一堆
可用来点火
让我起死回生
 
 
 
《你以为你是神汉》
 
我记得
是在2010年南非世界杯
阿根廷0:4溃败给德国
的比赛后
他对我说:
"我早就知道
阿根廷赢不了
梅西=没戏!"
说完自鸣得意地
哈哈大笑
这六年来
我没有见过他
毎毎想起他来
便想起一张肿脸
越来越肿
肿得五官消失
肿得像半个屁股
都是被梅西给踢的
 
 
 
《本色》
 
直到我学会了
用手机写诗
我才回到了
我的本色:
带刀诗人
 
《已知天命》
 
这天晚上
在我修订4月所创
106首新作的间歇
给罗马尼亚驻华大使馆
打了一个电话
得知我已肯定无法
在起飞前拿到签证
也就是说
罗马尼亚国际诗歌节
活生生硬被该国拖死狗的
办事效率拖没了
将与我擦肩而过
 
这天晚上
妻很不开心
毎当我遭遇不公时
她便跟着我不开心
替我不开心
多少年来
难为她了
但是今晚
她忽略了一点
她的老公即将五张
已知天命
脱口而出——
 
"我的命需要保持
一定的失败率"
 
 
《五四课》
 
今天是五四青年节
我一进教室就说:
"节日快乐!"
青年们一愣
继而恢复麻木
五四这天不讲五四
对本师来说
是不可能的
有什么值得记下来吗
讲到"什么是学术"
我说不是把
一座图书馆读空之后
写了一本书
而是林语堂
发现幽默才是
疗救我们这超级闷种的
一剂良药
 
 
 
《一个人的进攻》
 
在中国诗歌的
绿茵场上
三十年前的我
把球传给
三十年后的我
一领
转身
拔脚怒射
破门得分
 
 
 
 
《别人家办丧事》
 
如丧考妣
你们应该
说明
人还是讲良心的
你们在死者手里
得到过多少好处
没有他
有人成不了
所谓作家
哑巴吃饺子
你们心里有数
正如
我是被剥夺的
我是被冷落的
我是被蔑视的
所以请允许
在你们大放悲声时
我保持沉默
 
 
 
 
 
《别那么虚伪
别那么伪善》
 
前几年
暑假中
我一个老领导
心脏病突发死了
我没去参加他的
追悼会
表面上看
是通知晚了
实际上
就算通知
及时到达
我也不会去
因为在当年
我请其携夫人
出席我婚礼
双双未露面
并且事后
连一句解释都没有
二十年间
连一句解释都没有
 
 
 
 
《足球、诗歌及其他》
 
"南美人把足球当游戏
欧洲人把足球当工作
德国人把足球当战争"
这个精辟的论断
最先出自谁之口
我忘记了
结论出自莱因克尔
我记得很清楚:
“足球就是场上22个人
奔跑90分钟,然后
德国人获胜的游戏"
 
我料中国诗坛看我如德国人
所以同行打心眼儿里不喜欢我
尤其是名字像小三的那代闲人
 
 
 
《联系》
 
 
家中弥漫着羊膻味
有点不像我的家了
我生性讨厌羊膻味
家里是不做羊肉的
我以为是从窗外飘进来的
于是便关掉所有的窗子
那味道却更加浓郁
真要我命
哦,我恍然大悟
——是管道
让楼下的气味蹿了上来
这羊膻味惟一可贵之处
便是让老死不相往来的两家
建立了联系
 
 
 
《致全体中国诗人》
 
只要你的诗名
能传出你们村
二里地以外
见面之后
我就能对你
诗的毛病
脱口而出
如此说来
我是诗人的亲人
如果你恨我
我就是你二大爷
 
 
 
《谢天谢地》
 
 
所有想灭我的人
我都提前看到了
你们自身的覆灭
 
 
 
 
《致庞然大物》
 
今天我在一部电影中
看到过去被你抹杀的历史
 
那么今天被你屏闭的现实
我儿子会在明天的电影中看到
 
你欺个体的生命有限
但人类有的是时间——你有吗?
 
 
 
 
 
《我的朝鲜同学》
 
许钢铁是平壤市长的儿子
姜永哲是金日成御用画师的儿子
 
令我印象更深的是姜
有一次上政治经济学
老师说:社会主义不如资本主义
以大陆、台湾作比较
以东西两德作比较
以北南朝鲜作比较
话音未落
姜冲上台去
(途中还绊了一跤)
慷慨激昂演讲一通
他还是被称为"八国联军"的
中文系男足队的主力前锋
球风彪悍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