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新作(2016年5月)之三 (阅读309次)



《梦(762)》
 
有人用国画长卷
画出我华夏
上下五千年
看得我捉急
山川锦绣
大河奔流
风花雪月
花鸟草虫
很少见到人
很少的人
还画得很偷懒
画了一张脸
忘了画五官
 
 
 
《梦(763)》
 
这一年来
梦中的所有书写
全都变成用毛笔
并且充满了快感
简直是为书而写
知天命之年
我还了
一个汉文人的魂
 
 
 
《梦(764)》
 
新疆克拉玛依火灾
发生前的友谊馆内
孩子们列队入场就坐
等一会儿
大火将点燃
浓烟将升腾
有一位老师将对他们
下令:"让领导先走⋯⋯"
但在我梦中
孩子们不怕
他们毎个人
都是属猫的
都有九条命
 
 
《梦(765)》
 
西班牙独裁者佛朗哥
来到伯纳坞
观看皇马与巴萨的
国家德比
在1975年前
西班牙足球的
所有荣誉
都在装点着
这个最后一个完蛋的
法西斯政权
 
 
 
《梦(766)》
 
一位外国记者问我:
"中国当前最好的女诗人是谁?"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
"君儿和安琪"
他说:"你可以肯定吗?"
我想了想
依次想起了
西娃、湘莲子、图雅
但嘴上还是说:
"可以肯定"
 
很明显:梦与现实有出入
 
 
《梦(767)》
 
街头
站着一位姑娘
她不是从现实中
走来的
也不是我打哪儿
看来的
甚至不是我
想象的
而是我的梦
创造的
经过我的写
便存在于世了
 
 
《梦(768)》
 
古城墙下
几个诗人前行
徐江突然向一位
知识分子发起攻击
一通猛拳
狠揍其腹部
我问侯马:
"教授怎么惹老五了?"
侯马道:
"没惹,不需要惹
这是阶级仇民族恨
从诗歌观念的分歧
上升为情感的仇恨
真他妈的纯粹呀!"
"此话甚好
我没录着
再说一遍!"
一根录音笔伸过来
继而凑过来的
是看起来比60后还沧桑的
马非的老脸
 
 
 
《梦(769)》
 
我梦见
自己失眠了
自我反省道:
"一定是睡前那杯咖啡喝的!"
 
 
 
 
《梦(770)》
 
我的中学同学
当年省中学生运动会
男子跳高冠军祝捷
从群里冒出来说:
"其实我学习很好"
(他学习不好
高考落榜生)
暗恋他的女生
是一位山东女诗人
打出各种表情
想引起他的注意
 
 
《梦(771)》
 
女画家廖婉凝
在微信中晒图
她邀请了一位
知识分子诗人
及其夫人
去参观其画室
我发誓
今生永远不去
参观其画室
 
 
《梦(772)》
 
我在哪儿做讲座
长安诗人
只有王有尾到
令我很失望
这种失望
多少影响了我
开讲后的状态
但很快便恢复了正常
好像是在讲宗教
我说:"你们佛教徒
也不能为了佛法教义
而把自己烧死⋯⋯"
 
 
 
《梦(773)》
 
生日前夕
梦见儿子
穿一身巴萨队服
坐在一只足球上说:
"我不去那块场地踢
他在那儿已经进了两球"
很明显
他口中的"他"
指的是我
 
 
 
《梦(774)》
 
我们是大卫教信徒
被困在一座农场里
逃出去将面对
政府军的枪口
不逃将呑下
教主的烈焰
 
 
 
《梦(775)》
 
抗战时期
我是铁血锄奸团成员
有一把手枪
只有被拆得稀碎
才能带入胡兰成的官邸
我一文科男
却再也组装不起来
紧要关头
我用撞针
直接插入胡大汉奸的狗眼
当着穿旗袍的张爱玲的面
她除了瘦点儿个子高点儿
实则一位乖戾虚伪的丑女
 
 
 
《梦(776)》
 
一个女人
一个在生活中
真实存在的女人
出现在调子阴冷的
蒙克的油画里
从一截楼梯上
走下来
继而又出现在
经典电影《蝴蝶梦》中
成为那个纵火的女管家
阴森森地躲在窗帘后面
 
 
 
《梦(777)》
 
在一个很像医院门诊大厅的地方
诗人们像等待挂号的人们那样
排成长长的队伍
等候出场朗诵
我准备了两首诗
刚才梦里很清楚
此刻写时忘记了
宝鸡诗人白麟
走到我面前问:
"伊老师,你是不是
要朗诵《秦岭》那首诗?"
他把我问糊涂了
我有很多诗写到巍巍秦岭
——大中国雄伟的中央山脉
但好像没有一首诗叫《秦岭》
 
这时候响起了一声爆炸的巨响
 
 
 
《梦(778)》
 
严力拿着一本《延河》杂志说:
"看,让王小龙组一期小说
刊物的面貌就焕然一新了"
 
 
 
《梦(779)》
 
陆地被淹了
人类在海上生活
长安诗歌节七同仁
聚居在一艘沉船的船仓里
毎个人拖着一个氧气瓶读诗
读一句
海里就咕嘟出一大朵水花
飘过一行字幕
美丽诗句
与海洋生物一起飘浮
 
 
 
《梦(780)》
 
我给白宫打了一个电话:
"哈喽!奥巴马
我给你寄了个顺丰快递
寄了一本我的诗集
请注意查收一下⋯⋯"
 
 
《梦(781)》
 
在某次诗会散场时
我将诗人们
丢弃在现场的小册子
一一收集起来
带走了
带给未达现场的
另外一批诗人
此事传开
与我不睦的诗人Y
特意在一个公开场合
赞美了我
又传回到我的耳朵里
 
梦醒扪心自问:
我干得出来吗?
回答是惟一的:
干不出来
就算我干了
Y会赞美我吗?
回答也是惟一的:
绝对不会
没准儿还会嘲笑
我装逼
 
 
《梦(782)》
 
梦见啪啪啪
肉搏三百回合
对不起读者
不是大人物通奸
不是小人物嫖娼
是本人
给我老婆
交公粮
 
 
 
《梦(783)》
 
我和沈浩波
在电话中密谋
要在七月七日
第三场磨铁之锋诗会上
将我们的授业恩师
大诗人任洪渊先生请到场
还沒有实施呢
却见任老师走在
西外通向南门的道路上
冲着迎面走来的
黄祖民和黄海直摇头
(两个姓黄的都是湖北人)
表示参加不了
 
 
《梦(784)》
 
一座纸城
所有建筑
都是纸做的
马路是月份牌
铺成的
在事故多发地段
站着纸做的
稻草人
全城居民
都是义务的
消防队员
类似民兵
 
 
 
《梦(785)》
 
在一条湍急的河流中
我和几条鳄鱼
首尾相连
构成一座浮桥
让上学的孩子踏过去
 
 
 
《梦(786)》
 
侯马有个女儿
跟我学译诗
当爹的比我还上心
毎次上课
亲自送来
非让孩子给我
行下跪磕头礼
自己还跟着旁听
时不时教训孩子:
"看,你按老师要求
做的都很好
一耍小聪明
就做得不好"
我终于忍不住了:
"我的课堂上
不需要一个政委
请你出去
到你车上等着去"
 
 
《梦(787)》
 
她留着齐耳短发
穿一件毛时代
宽大的蓝警服
只穿衣服
未穿裤子
洁面如玉的大长腿
我梦中的性感女神
 
 
 
《梦(788)》
 
灵魂肮脏的父亲
照样生出
心灵美好的女儿
诗人们坦然
接受了这个事实
不屑一顾这父亲
无限关爱这女儿
 
 
 
《梦(789)》
 
一个壮汉
破窗而入
朝我扑来
竟然想强奸我
我心狂喜
他妈的
老子从生下来
就在等待一个
名正言顺的
杀人机会
我冲向厨房
抓起菜刀
一刀给丫
砍翻在地
后来
我把那张脸
剁得不像脸了
还觉得没够
忽然想到
"总得让警察
还能辨认吧"
便扔下刀
去打报警电话
 
 
 
《梦(790)》
 
我在上本学期
最后一节课
我在向学生
告别
口吐莲花
字字珠玑
可他们很吵
吵得我讲不下去
我忽然有些伤心
伤心而醒
怔怔想到
从教22载
每到告别时
他们便最吵
所以呀
他们没有听到
我对他们讲的
最值钱的话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