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独奏 (阅读250次)



独自一人吹奏,用一支笛子
收割耳朵里的寂静
再没有比音符更嘹亮的刀锋了
星空之下,黑暗远比光明更加辽阔

黑暗中的舞台如广场
需要用一生的音乐去穿越
但你不能通过笛孔
看到一个人孤独的内心

寂静没有了,音乐就是耳朵里的草
随着羊群吹向天边
男人从肋骨里取出女人
谁从一根竹子的肋骨里取出这支笛子

吹的都是痛,听的人更痛
于是,有人偷偷打电话
有人乘电梯下地狱
有人把唱片端上餐桌
剩下的人,用刀割下耳朵

听音乐的时候,火车开了过来
可惜剧场里没有火车站
我们不能躺在行李箱里远行
那就躺在笛子里,把窗户打开

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舞台中间
观众席站起一群鼓掌的老虎
没有站台,火车一路开进内心
我们的灵魂将要搭乘末班车回家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