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  一个人的精神救赎之旅 (阅读1645次)



                      一个人的精神救赎之旅

                               ——读李成恩诗集《酥油灯》
 
                                            李之平
 
     这个快速消费自我的时代,碎片化的思想,碎片化的语言,碎片化的阅读切割了人的时间,自由和心灵的完整。那么,诗人该如何表现自我,实现心灵的归依呢?美国文学批评家哈罗德。布鲁姆说过这样一句话:“传统告诉我们,自由和孤独的自我从事写作是为了克服死亡。”①。是的,死亡是写作者需要面对的最重要的问题之一。可是这似乎对于精神困境的突围还不足以解答。倒是海德格尔关于诗意地栖居的论说让人信服:“只要善良的赋予持续着,人便长久地成功地幸福地运用神性度量自身。当这种度量转化时,认得诗意的特别本性创造出诗歌。当诗意适宜地出现时,那么人将人性地居住于大地上,人的生活,乃是‘居住地生活’”。 ②虽然海德格尔这话说自好几十年前,但这话对诗人诗意家园的建设,关于精神归宿的定义,大概是普遍恰适的解释。无独有偶,读李成恩诗集《酥油灯》,几乎是完全应证了海德格尔的话——诗意地栖居,心灵得归宿。这本诗集《酥油灯》真是一趟近神之路,返乡之旅。
 
 一、走向灵魂深处的向心之书
 
    八零后李成恩诗妹,诗歌写作十多年,几乎是看着她成长起来。其飞速发展的进程令人惊叹。这些年她一直在尝试进行地域写作,笔触对准家乡故土,河流村镇。书写贴紧大地,低眉浅吟,高歌颂怀。多般武艺,极尽施展。真是高凛大气,峭拔多姿。写风与其他在80后诗人区别开来,均谓异数。她诗集从《汴河汴河》到《春风里有良知》到《高楼镇》,一直到中国作协重点扶持项目之一的,藏区玉树生活体验之诗集合《酥油灯》。这一次,这本被动而来,却应当是主动成诗的一本诗集,似乎更让人欣喜,具有更大的份量,更重的质量。
    据介绍,《酥油灯》系中国作家协会2012年度重点扶持作品与2013年度作家定点深入生活项目,创作跨越近三年,收入了长诗《酥油灯》《玉树笔记》以及100多首短诗,是李成恩的一部转型之作。据成恩自己说:“《酥油灯》是我坚持了10多年的地域写作的一次新的尝试,试图实现一次诗歌语言与题材的探索,从烟波浩渺的南方水域向野花铺满草原的北方大地延展,从南方小镇向北方神殿位移,从南方山丘向北方雪峰飞翔。写作视域离开我生活了20多年的南方,走向西域草原与群山,我时常处于亢奋之中,是北方在召唤我, ……‘酥油灯’正在成为我‘北方文学’的灵魂。”可见成恩对这本书的看重程度。
    作为佛家弟子,我无不感受到其扑面而来的觉知感动,那种通体明觉的澎湃之心。读这本诗集,甚至读修行见法的体验之书,作者的每一份明觉,每一次体验,每一个表达都是带读者靠近神佛,濯洗自我的经历,这本书几乎是她在藏区圣地的一次精神洗涤之觉悟之诗,是发现精神淬炼之地,明心见性之所。我们欣喜地发现,成恩真的找到自己的精神之家,在佛国和清静之地看到了灵魂安身之所。我们随她的脚步,她的观察,她的细致感知和发现,一点点地感受出世之美,与神靠近的无涯之静。可以说,这是跟踪一个人的悟道之书,之诗,是涤荡人心的佛国圣教之旅,精神救赎之途。
 
 二、精神返乡之途
 
    前两年,成恩开始修佛,我想这跟她进入藏区,那个四处充满天地之灵,满眼清冽之光的高原圣地有关。这是与内地大都市完全不同的气息,那正是我们的干净明丽的童年,是温暖纯净的家。原生的淳朴与无处不在的对神明的敬畏,无不感染和刺激到依然温暖的心。一而再的感动和震撼,心灵被一点点触探与抚摸,在这清远,清凉,清高之地,成恩接受到精神的濯洗与滋养,进入通明之地。仿佛悟道,愿跟随神佛,接受精神的洗礼,最终让远游之心回归。所以,这种精神历练是写作的最大动因,使成恩的诗更具有了光芒的高度。
    《酥油灯》,我们被属于藏地,也是属于我们的原本的各种细节,各种情态所牵引。在超现实的世界,所有的描写似乎都不为过,所有的表达都是诗。不是吗?这是天然的陌生化,只要善用真实感受去调度,这些文字都必然是诗。而成恩恰恰具备的是真实与性情,她不惧本真的流露,匍匐,流泪,长跪,挚爱等等词语毫不避让。恰恰如此,她的藏地之诗更能打动人,更觉身临其境,宛如此刻。我想,这必须是经验到达才可能完成的真性流露,是真实感悟的记录,才情流露,语言的选取与控制,作为被诗歌语言淬炼多年的她,自然不吝纷繁的想象力与写作技能的开发与运用。但这样的题材与这样的全身心震颤式写作,技术应当退居其次,本真流露,把最强烈的感受圆满表达才是最大的技能。
比如这首诗《我的寺院》
 
白天我进入的寺院
到了夜里
它随我进入了我的体内
 
白天我不曾下跪
夜里我大胆地跪下来了
我终于跪下来了
对着神灵
我干枯的眼睛里涌出了
泉水一样清澈的泪水
 
我向神灵说出我的罪过
我身为人的罪过
人啊
有多少罪过就有多少泪水
我的泪水盛满了一个银碗
 
早晨起床
我端着一银碗的泪水
一饮而尽
我沉重的肉身
好像脱掉了多余的部分
 
从窗口望出去
一条河静静流淌
我怀疑是从我体内流淌出去的
 
而不远处的蓝天白云下
一座寺院
我确认它是那座
从我的体内
又回到了山上的寺院
 
此处要表达的心灵敬畏,却是微妙的心理——白天我进入的寺院/到了夜里/它随我进入了我的体内//白天我不曾下跪/夜里我大胆地跪下来了……这里,一个对立的排比表明“我”还不能彻底面对佛,去直接表达忏悔,以及赎罪之心,而是通过他物来完成仪式。所以作者没有直接去呼喊,表达那份难掩的情感,而是进入陌生化语境,将“我的身体”作为一个承载寺院的媒介物,我与自己的仪式也是对自我的救赎,这个隐喻有意味的是,它可以实现对自我的超越,完成罪与泪的形式转换,也就是说,当我用泪的形式消解罪过,我也可以将我与寺院面对的方式转换,从而抵达明光同和之境,完成自我的超越,真正诡异神佛,接受他的护佑。
 
     这本诗集,我们必定要在这些神质的语言锋芒中,被这些意象旋绕,欢喜和感动:雪山,鹰,转经筒,野花,灯,天葬台,寒冷之地,哈达,牦牛,山羊,经幡,圣湖,草原,湖牛,称多县,寺庙……进入高原这个巨大的生态园,接受神域天国般的眷顾。
读这本诗集,感受到的是格萨尔王的藏地,是仓央嘉措的圣湖,经幡,高原的风剌剌地刮过。那些藏民族经典文学里给的超越性体验,神性的广博,精神的会心与告慰,自我的洗礼与澄明,成恩这本书里也有体现。因为集中地展示一个女性的朝圣路途和心理,所以,这本诗集更像是布道,是精神的安抚,心灵的激动与安宁交织后的平静。
  
        三、酥油灯以及神谕
 
    据李成恩介绍,这部诗集其主要的大意象是““酥油灯”,其中有一辑是集中写玉树的。她为写作这部诗集曾专程赴藏区玉树采访与拍摄,高原反应使她对大自然多了一层敬畏,草原之美让她触摸到了大地的诗意,马背上的奔驰让她获得了看清“北方文学”的机会。回到北京后,她一边写作,一边回放在玉树拍摄的影像资料,她为玉树的美而震撼。她认为写作是有神灵指引,她说玉树的神灵已经在她的文字里降临。
那么,既然是一本诗集的核心意象,也必定是成恩最为看重的一首诗。酥油灯,我们应该着力理解这盏灯带来的审美经验与心灵感受。
    酥油灯,我们知道是藏传佛教礼法必备品,是供佛燃灯用具。每个喇嘛修行必须要点的灯,也是长明灯,意味着敬佛祈福之心,求光明之意永不灭的。成恩选择这首诗作为诗集名字,必定心下着意,无论于佛道还是诗之本心,这里的寓意应是博明深远的。看看成恩如何写它:
一千盏酥油灯点亮了来世的路
我明亮的额头散发清淡的奶油香味
 
那是酥油灯的香味,那是光的香味
――那是神的香味
我跪倒在神的面前,我跪倒在万物的怀抱
――酥油灯烧烤我的额头
 
我曾在黑暗中摸索
我曾在茫茫人世摸到冰冷的墙
光啊光,我有一双眼睛但看不见光
黑暗是我的仇敌,黑暗是我的前世
 
一千盏酥油灯点亮了来世的路
我昼夜不间断地点亮了人世的黑暗
 
我点亮了我浑浊的眼睛,点亮了灵魂里
不灭的灯芯――那是我小小的一根肋骨
在茫茫人世我小小的肋骨照亮了一圈黑暗
嗞嗞的声音是眼泪在燃烧
 
经轮转动,酥油灯跳跃
我的肋骨隐隐作痛,我尝到了活着的嗞味
 
酥油灯照着从黑暗边缘逃脱的脸
我不需要悲悯,我需要永不熄灭的道德
我需要经轮转动,我需要酥油灯的夜晚与白昼
 (节选)
 
——要被这样的句子打动:我跪倒在神的面前,我跪倒在万物的怀抱/――酥油灯烧烤我的额头……酥油灯照着从黑暗边缘逃脱的脸/我不需要悲悯,我需要永不熄灭的道德……作为一盏照耀在喇嘛心中的灯,它也找见了作者李成恩。这盏灯与她遇见,顿时发出碰撞的火花,这火花的光放大便是修行的路。在这路上,被它照耀,启蒙,牵引,呵护,在此岸此生到彼岸和来世。“我点亮了我浑浊的眼睛,点亮了灵魂里/不灭的灯芯那是我小小的一根肋骨/在茫茫人世我小小的肋骨照亮了一圈黑暗/嗞嗞的声音是眼泪在燃烧。”最后,我由被动烛照变成主动光照,照亮自我,点亮肋骨和周边的微小,哪怕是眼泪的燃烧也是一种救助与善度,度自己,度他者,人生是要在善爱中了却烦恼,出离执着与偏狭,完成纵身的那一跃。诗歌还没有完,酥油灯一直在燃烧,自我救赎的路,善度他人的路也一直要延续哦,这盏灯给人丰满敦厚的力量,在身前和身后,都有这盏灯,道路不会偏移,圆满的路一定要到达。
     学者,翻译家彭富春说:海德格尔关于诗意地栖居的思想,是呼唤人的精神分裂成理智,意识,心灵和感觉,到达存在真理呈现的可能性,让世界明朗,以多维的自我转让进入一,发现真正本来应该的居住地。③成恩这本诗集是发现和认识自我的过程,是一次涅槃之旅。藏地回来,她修佛问道,发现了安心明净的生命家园,也在酥油灯的照耀下走自己笃定的路,并散发光芒携手同道,完成向心进道之路。作为诗歌是一次艺术与技艺的自然提升,作为精神自然也是极为有意义的一次迈跃,是实现自己诗意地栖居的一次最为重要的历程。
 
 
注释:
  • (《西方正典》P434 哈罗德。布鲁姆【美】著 译林出版社2011年7月出版)
  • (选自《诗.语言.思》P9译者前言 文化艺术出版社1990年出版 彭富春译)
  • (选自《诗.语言.思》P200译者前言 文化艺术出版社1990年出版 彭富春译)
 
李之平简介:1969年生于山西,女。9岁随家人迁居新疆伊犁。诗人,作家,评论家。八十年代末开始写诗。有诗歌、评论、翻译作品见诸各类文学刊物及各类选本。现于湖南、广东两地生活。曾任《诗选刊》下半月编辑。著有《色空书》(与蔡俊合著),诗集《敲打着楼下的铁皮屋顶》。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