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途 中 (阅读4065次)







一个人在途中,他的经历与两侧的
风景是否有密切的联系,这一切
在刚上车时是来不及思考的
准确的说是想象不到:
谁又能知道途中的事情呢?我的临座
是一位刚刚褪色的少女,像一张
发黄的旧照片,与“出众”相去太远了
她被春天的绿光覆盖着,初看时
让人误认为那就是春天的象征
其实不然,她是一位坐在幻觉中的女孩儿
静静地坐在那里,两只瓷眼睛显不出
一点点的忧伤,没有愿望
看到她,人们就免不了身陷某种私情之中
不需要观察即可过目不忘的
少女形象:
她有十八岁、二十岁、三十岁......也许再
多一些,年龄还重要吗---
她的病态通过她的身体、衣着
出落成了美,与春天景象稍有联系
但又格格不入
是两种不同性质的美,就像十几年前
我看我家破损的墙壁,
看久了就有一种惊人的图案出现
比世间的任何画面都要生动
由于它不闪光,也不能有忠实的拓片流传下来
这就在某种程度上
印证了民间正在流行的一句老话:
转眼就消失在泥土中”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