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落日 (阅读677次)



《落日》
 
西沉的落日里有永在的方向
它引导群树、晚霞、飞鸟的翅膀
清辉向暮垂落,山河也趋向壮丽
滚滚的星宿,它总是年年出现在岚霭里
在旷野上,在一条路的尽头,在远处的树林上
所有的事物都朝向了温暖,温暖而又惆怅
 
在许多的年月里,我总是想:
一年一年,落日是无法治愈的乡愁
它保存我的思念、流年,延伸我的眺望
那壮阔,那迢迢的远路,无法企及的故乡
当它在遥远的地平线上沉沉远去,我总是想:
这西沉的忧愁,旷世的无法治愈的永伤
 
但现在我愿意相信:落日是上帝的完美
是星系心中的爱、善、博大、光明
时间不老,星空永恒转动的见证
人世长河流泻、苦乐往复的恒常
当它在年年月月的深邃处光耀并圆满
它是完整,关于黎明,自然的光华、绽放、回返
 
我见过长江和运河上的落日
在过往里我见过秦岭上的落日
在五月我听到过落日里白杨林的轰响
也见到过向晚里秋天旷野的辽远、肃穆
我曾望着城外的落日而怆然泪下:
这落日下的山川、万事令人眷恋、悲怆
 
而人们依旧在日月里劳作、生活
沉默,和平,忍耐,世代生息
落日曾照耀他们的先人,照耀于城河和城墙
曾照耀柏拉图的古希腊和老子的春秋:而今一切何在?
远去了,那在漂泊中吟叹“黍离”的忧心诗人
远去了,那曾与日光争辉的哲人、圣者、思维
 
在落日里我想起过芳华过往
我想起世代的流转、更迭、云烟
凋败、黑暗、虚空,以及挣扎、希望、光芒
我想起时间的无情,人世的无常、空旷
我曾在落日的辉光中驻望,驻望又彷徨:
是继续流连、忧怅,还是就此离开?
 
一切都不会改变:落日里有白杨
有河流蜿蜒在大地、城镇、村落
河流两岸花开花谢,朝霞升起,陈旧而新鲜
有我年年于晚光中对落日的迢遥注目:
那是我永世的热爱,千年的浩叹
那是我留给自然的一个圆圆的无声的泪滴
 
现在,落日依旧是忧悒的思想、方向
当它在西天辽阔处庄严远去
它指引了众峰、霞光、生命、归宿
当我在清光中驻留、漫游,然后西沉、飞翔
一切都在落日里永留
一切也都在落日里苍茫、凋谢、永恒、温良……
 
                       2014.11.15—16
 


《八月之光》
 
在我年少时,我曾无数次独自走在归乡路上
每当我抬头,我便看见了天空中的深情的青色光亮
当我成长,我总是驻足眺望:那远方里的迷离、芬芳、流光
当我长大成人,我看到:八月的光亮笼罩,在开着红碗花的原野上
 
当我沿着河流走,两岸树林罗列
大地上的村落物事静立且安详
它们在阳光中,在四季中,在熏风里,不老不息
而在上游,河流蜿蜒,悠远明亮,让我心惆怅
 
我曾走在夏日的山中,山与谷错落葱茏
抬头望,远处的山坡上,红槿花盛放
山冈上的叶林摇动在燠热的风中,山峰顶上
闪烁着一层夏日白光,它的上面,蓝天正寂静、锋利、高远
 
而多少次,我走在故乡的旷野上
天空高悬,仿佛青盖
我望向它,它也向我低垂
忧怅中,我仿佛看到了那至爱者,他慈悲眷怜的目光
 
又有多少次,我站在屋门口
望见西北方的蓝天处,云卷云舒
缕缕的白云后散射温暖慈爱的光芒
如同一个人在向我召唤,接纳我并带我离开
 
有时我站在路上,孤独、彷徨
暮色渐临,夕阳在辽阔里沉落
我忽然不再凄怆:余晖横亘处,晚星开始闪烁
我看到星与晖相互辉映,仿佛天与幕的永恒
 
而在傍晚,我总能望见西北方的天空
闪着一片玫瑰色的光,它朝向我,高贵而温和
我相信那片光一定是走了几百万光年
我相信它是迢迢漫漫,来自宇宙沉静慈悲的深处
 
我曾在许多年月里乘火车穿行于大地
城市与村镇罗布并发光,远处的群山也闪亮
我曾在八月回到旧园,人们在田野上劳作,又在
田野上老去,而禾苗与孩子茂盛,世代更替
 
一年一年,树丛总在八月里暗绿,浓郁、幽明
它在八月的风中婆娑着,轻喧着,庄严而从容
我总是去望树丛之巅,那里,一片隐隐的光明接引着晴空
仿佛它指向一个我无法望见的地方,它指向浩瀚、星云、归途
 
为什么我会在孤独中走在许多条河流边?
为什么我总是站在山下或登上峰顶,伫望万年沉默的浩阔的天空?
为什么我要在每一天的将暮眺望滚滚的落日,眺望它的归处,
又在每一年的夜晚仰望满天繁星、天心的青茫,以及夏月里白昼的永光?
 
现在,我望向西北方不远处的天空
那里正蓝天辽阔,飞云翻卷,云后
正散射出深邃温暖的光芒。我把双手伸向它
白云会知道:我如何才能回到故乡,回到你的身旁
 
                                2014.8.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