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新作(2016年5月)之二 (阅读307次)



长诗《梦》
 
《梦(735)》
 
某处公厕——男厕
几个男诗人在小便
一位女诗人
好像是春树
大摇大摆走进来
她也站着小便
男人们先是惊愕
继而腾出手来
热烈鼓掌
 
 
《梦(736)》
 
中学同学黄安亭
装逼的面影
在一幢玻璃屋中
接受釆访
他毎说一段
就要起身一次
跑到摄像的位置
看镜头中
乌有的自己
 
 
 
《梦(737)》
 
1984年亚洲杯
韩国队(当年
我们称之为南朝鲜)
预选赛未出线
 
谁将这个亚洲的
巨无霸淘汰了呢?
 
我在梦中
苦思冥想
没有想起来
 
 
 

《梦(738)》
 
妻的梦呓:
"你又欺负我
你一辈子
都在欺负我⋯⋯"
 
 
 
《梦(739)》
 
我的同事
我的院长
邓艮教授
与一名日本兵
抱摔在一起
翻滚在泥里
一篇论文
从他的背包中
掉了出来
被我捡起⋯⋯
 
战后
在一个论文评审会上
身为评委的我
为大家讲述了
这个故事⋯⋯
 
全场鸦雀无声
 
 
 
《梦(740)》
 
上中学的我
给家里买菜
菜篮子里有
西红柿、黄瓜
 
回家途中
经过我中学的操场
碰到教物理的陈老师
也是买菜归来
菜篮子里有
西葫芦、豆角
 
在中学的操场边
我们相互推搡撕扯了好一阵子
分开时
我的菜篮子里有
西红柿、黄瓜、西葫芦、豆角
陈老师的菜篮子里有
西葫芦、豆角、西红柿、黄瓜
 
 
《梦(741)》
 
给白发苍苍的
曲有源先生颁奖
获奖证书中
印有这么五个字:
"我们的恩编"
 
 
 
《梦(742)》
 
一个人
不是我
奔跑着
跑过城市的
大街小巷
每遇到一处风景
他都要做出
跨栏的动作
 
 
 
《梦(743)》
 
不知道怎么弄的
我赤裸的上半身
布满伤痕
全是淤肿
痛苦不堪
躺倒在一座
欧式花园的
喷水池边
有人用热毛巾
给我擦洗
我抬头一看
是诗人左右
 
 
 
《梦(744)》
 
性格被画成了
一个一个方框
直接用红色警戒线
画的是“被动”
 
 

《梦(745)》
 
怒不可遏的账房先生
将手中的算盘
砸向大地的鼓面
春雷滚过  雨点如麻
乐队鼓手的黑影
投放于蓝色天幕
 
 
 
《梦(746)》
 
我是足球教练
是少壮派中的新贵
是克洛普与西蒙尼的合体
手中握有两个欧冠亚军
正在寻求历史性突破
一个装神弄鬼的所谓“高人”
来到我面前
看了我面相说:
"你应该把主场设在宝鸡"
 
 
 
《梦(747)》
 
有一种后怕与恐惧
在一瞬间
像巨剑般的闪电一般
劈开了我
让变作两瓣的我
来了个透心凉:
"假如六年前
我没有受到诗神眷顾
获赐伟大的灵感
开始写《梦》⋯⋯"
倒不是我作为诗人的吨位
要比今天减轻不少
而是作为一只会飞的鸟
被判处剪掉双翅
 
 
 
《梦(748)》
 
半夜未醒
整夜无梦
纯黑的深度睡眠
晨起
拉开窗帘
打开窗户
凉风习习
雨丝斜入
哦,是这场雨
夜半忽至的雨
令气温骤降
天凉好睡觉
因此而无梦
 
 
《梦(749)》
 
我在西藏
领了一项诗歌奖
奖杯是一个
金色转经筒
我喜欢得不得了
回来的路上
被随行的司机
拿到河边接水
被河水冲走了
我恨不得宰了他
 
 
 
《梦(750)》
 
隔着一面巨大的玻璃
我用带消音器的手枪
点杀了三个人
其中一位还是妇女
 
这是多大的仇恨啊
 
干完之后
我把枪撂在原地
为了让警察尽快找到我
我把一张名片放在上面
 
这是何等的坦然啊
 
 
《梦(751)》
 
母亲节前夕之梦:
母亲在右
安娜·阿赫玛托娃在左
我幸福地走在巴黎街头
经过埃菲尔铁塔时
母亲拉拉我的手说:
"她为什么还不拐弯
一直跟着我们?"
 
 
《梦(752)》
 
一家音像店的仓库里
堆满了老式卡带
老板说:
"实在卖不动了
你还是拿回去吧"
我说:"好吧
我拿回去送人"
老板说:
"你的朋友马非
步你后尘
开始唱歌
也录了一个专辑
要送到我这儿来卖
你劝劝他
别送来了
卖不动
恕我直言
他唱得还不如你⋯⋯"
 
 
 
《梦(753)》
 
我将我指导的
几篇毕业生论文
交还给辅导员
辅导员是女诗人安琪
或者只是长得像
她说:"这几个学生
的简历你写了吗?"
我说:"他们档案
都在你手里攥着呢
还要我写干嘛?"
 
 
 
 
《梦(754)》
 
江湖海
笑咪咪
像和尚
饭桌旁
他冲着一只
倒扣的酒杯说:
"伊沙兄
里面有个女诗人
的一首诗
我让你猜作者
猜三次
看能否猜中?"
"阮雪芳"
我脱口而出
他大惊小怪道:
"太神了!
你是怎么猜中的呢?"
 
 
 
《梦(755)》
 
特种兵尖刀班战士
伊沙、马非、沈浩波
在沙漠中执行任务
遭遇到漫长无边的铁丝网
仿佛两个国家之间的国境线
剪不断理还乱
干脆掏出打火机
将其点燃⋯⋯
 
黄昏沙漠中
夕阳无限好
一条火龙
迎风而舞
 
 
 
《梦(756)》
 
我叫阿福
我家住在湄公河上
鳄鱼滩头
每天早晨
我赤脚踏过鳄鱼桥
到河对岸去上学
在美国鬼子
炸毁我们的村庄之前
 
 
 
《梦(757)》
 
老婆的教训
重响在梦中:
"中学同学群里
得罪人的教训
你还不吸取
不要晒诗
不要晒书
不要晒书法
不要晒成就
不要晒你的一切
要学会跟人扯淡
要学会跟人抢红包⋯⋯"
于是
大学同学群
仿佛医院里
通向传染科的路
让我徬徨复徬徨
 
 
 
《梦(758)》
 
世上的路有无数
毎一条路
都伴有一条岔路
都有一个
有关岔路的掌故
你在不断地自疑:
"我走岔了吗?"
 
 
《梦(759)》
 
巴萨的客场比赛服
老变来变去
其中最难看
而印象深刻的一款
是"西红柿炒鸡蛋"
现在终于被确定成
巴西国家队的
主场比赛服
穿出来展示的
模特是内马尔
 
 
 
《梦(760)》
 
在刑讯室里
他将其阳具
戳进她身上的枪眼里
 
我梦见的是场景
但我首先想到的是
如果我将其转化成文字
 
文青范儿会一声大叫:酷!
 
 
 
《梦(761)》
 
我真敢梦
真敢做中国梦
梦见我偷偷潜入
中南海——望着
毛主席办公室的灯光
望着窗户上
他那伟岸的剪影
我在等待他
做出一项重大决议
算我死去的先祖
曾经活过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