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自然史(1) (阅读631次)



·五月躺进空地你骤然的光中


有阴影是因为有树木、禾草、孩子、墙还有
那试着重新走路在她踉跄里的
妇人。因为松鼠的蹿跳
蚂蚁要维持树形的
觅食道路。蜜蜂
笔直地
撞进

 

·聚石槲


放眼望去,是一片绿
当你寻找肉桂树,它们变成
一棵棵树,有树干、树皮
甚至被一头叶子笼罩
被每一片叶子

突然看到梦寐以求的
聚石槲,在树上悬吊
它花瓣的金币,树木
消失了,还有那绿

 

·教我你在花朵上的欢乐


小蜜蜂在黄瓜花上,又一朵
黄瓜花里面。我看见
深入、旋转,冲刺,折回
小翅膀,微微
油光。在它
飞离那刻。我发现
自己。腰肢
柔软,微微
笑着

 

·从山上下来

在激流的喷头下,洗浴自己,从头发到
脚趾,从折耳根到
风暴激动的丛林。空气
焕然一新


·新月


是为我而到来的,对我
而言,那轻柔的语气,新月
从芒果树梢头,走到
楼房一角,再跳上
四月香樟飘荡的叶子,辨认它
细碎的花香

茉莉也升起低处的
阴润薄明——
从来没有纯粹的、完全独自的
哪怕是你独自
长驱直入黑暗,以
圆的形态弯曲

 

·花椒树


那树站着。在萝卜和青菜的竹筐边
现在是一小束一小束的,它的红
荡漾出它的叶子,捆扎它
的手没有留在背后枝干
那根扭曲的禾草上。
它们走在一起,走到红。经过了
多少清晨。
这个清晨。老农说
花不香,它香。

他递给我一束,我递给他一元钱
它的红漾了一下晨的空气,
我把它插进小花瓶。直到它其中
有几粒,进入滚沸的水
我才听到老农的话

她穿的和我们不太一样


·鸟的赞美诗


如果今天没听到鸟鸣,就有
车鸣的声音、电锯的声音、倒塌的声音,尖叫
刀的声音
从内部辗过我。有时候我甚至
不知道
鸟儿有时也在人群头顶上展翅
鸣叫,迁徙。在黄昏,成群。这些
有时候,我也
不知道

有时候瀑布的声音也会
高过鸟鸣,但仔细听,它也在那儿叫
在那里头,在那外头


·为恰好能穿过针眼*


我拔掉了叶下珠、土人参和30株
也许是70株耳草。今晨的
露水,它们晶莹
叶下珠的珠子,跳过
耳草的小白花。但如果
你怜惜于这琐屑的美
这天性迷狂的野草
从不在意请柬,也长不成
树。但它有火焰
在它的叶腋,从石头缝里它
升起,在每一株
杂草祷告的哈巴谷
如果你的花盆足够大
琉璃苣也能欢快地做到

三倍于,十倍于、百倍于你的
蓝雪花、风信子、雏菊。小黄瓜也在
逼退的途中歪斜,也许还有
麦浪。你需要这些,活下去
或者也需要
拔出耳草的力量

但你拔不出那火焰
不能分离它,也不能向它道歉:
太茂盛的草使世界荒凉

 

*标题引自曼德尔施塔姆诗《日子有五个头》

 


·建筑师


枯叶蝶,着眼于,成为掩体本身
足够的轻蔑和熟练——
它知道枯叶的飞行
最是安全。哪怕因此消失于目光,消失
于自身。尺蠖装扮成
一段可以任意弯曲的枯枝,以便
被另一枝条的翅膀接住——
它无论朝着什么方向发展都是从
伸直的那个方向去延伸

而这只石蛾幼虫,却选嫩绿,亮绿
暗红,铜褐,深褐色的叶片切成
方块,大小不等,组装成整饬的
六梭柱形的掩体。每一片,都在唤醒着
另一片的色彩,都在加深,在变化
彼此。作为掩体,它自然
躲在其中。钻石般
危险。有人怀疑

石蛾的辨色能力,怀疑它
分不清新叶和落叶。而让这
克制不住的才华,这本当
埋没于它物之中沉默的化蛹提前
被弹奏,被发现,被疼痛
璀璨如拉唯街穷人的欢笑
我希望,这只是偶遇的
一位穷人。我愿他
能躲闪的时间,比它的众叶,在
这些字里,收拢光芒的时间长
在离开前,克制着,我没给它盖一片
枯叶。我祝福它能顺利出翅

像那些被祝福的经期,那些本当
孕育出孩子们的
卵子的血,此刻流经的我们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