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非马诗创造》第十八章 大简大美 (阅读187次)



《非马诗创造》,刘强著,中国文联出版社,北京,2001.5

 

第十八章 大简大美



在非马诗集《非马集》的后一部分中,有不少关于非马诗的语言的评论。

大家几乎一致性地用“精炼”、“精简”、“简洁”、“平易”等词汇,描摹非马诗的语言特色--“简”而论之。

我用“质而自然”四个字,概括非马诗的语言特色,有“从贤如流”的意思。

我说的“质而自然”,也含“简”的意思,在高层次上。

“质”是质朴;“自然”,自然而然。这便是:大简。

这也是非马的人格、气质、情趣所决定的。

宗鹰第一次见非马的印象:“他的打扮那样素朴无华,他的言谈如此谦和无哗”。

也就是“质而自然”。


一、说“简”

 

非马自己也喜欢这个“简”字,他还用过“精简”、“浓缩”等词汇。

非马在芝加哥中国文艺座谈会上讲现代诗时,说过这样一段话:

一首成功的现代诗一定是经过千锤百炼,在主题上在语言上都严密得无懈可击。用最少的文字负载最多的意义。一个字可以表达的,绝不用两个字。因为一个不必要的字句或意象,在一首诗里不仅仅是浪费而已。它常常在读者正要步入忘我的欣赏之境时绊他一脚,使他跌回现实。诗的浓缩也要求我们避免用堆砌的形容词及拖泥带水的连接词。过量地使用连接词或形容词,必使一首诗变得松软疲弱,毫无张力。

非马在芝加哥《文学与艺术》讲座上,谈到诗的“精简”时说:

我认为诗是以最经济的手法,表达最丰富的感情的一种文学形式。换句话说,诗人的任务是用最少的文字,负载最多的意义,打进读者的心灵最深处。      

非马反复强调:“用最少的文字,负载最多的意义”。

这就是大简。大简的最好概括。

大简,不繁。属于“不着一字,尽得风流”一路。

中国古典诗歌有“简”、“繁”两路之分。

如王维“要言不繁”,王绩“每事问”。王绩相当于画里的工笔,而王维则相当于画里的“大写”。钱钟书先生在《中国诗与中国画》中说:“王维仿佛把王绩的诗痛加剪裁,削多成一。”

画而论,北宗画“堆金积粉”,南宗画“简远高逸”。

非马以“简”入“心”,打入读者心灵深处;而不是在读者步入忘我欣赏之境时,“绊他一脚”。这就不落俗套,见“大美”之心。

我们读过他的《山》,以“父亲的背”造出“山”的意象,图腾华夏民族承受大苦大难而不屈,“仰之弥高”的精神。全诗仅5行,21字。炉火纯青,加字、减字都不行。“意少一字则义阙,句长一言则辞妨”

这就是“大简”。也是“以最经济的手法,表达最丰富的感情”。

《盆栽》4行,22字,尖锐地抨击了那种“跛度一生”,成为摆设的“奴性”人生,呼吁对灵魂自由最高人格精神的追求。

你能作出增、减么?试试。

我们再来读一首《太极拳》:

 

    每天早晨

    总要面向东方

    小心翼翼

    捧起

    被黑夜蛀空了的

    太极

    摩挲推捏

    成一个

    滚红滚红的

    太阳

 

大诗。

短诗写得这样简练而内涵又极丰富的,应算“神品”了。

这里,蕴涵一种美哲学,能启迪人的“灵性”。

中国道家的美哲学是:“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 

“无”是生命的根源。“无”是一个生命体,最大的生命体。生命本体。

一个宇宙,生机盎然的宇宙。

太极,即无极,即宇宙。

“捧起/被黑夜蛀空了的/太极”,以太极拳“摩挲推捏”,是人和宇宙彼此相吮吸的全息活动,即人和宇宙全息。

于是,太阳出来了,人与太阳两相辉耀。

人的心灵里,也升起一轮“滚红滚红的/太阳”。

有形和无形全息,出一种“大浑融”的宇宙精神。

这是非马的创造。大视野,大智慧。

他以此呼唤东方、呼唤祖国:祈希祖国如旭日东升,繁荣富强。

“捧起/被黑夜蛀空了的/太极”,有双重涵义。即除了“太极拳”的涵义外,还营造了一种独创性意象:“被黑夜蛀空了的/太极”,象征曾经多灾多难、贫穷落后的祖国。

“被黑夜蛀空了”包括帝国主义列强侵略、封建专制统治以及人为的种种“干戈”等,把祖国吞噬空了。“太极”也第一次成为“祖国”的代词。

这意象--由贫穷落后而旭日东升的大过程意象,非马第一次创造出来。

以“太极/摩挲推捏”,捧舞起“滚红滚红的/太阳”的具象,也是由非马第一次捕捉到。

语言的新奇,在于意象的创新。

以“简”造出大意象,才是“大简”。

再读《从窗里看雪》:

 

    被冻住歌声的鸟

    飞走时

       掀落了

    枝头

       一片雪

 


此诗18字,大简,大美。

从窗里看雪,看到的是一颗自由不羁的灵魂。

鸟,被冻住了“歌声”,暂时不能再唱;

但它的翅膀可以“飞”,灵魂可以自由翱翔。

它飞走时,还要掀落“枝头/一片雪”,向“雪”作一次小小挑战。

告诉人们:不要怕困难,不要向压力屈服,扬起你的风帆!

诗的语言,有一种概括美。诗的语言的高度概括,是一种艺术抽象;它不同于哲学抽象,它是有“象”的。

艺术抽象将自然具象、社会事象升华,营造出意象。

“简”,便是一种语言的高度概括的美。它由艺术抽象造成。

艺术上的高度概括,便是艺术抽象。艺术抽象抵达了高度,诗才能“简”。

真所谓:“意高”才能“笔简”。

此诗的艺术抽象,叩向了高境。

因此,炼字、炼句、炼象,炼的是艺术抽象能力,不单是文字节约的问题。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