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识别紫禁城 (阅读411次)



 
1
故宫 立在红墙根下 这是标识
恢宏遒劲的书法 附以印刷体英文
白箭头向右 绛红的大立牌
扒在人群散尽的前景 一瞬间的熙攘 
透过回形铁护栏的反光 引领参观 
痛 就垂在两只咬合的瑞兽
流下的金口涎里 那些门钉
装饰的时间的结  向你关闭 阴影契入
所指的方向 与左侧的半个鎏金字相对
出发点 闪亮  而难辨 
雨斑可爱 沿着地脚线 
晴朗的哭 流入土中
 
2
停!压在红线上 仰望歇山顶
飞檐的下巴 看不见的胡子 冰吊的
鼻涕 只在雪后 合于礼仪地哀悼
现在古柳当道 嫩牙放肆
像铁线描 像羌笛 胡笳
冒着“注意交通安全”的路口 滑入
一处庭院 凸面镜嵌在古墙下 
人和车顿时小了 青砖含着灰线 
幽暗地张望 偏殿正门划出的轮椅和红箭
是“出” “入”在哪里并无提示
好路两侧的邪路  已踩塌
不时地滮出泥浆 射击游人裤腿
 
3
古槐的龙爪手 伸向凹凸的城堞
装饰的铜栏圈禁几段雕龙
江山宛然 这台阶不是走的
别的龙 成双成对抢成金锁
烟云一面照壁 在帝国日落处
瓦当和脊兽 吐火 唤雨
把个防风墙也揉成水墨啊
远望这殿 及两侧的卫阙
汉白玉高台 君临于无数
起伏的地砖 荒草 连背包驴友
偶然聚成的队伍  也在斗拱檐柱下
带着来自各地的神情 上访
 
4
黑压压扁平的声音 被檐沟的篦子爬梳
木版印刷物 在文渊阁校书郎的指甲下
漏出草茎 雨痕 幽暗处的不锈钢立杆
有广场卫士的风采 这影调已感染
庭院一角的“此处回头”导向牌
端凝殿 幽幽小门斜靠一拖把
宫女和太监 脂粉香 御膳房大瓮的
泡菜味 好过我 小公务员赶稿的键盘声
我及时掌握了“新话” 我能想象
各种场合的语气 措辞 双腿搭在
办公桌上 随手点开色情页面
伫颜的铅毒 阉人的算计
须将日常抹去 等待赐酒的一刻
 
5
“当心滑跌” 槽口兽一溜儿张嘴
在行道死角 古典诗人从排水沟的落红
联想到 幽怨 生命无用
风雅到禁中 头就白了
这些空间的褶皱与坚定的阶梯并列
向上 却是“禁止烟火”的工地
铁锹斜插在沙上 喷水口歌唱
石材 料桶 草帽 我喜欢这气息
“保护文化遗产” 塑料棚是活的
围起干活的肉体 过客
我恍然觉得我在飘 在这死城中
另一处挂锁的拗折也不想窥探了
攒尖顶闪烁 在内政荒嬉之处
 
6
那广大的 死的崇拜 坏了风水
车水马龙鸣笛放屁 遮颜而过
梁思成伤心之地 到了端门
心就一紧 不敢向前 午门外候斩
听得熟了 谭嗣同却鼓励我继续走 
进入一片叫卖纪念品的广场
莫非是死给他们看的 凝固的交响乐
陡然上升 满眼宫阙
社稷和太庙东西夹卫
一刀一刀地凌迟 为了这两只轮子
大地祖先 能变吗 我再三问他
我哭 当我确定了先贤的祭坛
现在前进就是后退 改良就是复古 
康有为  就是韩愈
这霾城 静息在汉白玉的肌肉内
 
7
丹陛无心 由分段上升的云龙导引
失去黔首的颜色 抵达太和殿的黄琉璃重檐
庑殿顶 正脊扛起五谷黄金
垂脊有仙人指路 十兽扈从
龙:奉天承运 凤:后德母仪
狮:人道昌隆 天马海马
军政通达 獬豸司法 正大光明
狻猊保家宅 狎鱼灭火 
斗牛镇水 行什运风雷
共同拥护这无腿脚 搬不动的龙椅
人心唯危 不舒服 上面坐着虚空
皇帝 已是时间本身了
人群中我看见一个溥仪 掏出介绍信
交给警卫 想插队?后面的人在挤
他那好单位的面孔 凑近御前的仙鹤
 
8
总是那些墙 墙 和“温馨提示”
从太和殿跌落 中和殿射入第九环
允执厥中 革命的修正主义 
在高潮上慢一拍 到了保和殿是第三代
维稳 后继乏力 僵硬无趣 不肯下来
忽然被笑声驱出体外
乾清门广场浅而宽 地面空虚
进门才是内廷 古木参天 花香袭人
浓烈的忧郁静待一个放下负担的男子
他在花丛中迷路了 宁愿独住御书房
太监走动 着急 空洞的身体
在后宫激斗的花蕊之间 不能应对
 
9
珍妃井旁的墙上写着“为人民服务”
吉祥缸刮去鎏金 “禁止吸烟” 光绪的瀛台
稻草人袁世凯和射向它的箭 已腐烂
与此同时 康南海怀揣  衣带诏
与革命党人论战 各地都有刺杀 爆炸
这座城 越来越像囚禁了自身
火烧圆明园之后 幼主还朝 修葺一新
同治中兴 慈禧从戏文中学到忠奸分明的道理
善待曾国藩 放手让左宗棠收复新疆
东交民巷的大使夫人带来西洋宫廷舞
在贝勒和格格们围拥中 老佛爷也上了
摄影术的当 留下一些照片
军机处原来是一狭小门房
在帝国的万里波涛中 踅着身子
筹量北洋舰队和六十大寿 孰轻孰重
而遭受羞辱 像小浮标被大鱼拖到水中央
沉没无踪
 
10
宫殿屏扆 则曰景山 这收尾的一笔
皇权的秀色 与俯瞰的 疯癫的绿
呼应 上有五亭 五星的大小  结构 
万春亭方形三重檐 绿边黄琉璃瓦
携带四小亭 用原地挖出的土
堆成靠椅 抵挡自由的风
吹落皇冠 金水河是此山跃出的虚空
珍珠项链挂在太和殿下颌 
从山巅向正南射出的中轴线 
像平衡索 历代君主战兢兢地行走 而跌倒于 
水晶内部的死 国家大剧院璀璨的美声 
像塞壬 从水中升起 声波所及 
大厦如笋 地王裂土 紫禁城凹陷 
再凹陷 在侏罗纪的丛林中
 
                                                丙申二月初四
 
注:本诗根据方肃同题摄影及游历、阅读经验写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