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恋 人 (阅读4275次)







知道吗我懂得飞的秘密、我一开始就很了解飞。
每当一只鸟从头顶飞过,投向城市或乡村、或
更未可知的前程。我会暗暗地握紧拳头
默默地望空祝福:如果有一棵树愿意承载鸟巢、
如果有一片叶子将为它遮挡风雨,那麽
我的回忆就会从此开始,以飞的速度
瞬间跨越冗长的家居生活
一笔带过、被你“扶上了一条正道。”
在你的故事中,我很少有说话的机会,
我和慧莲无声地从画面中走过,我们携着手走在
偏僻小径上。那是刚入中学的时候,
我们要忍受着同样的饥饿到野地打猪草。
为了家庭的贫寒,我们彼此暗含着情感开始劳动
有时我们抬起头来,向更高的地方看
然后继续弯下腰身苦干。有一天
我们躺在草地上,望着天空飞过的小鸟
再看看远处冒着白烟的城市
我问慧莲:“你想哭吗?”慧莲抬头笑了笑
倒是我不劲事地落下泪来。慧莲笑我像女孩儿
我的脸并未因此而涨红,
我在想关于我们俩的心事。我泪流不止,
甚至哭出声来。
“太阳落山前我们必须赶回家去”
慧莲话音一落就起身走了,我不得不跟在后面
怀想着有一天我们的婚姻、怀想着有一天
我们不再打猪草而是坐在大学的课堂里
红口白牙地开始了前途的描绘——这样的故事,
如果让我重新走进去,我想那将是一个不错的童年,
我会像爱惜书本一样爱惜它。但,
一切都是虚构的,它不是我的童年。
我的童年还在我的回忆中,而回忆
正在某一事件中暗自哭泣,离你的小说太远了。
如果有一天你得机会重新创造了我的恋人,
我一定从此感激你并按照你的指点珍惜她的芳名,
因为,对生活来说这毕竟是不错的故事。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