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郁金香 (阅读5125次)







来自荷兰
或者更远的地方。
乘一艘海盗船,
躲在塑料纸小心覆盖的
暖房。


就像我们弱小的心脏,郁金香,
初春的某一天,
突然塞满整座公园。
对自身的恐惧,
这时候特别明显。


郁金香,我们更容易看见
你那些不为人知的姐妹,
在街区,在老式弄堂,穿一双叶子的拖鞋,
头发上粘着灰——


她在诉说命运。


她或许会有更奇异的气味?
当夜晚降临,独自垂下头
翻动黑暗的百科全书。
对她也被归纳进郁金香科、本草类,
你有何感受?


要知道她不用提醒
也在开花、结仔、繁衍。她不用提醒
也在养育肥胖的女儿,直到枯萎,
当我们排着队
临终告别似地从她面前经过。


短暂的郁金香,宿命的郁金香!
被画进了一幅素饬的画,
但这显然不是她,甚至粉红色,
也许古代是这样,但现在
一切都在变化。


等再见她时,我们会惊讶。
黑色的郁金香,
化过妆的郁金香,就像
我们的思想早已变得古怪、难以理解。
就像我们的嘴唇和指甲
涂满未来的颜色:
蟑螂色的高雅,或者大海魔鬼的湛蓝。


缺乏香气,但我们
可以替代或想像。
我们仿造一件件古董,在博物馆。
在秋天,一把把动人的剑插在田野上。
瞧,郁金香,
我们变得多么坚强!
热爱她,就憧憬着死在她的刀口下。


1998.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