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6.3(39首) (阅读308次)



《夜不闭户》
 
 
我与母亲深夜
走进一片住宅
这个漂亮得有点
离奇的小区
安静极了
母亲终于没有忍住
生产队时就养成的
顺手牵羊的习惯
从一户楼门口
拿了人家一个门垫就走
一紧张
我们迷了路
闯进人家睡觉的屋子
结果可想而知
警察把我们请进了号子
查前科
我没有
母亲虽多
只有我知
很快被放了出来
我边走边生母亲的气
这才惊觉
我们进入的是古代
夜不闭户的
居民区
 
 
 
 
 
《战乱山洞》
 
 
 
战乱时期
一个村的人躲到一个山洞里
缺吃少穿
脏乱到难以想象
即便如此
有的男人甚至成了家
有的少女也找到了合适的对象
终于决战的时刻到了
洞里一个门路广大的人
甚至和敌人内线做了一笔不错的交易
用钱换来一大批刀片
每个成人一把
体健的男人部署在队伍前面
那刀我也拿在手上试了试
顿时浑身一凛
这时丈夫突然出现
用刀点了一下我的肋骨
我知道他是让我先熟悉一下
这件凶器
 
 
 
 
 
《你叫什么名字》
 
 
 
很少开看的QQ上
一个叫Williams的人
要加我好友
我顺手加上
很快便发现他一定是一个信徒
不厌其烦地一遍遍祝我:
上午好,下午好,晚上好
“祝你一个非常特别的早上好”
“你就像来自天堂的祝福”
“可能你注意到美丽的早晨看到阳光的荣耀”
“你叫什么名字”
这个核心问题他问了半个月之久
他说:我叫威廉姆斯
来自美国北卡罗来纳州
艾什维尔
“你叫什么名字”
“你叫什么名字”
他派一个小松鼠送鲜花给我
建议“我们要做一个良好的关系”
他说亲爱的
这很酷
终于,我这个灰乌鸦开口回答
“没有共同的兴趣点
聊天浪费时间啊”
 
 
 
《时差》
 
 
还是QQ好友
我常常不答话的Williams
在4个小时前问我
早上好后
现在又问
“你的晚上,你吃过早餐吗?”
令我大笑不已  
 
 
 
 
 
《淑女》
 
 
 
 
一条腿架在桌上
一罐啤酒抓在手中
我这个淑女
实在颠覆了这个美好的称呼
君子兰开过又谢了
我开过但还没谢
 
现在终于轮到交待
你们关心的另一只手
它握着一管笔在写
曾有一次握它的主人
也就是我
把它误当成了筷子
伸进餐盘
收拾餐厅的大姐盯我半天
乐了
 
 
 
 
《勾兑》
 
 
啤酒喝完了
我抄起丈夫的
白酒桶
倒出来一小杯
往里面兑了点
绿豆汤
兑了点茶水
想了想
又兑了点
东北椴树蜜
不是太辣了
还是有点刺嗓子
但已别有风味
 
 
 
 
《加冕》
 
 
三月最后一天
花开始谢了
三月最后一天
没什么事可干
一个军官
要与我攀谈
一个诗人
要我申请一个国外
创作项目
大西洋和太平洋之间
没有发生地震和战乱
三月最后一天
我想买一条漂亮的裙子
参加自己为自己举行的
秘密加冕
 
 
 
《晴日》
 
 
 
酒店停车场
每辆汽车尾部
反射着一小片阳光
一辆又一辆
它们就这样秘密联手
连成了一个壮观的
阳光剧场
 
 
 
 
 
 
《楼上楼下》
 
 
先生在楼上
给我发了一条微信
漫天红玫瑰叶片
飞洒下来
“祝各位女同胞
三八节快乐”
 
 
 
 
《一只蚂蚁上了六楼》
 
 
 
一只蚂蚁
爬上我的手臂
那么小的生灵
使我不忍心涂炭
我把它顺到桌面
顺到花丛
我想如果它喜欢
可以和我和花
生活一小段时间
 
 
 
 
《马丁的云》
 
 
 
 
马丁爱拍云
早上的云
傍晚的云
维也纳云起云飞
那是马丁的音乐草原
和马丁壮观的
海岸线
 
 
 
《儿子的警告》
 
 
 
儿子已经20岁
但每次我仍沿用
打从他出生就叫的
宝宝儿
气得他总是数落我
小声地警告了
一次又一次
“不许再叫
同学都听见了”
但每次电话接通
我又旧习难改
呼他的乳名
20年是怎么过去的
有时我真是
想不通
 
 
 
 
 
 
《今早吃完两枚煮鸡蛋有此一问》
 
 
 
 
无所不在的WIFI
物质、电流与技术
真的会推动社会继续发展
并把我们带向大同的共产主义吗
 
 
如此丰富 
穿魂越肉
 
 
 
 
 
《不蓝》
 
 
 
对人性的了解
在48岁时
又多了一些
 
桃树的脸又红了 一年一度啊
虽然花还没开
但这还不是早晚的事
 
我在各个屋子里溜达
仿佛天花板能掉下字来
或者相反
 
我长出羽翼
飞上蓝天 哦不  
天其实早已经不蓝
 
 
 
《桌前》(已译)
 
 
 
一本书
叫《周公解梦》
一头蒜
叫宝坻大蒜
宝坻是我的老家
老家原来的全称是
天津市
宝坻县
大唐乡
运家庄
在这个姓运的村上
爷爷是雇农
爸爸是孤儿
我是母亲
第三胎生下的女孩
命不值钱
遂被母亲呼为领弟
被父亲简称小二
 
第一个姐姐
在三岁上病死
母亲说她是我家
唯一的仙女
 
 
 
 
 
 
《盐滩工业城》
 
 
 
院子里的树
年年被剔光头颅
头颅不在
身子立着
倔强而无辜
隔壁别墅区里
白玉兰又开花了
绚烂而美丽
但楼下院子里
白腊树又被一年
一度的春风
剔去了营养不良的
脑袋
 
 
 
 
《美好的事物总是停在高处》
 
 
 
我给玉兰
拍了几张像
给云彩拍了几张
 
我的镜头与地平线
大致呈60度角或者更高
证明我骨子里
仍是一个浪漫主义者
 
或者叫虚无
也对
 
 
 
 
《喜乐》
 
 
迎春
桃花
玉兰
海棠
这是春天
我能见到的
几种花
 
 
君子兰
虎皮兰
吊兰
芦荟
这是室内
独属于我的烂漫
 
 
 
《空行》
 
 
 
脖颈被
坠弯
大概花了
近40年时间
八岁上学
小学
初中
高中
大学
然后是漫长的
自修与写作
终于图书满墙
颈椎受伤
须把书举到头顶
才舒服
这吁请的姿式
顺墙升起
有时侧眼
瞟一下窗外
感觉被我忽略
不计的
外面的生活中
有一位神医
踮脚而行
正被我擦肩
而掠过
 
 
 
 
《日复一日》
 
 
 
 
东屋是床
西屋是电脑
 
从床到电脑
从电脑到床
 
 
 
 
 
 
《行动路线》
 
 
 
整整一周
没下楼了
即使下楼也只去
妈妈住的地方
所以说
不是世界将我遗弃
而是我把世界
拒之防盗门外
 
这时一只硕大的喜鹊
飞来坐在还没长叶的海棠树上
我点燃一支烟
想观察它下一步的行动路线
没想到这家伙比我还懒
整根烟就要吸完
它的屁股还没有
抬起来的打算
 
 
 
 
 
《海中城》
 
 
3月17日
桃花还没有开
春天还不算
真正到来
这个海边的新城
算起来我已呆了
整整20年
盐滩盖起高楼
芦苇变成灯盏
没人关心那些
消失的水鸟
逃荒到哪去了
就像没人关心我
从青年到中年
是怎样一天天
活了过来
 
 
 
 
《两生花》
 
 
 
 
这个春天
憋着开花的是
君子兰
开了又开的
还是君子兰
美是突如其来
是自己吃苦
风景在窗外
干净也开
污浊也开
你看也开
你不看也开
十年一开
百年一开
不过那时
你已不在
 
 
 
《奖赏》
 
 
 
采访一位刑侦队长
他说只要你在互联网上
就是裸奔状态
要想查一个人
太容易了
听完有点不寒而栗
前一段时间新浪告诉我
微博10年
幸运有你
而且已赠了我30支金笔
这些都是当堂证供吗
除了写诗
我在人间并无秘密
好吧  我愿意这样奔下去
直到把羞耻心和畏惧心
都跑成金笔
 
 
 
 
 
《微群》
 
 
老同学
旧同事
纷纷拉我进入
他们设置好的微信群
一通寒暄
情况汇报
生的还在
死的已死
我常常无语
沉默的石头 
填满空出来的
十年
二十年
三十年
 
 
 
《网上故事》
 
 
 
 
一位巴西爷爷
在海边捡到一只
奄奄一息的小企鹅
它被石油糊了一身
又饿又虚弱
老爷爷给它清洗
喂它食物
小企鹅像撒娇的孩子
成了老爷爷的挚爱
老爷爷把活泼健康的它
放回大海
没想到几个月后
小企鹅游了4000公里
回到当初的小岛
并认出了爷爷
小企鹅吻爷爷的皱纹
梳理爷爷的脸颊
就这样小企鹅每年回来
和老爷爷住上
8个月
 
 
 
 
《阳光的魔术》
 
 
 
许多时候
书没看几页
只是坐在阳光里
从上午十点
到下午四点
日在走
而我NO
我像迷路的孩童 
不知把富余的生命
用在何处
又没有足够老
掌握化骨为尘的
魔术
我坐着 
坐在
太阳的亿万光芒里
有点奢侈
又有点无助
 
 
 
 
 
 
《来到理发店》
 
 
 
 
我告诉理发师
20年没来理发店了
他们都不信
我想了一想
其实是12、13年没来
“那你的头发谁给剪”
“自己剪”
“自己怎么剪”
“就揪在一起剪”
“为什么不来理发店”
“怕头受到伤害”
 
 
 
 
 
 
 
《傍晚对着窗外的天空发了一会儿呆》
 
 
 
白云在天
其实已是下午五点
春天真的来了
花朵预已先在天上
演习了一遍又一遍
 
 
 
 
《在地板上躺了三天的书》
 
 
 
 
新买来的《午夜之子》
在客厅地板上摊着
翻开的那页空白处
还有我刚写上的一首短诗
想起它这样敞着肚皮
躺在人间的地板已有3天
这三天里我从它身边
来来回回至少也有30趟
当初它何以摊落地板
我已有点遗忘
但经过30次都没有
将它拾起
足见这个主人是多么地
懒——于折腰
 
 
“人群走过去
一个两个三个
一起有四亿五百零六个人”
午夜之子最后说
 
 
 
《宾西法尼亚之云》
 
 
 
诗人翻译家洪君植
从美国宾西法尼亚
给我发来一组松塔镇
夕阳西下时的照片
他让我猜青色晚霞旁边
那一片黄色的是什么
我说是水  
因比树低
他说那还是云 
太美啦
有时像水墨
有时像油画
他是特意从高速路下车
用手机抓拍
他说他从未见过
这么漂亮的云彩
 
 
 
 
 
 
《对话》(已译)
 
 
 
二月末
君子兰开花了
无臭无味
只是美
橘粉色
夹在对开的
叶片中央
像层层裹护下的
谁的新娘
每天阳光充足
早春已至
院子里
人家的菜苗
也撤去了
塑料大棚
我翻书
到精彩的地方
就念给
安静的君子兰
听一听
 
 
 
《月亮,差等生》
 
 
 
夜里突然醒来
一反我一觉到天亮的习惯
侧目之际
一轮明月
华光满堂
我在心里自言自语
既然你把我吵醒
不管你多亮  多圆
多美
我还是要将你归入差等生
调皮捣蛋鬼
 
 
 
 
 
 
《追梦》
 
 
 
我在梦里追梦
我追不上它
它溜走了
这颗前生
埋伏好的地雷
在我的梦里
设置了一片若隐
若现的
雷区
 
 
 
 
 
 
 
 
《一小点晶莹》
 
 
 
 
有些梦
做了
只是为清除你的理性
云团一样
记不清场景
但你知道
梦里你去了不同的地方
甚至经历了不同的生命
这样的梦
其实就是露珠
被晨阳取走后
只在你心上留下
一丁点晶莹
 
 
 
《鱼》
 
 
 
你们又来入梦
光着黑黑的滑溜的小脑袋
这次好像是在山中
清泉里
我和你各站在水的两头
比赛着谁能捕获
一会滑脱
一会跳跃
谷中空气清新
我们的技术只够截住水流
和在彼此的眼睛里
阅读清亮的流云
时而湛蓝
时而幽深
 
 
 
 
 
《比光线快的》
 
 
 
 
你的声音
穿越洋面
那么清晰
有时我怀疑
飞机和飞鸟都已无法
和科技媲美
它们不可能瞬间
横渡这么多海水
鲸鱼和海豚
凌波微步和宇宙射线
也追之不及
肯定的
 
 
 
 
 
 
《山头》
 
 
一个山头被瞬间炸飞
一个山头女人嚎啕大哭
 
整个山头一个人不剩
整个山头只有一个女人在哭
 
 
 
 
《梦与醒的理由》
 
 
 
昨夜那个
大蛇 黑的
长的 摇摆的
凶猛的
攻击我的
真的如弗洛伊德
所说
代表欲望吗
人生活的
黑夜的世界
如此纷乱
惊恐
有时我醒来
深感庆幸
一湖秋水
出现在梦里
水和鱼
它们静美
游动
等着我捕抓到手
一切都在流走
这才是我不愿
醒来的理由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