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叙 述 (阅读3934次)







我们走出房间
月光尚不能照到走廊上
这一夜没有任何标记
平息我们内心的躁热,再
依次斜掠过不能远望的原野
扯起层层雨雾


接下来上雨中远行的经历
不是集体,而是一个人静静地
在大地上行走,雨笼罩着世界
为个体网开一面。身体和思想
无论谁先行一步都是必要的
只是没有人拦路提问
更没有判定方位的物象
一场雨和
一个人秘密即兴的生存
和话到嘴边又咽回去的幸福感
雨下得太大了,远远看去
很难说那幸福是来自歌声或是来自
解放


那是在太行山中
诗人们聚集的地点叫粮苑
那位瞬间走红的人物是陈泱
我们一层层把她包围起来,那一晚
她就是我们的封面、我们的嘴以及
我们的忧郁。十几双眼睛几乎是
同时闭上的,又同时把生命抛在另一边
这一夜什麽都呈现出了颠狂
像这样的歌声
已经不是歌声,倒应是
梦想的一种。陈泱,你的歌声送我们
过早地入睡,月光照着我们的面孔和世界
歌声依然在继续。这一夜
没有任何凭证、更没有干扰
一支又一支
一程比一程精彩


             1997-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