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 今天的诗歌意义 (阅读670次)



                         今天的诗歌意义

                                   ——在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的讲座提纲

                                                     李成恩

    今天,是一个时间概念,那么我们首先要审视“今天”这个词,它所包含的信息量很大,今天覆盖了旧的时间,以新的面孔面对未来,今天是向前走的,它不会停下来,正如我们的生命永不停息。所以,我认为今天是鲜活的,而不是僵死的时间,今天充满了无限的可能,今天意味着未知的想象。
    北岛、芒克那一代“朦胧诗人”曾经创办过一个诗歌民刊《今天》,现在还在香港出刊。这个刊物在当时的思想解放运动中发出了诗歌的声音,诗歌深度介入了一个时代的巨变,记录了一个时代的精神史。对历史的批判,对人性的反思,让诗歌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成为社会文化的重要部分,从工厂到学校,从军营到农村,那个时代人们最为信任的是诗歌。不管是对现实未来的思考,还是个体情感的诉求,都有经典诗歌作品来代言。顾城的《一代人》:“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北岛的《回答》:“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还有舒婷的《致橡树》:“我如果爱你——/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我如果爱你——/绝不学痴情的鸟儿,/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也不止像泉源,/常年送来清凉的慰籍;/也不止像险峰,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舒婷还有一首被青年读者广为诵读的《神女峰》:“美丽的梦流下美丽的忧伤/人间天上,代代相传/但是,心/真能变成石头吗/为眺望远天的杳鹤/错过无数次春江月明//沿着江岸/金光菊和女贞子的洪流/正煽动新的背叛/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这样的诗句进入了几代读者的阅读史,成为一个时代的精神见证,凡是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走过来的青年,大多对这些诗歌作品很熟悉。我属于1980年代生人,在中学时代开始文学创作时就阅读这些作品,它们成为了我的诗歌传统的一部分。
    诗歌像钉子一样嵌入了那个时代青年的血肉,诗人是那个时代的文化英雄,充当了现实的代言人。进入九十年代,社会发生巨大的转型,轰轰烈烈的经济建设迅速代替了人文思想,由人人都是穷人但阅读诗歌,一夜之间变成人人都是老板但不读诗,诗歌从大众文化生活中退出,丰富的电视电影、网络游戏与泛娱乐化的生活取代了高度诗意化的思想与情感诉求,诗歌被毫不留情地抛到了时代的墙角,人人都可以成为富人,但诗人却不能,这就是自九十年代以来诗歌的命运。
    今天还需要诗歌吗?这是一个残酷的追问,这是一个令人心惊肉跳的追问。其实我们都知道答案:今天不需要诗歌!但残酷的现实击倒我们的同时,我们却发现今天还是需要诗歌。这是一个悖论,这是一个痛苦的现实。
    我们的精神已经被时代裹挟着进入了一个被电子产品、移动互联网填满的新的空间,诗歌在此时反而变得稀缺,机器人可以取代人从事某些工作,但人类不可能丧失心灵,而诗歌是心灵的汁液,诗歌是精神的河流,诗歌是现实的眼泪与欢笑,诗歌是人类情感的容器,当你饥渴时你端起诗歌这杯酒喝下。当然你如果感觉不到精神的贫乏,感觉不到情感的饥渴,你可以暂时不需要诗歌。我相信你需要诗歌的那一天迟早会到来。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的精神生活有多元化的选择,诗歌做为一种高级的精神体操运动,不一定是你需要的,但一个民族不可能没有诗歌,如果没有屈原,没有李白、杜甫,我们的文化会缺失掉多少光芒。“你不需要诗歌”只能是一个愚蠢的结论。一个没有诗意的生活还有何远方可言?一个没有诗意想象的人还有何生机?
   今天永远是新鲜的,但永远是诗意的!海德格尔说:“人类要诗意地栖居于大地之上”,宇宙洪荒,生命奔流,而诗意属于生命本身,我们每一个人每一分每一秒都是诗意的存在,不要对诗意的生命视而不见,不要浪费了我们生命的诗意。
    最后我给大家转述一个韩国导演李沧东的电影《诗》的故事:“六十五岁的老太太杨子美的生活充满了绝望,长期跟自己住在一起的孙子跟六个中学生一起,在化学实验室里轮奸了一名女同学,导致她跳河自杀;她自己得了老年痴呆,已经开始出现健忘的症状;女儿住在外地,自己一个人靠做钟点工过活,每周还要给一个中了风的有钱老头子洗澡做家务。有一天她加入了文学讲座,学习写诗,诗歌可以令她忘记这些生活中的不快。诗歌学习班行将结束时,每个人都需要写一首诗歌交作业。在去自杀的女孩家道歉的途中,她被路上的野花吸引,美丽的诗歌涌上脑海,却遗忘了将要去做的事......放下教条和‘前见’,去重新观察、发现世界,‘格物致知’,得出新的、不同于司空见惯的常识的超越性结论,并用语言‘重新经历’一遍,并写下来,这是诗、哲学等的共同特征。重新打量生活,品味痛苦,就能消解痛苦。”
    诗即觉醒,诗即对自我的发现,通过诗解放了痛苦,获得人性的澄明。热爱诗歌,触摸我们精神的柔软、温暖的那一部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c43a170102x4k2.html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