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非马作品--《雪山文学》 (阅读369次)



 【非马作品】
刊载于《雪山文学》2016年第一期(总第四期),2016年2月27日
 
搁笔亭
 
昔人已乘黄鹤去
此地空馀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
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
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
烟波江上使人愁
                        —崔颢『黄鹤楼』
 
 
相传李白登临黄鹤楼,诗兴大发,正欲题诗,见崔颢诗於壁上,乃搁笔,并有「眼
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之说。
 
 
一定
有更清醒的理由
 
搁笔
乃为了留下空白
让野心勃勃的后来者
涂鸦
 
 
 
 
城市之窗
 
用铁栏割切天空
还以为占有了风景
 
日日夜夜
受禁锢的眼睛
看到的只是
自己那张
龟裂的脸
 
 
情花节
 
1
精心培植
赶在这天清晨盛开
或含苞待放
 
这些玫瑰花
被修剪包装
摆上花店明亮的橱窗
成为鲜艳夺目
身价百倍的
爱情
 
2
带着节庆的欢乐
这些玫瑰花
打扮得漂漂亮亮
在花店的橱窗里张望
努力从来来往往
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男女身上
寻觅爱情
 
 
沙漠之花
 
夕阳下
一株红艳绝伦的花
在腥风臊热中悠悠醒来
 
噩梦里有震耳的雷声横飞的暴雨
履带辘辘子弹呼啸喊爹叫娘
接着是一片死寂
 
后来它记起
它是海市蜃楼中
一株清凉隐现的
小蓝花
 
 
 
杜鹃花
 
淡淡的三月天
杜鹃花开在山坡上
杜鹃花开在小溪旁...
 
一大早,听到有圆润歌喉的妻子,在厨房里轻轻哼起这支熟悉又遥远的曲调,他便知道,前些日子从超市买回来的盆栽,那些含苞待放的杜鹃花,终於绽开了
 
都四月了,芝加哥却仍在下雪,暖气不停地吹。而从电视里日夜喷出的燎原战火,从三月一路延烧过来,更使他感到彻骨的寒。看到杜鹃花苞垂头丧气的样子,他想,杜鹃花大概也同自己一样,移植多年,才突然感到水土不服吧
 
但杜鹃花终於还是开了。电视上报导战事得利,国内民意支持度节节攀升       
 
淡淡的四月天
杜鹃花开在盆栽里...
 
 
 
给一只鸟画像
 
你的头往这边斜
它的头偏往
那边歪
反正它不当
脱衣弄姿的模特
 
就在你挤颜料调色眯眼比划
刚要落笔的时候
它却轻拍翅膀
哗地一声飞走了
撇下
一树的
绿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