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6年的作品 (阅读381次)



(整理中)

      幽独篇

这过度的绿伤害我
还有这林间
与草木伴生的,过深的呼吸
我愿意做那个唤不醒的人
把春光推远
把鸟鸣甩开
我曾冀望把它们都分给穷人
我心已懒,无论读书或理郡
不像眼前这个下石梯的孩子
借力了母亲的手
一步一跳,喊着“一”前行
他还小,还不懂羞愧
不像我
空有一颗征服春天的心



            遁术

我无法心怀豁朗的事物
也难以在怀瘤的枝头,扯喉
唱一支壁立曲

那天他又脱口迸出
“我死之后……”
知道他旧痛来袭,提头去谏
不是说说而已

倔老头,倔老头
我切齿地骂,恨不能倾伊洛之水
浇醒他
枉读诗书,葬送了多少弟子!
远避着他,我半生只修隐身术
只读一本遁书

耻于辨义利
从不怀想------
梦里也曾叩师辞京,飞雪征衣
直奔楚地


              过赣江忆秋旱年旧事

是夜,大桥上行人渐稀
唯一名老者,慢慢摇线轮
要把鱼线放到深处。这是孤独者的活计

性急的也有,那年有人
快舟驶来,开仓赈灾,得罪大小官员
龙颜不悦

江上隐者太多
赣出奇人。我的目光

从《泊可集》移到两江交汇处
惹祸的人还在
披一身芦花立在船头

不是好钓者,不是书生意气
症结,就在他自命为饵
钓稀世孤独


                       山  上

四月,拴住这片林子的
无非一口泉眼
树干上
一滴松脂流不动了,爬行
很快被一只小瓢虫接替
一个口吃的少年是它的前世?
其实送走又一片云之后
它已经明白,留影和对峙
都是无用之举
我的鞋刚刚抖掉那些松针
又结实地套在
古人遗下的一截青藤上


                 望云谷山

我迟早要学会这样爱一座山
而并不走近

在庐峰,薄雾中的清峰
奔流的山涧
都茶烟袅袅地枯淡着
它们没有人类的迷惘

真的都很像我的亲人
每当我抬眼寻找
空谷中总有回应

若干年,我爱着寂寞又惮惧于幽暗
我羞愧,为瞬间的疑虑
为无法替内心
清扫出半亩方塘

在春天真正的孤独者只有一个
迎春将枝条伸展到远处
那是初春最料峭的部分
拱动了愚蒙者如我
心中最沉的一块石头

 

        梅兰山下
        ——致友人,兼致天下爱山人

在本地很少有人这么叫它
去背水,到山上,大家这么说
都懂
怪道没有竹菊
几十万人口的小镇
练瑜伽的人盯着
地产商也盯着,仰望久了就是围城
跟周围越来越不相宜
我爱它松风阵阵
凛然不可欺的样子,不过它坚持不了多少
等到树木也砍伐光
我就去到北方,在无山的都市
劈一座我自己的山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