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5年的作品 (阅读202次)



(整理中)

                                樱 桃

局上闲争战, 人间任是非。
空叫禾樵客, 烂柯不知归。
------(宋)朱熹《烂柯山》

1
我想将它们串起来
配上细丝线。如果有远客
自烂柯山来,我只戴我的樱桃项坠

如果他们小坐片刻
就在空地对弈,我会垂手肃立
神情近似山上,那些面对满园春色
从不胡乱走动的樱桃

2
河界风卷残云
但我的樱桃,配得上世间
最淡定的一局棋

此刻它们和那些舍命的棋子
安于各自的落脚处
不问所终

3
没有人顾得上
欣赏我的樱桃,我只能
将它们含在嘴里
像孕育一首初夏的小诗

4
他们在树下闲敲着棋子
时间也似有若无。哦,樱桃
我几乎要忘了,向一片寂寞的林子
打听一位叫水的诗人

我想请它们问问:当他看着美好者如樱桃
渐渐腐烂并走向寂灭
会不会有点怅然

我时常感知这痛
用我的樱桃心

5
我偶尔会走神,在他们的棋局之外
神游八荒

我不羡蓬莱、靖庐
只想将一群高逸清象的仕女
从晋画中请出并命名为:樱桃

6
这些年我之仰望
无如光明而伟岸的事物

直到连斧柯也化了
直到远客诧问:“何不去?”

我不懊悔空做了禾樵客
也不追问是否有洞室,可通达上天
一切不过是蘑菇石外
无法洞悉的梵净云海

  7
仙境相互感通,人间悲欣交织

幸亏还有樱桃,这些诞生于太阳
质实而世俗的玛瑙
它们是尘间最真的丹药

授我以驱除幽暗之术
我得以结草为庐
并领治自己内心的
七十二福地和十洲三岛

------------------------------------------

                                              玫瑰颂(五首)

◇ 摩天轮

在摩天轮上必须许愿我头一回听说
和谁去坐
想来也不必在意
当对面的女孩说了声缆索
会不会断啊
我们同时坐直了身体
四双眼睛投向高处
我心忽然有了追随
此时山河壮阔,浮云如橡皮
擦去原罪
擦去来不及说的话
谁坐在身边真的不重要了
落日的降调里
有我倒栽葱般的颂词


◇   唱  诗

唱出来的祈祷声一定
比默祷更能直达
今晨的唱诗班
清晰的和声因为溜进我
多出了含混的声部

比我更跑偏的是弥撒时分
与我并肩的左嗓子妇人
令一百只左耳和左肺都想哐当关闭
可我最终一动不动你知道
更愚拙的表达
天父他也从不拒绝


◇   不  遇

我总能穿过近景,看到
一只尚在童年期的猫
它蹲守在屋角,目光有神
仿佛对峙整个巷子的喧闹
我们之间有短暂的眼神交流
我知道正是它感知冷暖的年纪
一个唿哨就可以令它振奋或激怒
然而它等待着,整个童年我都相信
太阳一眨眼,牙膏皮会换来惊喜
我一直在积攒财富和耐心
我的不动产是长夜,只有我和它
——我亲爱的猫咪知道
在上世纪70年代
被水火频频光顾的小屋
穿堂而过的寒气,其实不仅仅是寒气


◇   小叶紫檀

在潘家园,摊主指给我看一个手串
黯淡、呆滞,再无盘活的可能
他说那是不适当的盘玩加上
多余的雨水多余的汗渍
一个音符走到这里跌断了豆芽腿
一个雷电霹出了轨迹再不能更改
我认得那串珠子
清楚它的原木属性也记得它
从前的狂傲
我曾以为苦难中反复摩挲
靠自己也能炼出包浆
那正是我亲近天主之前的模样


◇   耳  背
一个人被发现耳背
比天生一副左嗓子还要糟
担心我的人在大声喊我
迷途的时候喊
道险的时候喊
风撸着我的长鬃
回声扯着我的耳朵喊
而我都听不见

我现在屈膝跪在这里
等待光线穿透玻璃
水重新成为水
我曾经是犟马
现在愿意是鸽子
绕着经堂飞来飞去,多少圈也不累
那是我自己的补赎经
俗世让我一个人来念

----------------------------------------------------------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