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坏学生总是颠倒好学生 (阅读429次)



       
       
        坏学生总是颠倒好学生


                                 ————回乡偶书之二



正是这条老街 我与我独行 独行之后再并行
鞋帮 白铁穿孔 僵硬的脚 轮流 踩呀踩
嗷嗷的牙疼 不出声 眼睛 想掘开路面  
可能 不可能 翻找旧雨点 积雪  
太多的夹层 母亲 锥子
牛腿骨的漩涡 拧紧红麻
斜阳 飞鸟 糖槭叶 马车移走煤灰山 我家门口 对了
你家门口 酸菜缸 脖子扭了茶壶盖
抬高水桶 姐弟俩搞试验 平衡 一直往前走 洒了一些 不要紧
 
坚持 共产主义 垃圾坑 生活 大生产 溜冰
卷烟 自行车 戏匣子 响铃  
拔豆根 割草 刮大风
四小学 多少红鼻尖 两只手闷子打架
钻进去 熊掌交叉 鼻涕虫 
生活委员 杆秤 翘尾巴 女生
空土篮 又交了 油印粪票 高兴 多吃一个
发面饼 起哄 操场 雪堆的麻雀  
树梢穿透太阳 课间操 溜 啃冻柿子 小卖铺 舌头 

霍家店 泥浆 扒苞米 学工 还学农
起立 点名 孙克玉
笑 勉强憋住 窗户外 飞机 险些擦了房脊
扭过身 一排狐狸脸蛋 木芙蓉
报告 小报告 化学反应 讲台 蘸水钢笔 花名册
填表 小业主 无地自容 挺住
翻过去 修正 反修正
从脚上的泥开始 挖 地道战 整块砖 老师说还要
举手 邻居墙头 缺口 越多越好
跑 抓不住 快跑 躲

起拱 躬身 勉强探出一个头 对面 刘海亮了
光洞 穿土衣服 泥猴回到家
母亲报怨的嘴 一声长叹 撇着右边
受表扬 硬说香港是臭虫 不摇头
不眨眼睛 别墅 黑暗势力  
你的脸好看 很不幸 想想 你有个地方  还没洗干净
左依峰戴着羊剪绒 划擦 地炉子 让它发高烧
关门 开门 看烟囱 作文该交了
全体 练习写景 星期四的风 你的很好 但也有的人太空

一股烟尘 起立 主席像 手写体 天天向上
乌拉脚 跺 拖拉机的脚
小儿科 想推走房屋 长条凳 一节课 推开两节
接班 急于长大 快 总是慢
十花街 人群 浮起铸铁
尖刺 高帽子太高了 父亲的头 顶着头顶
流汗 鼓红包 地主后代 跑着哭
撤职 去爱风筝 班长 你的青春痘
挤不完 伸出冻破皮的手  
盘算 拉回天空 麻绳 捆不住北大沟
脏 县医院 怪味 冰 我只能坐着走路 腿 麻痹症

春夜 猫起腰  演电影 房梁上走过王其家
火柴给小鬼带路 被星星绊倒 锯末子
烤烤梨树镇 黄苗子长势良好 宣判 没完成
树稍移动少白头 混入一场大雾
打冷颤 操场 吴宝柱 金影 细腰猎狗 王子中
边缘 杂草  铲 撒白灰 画圈
一圈等于四 外圈 里圈 占便宜
两个大块头 吃了哑巴亏 过剩的力 抬着鼓声
原地踏步 抖肩膀 指挥棒牵着一群小孩 看不见苍蝇

瞎子激动 失眠症 窗户白了猫头鹰
吹洋号 喇叭筒噎住了 红旗飘 凉水的春风
包裹小腿 仪仗队 分组
男女混合 接力 使劲拽住空 马群没跑过太平洋
不可能 拍巴掌 给暴风雨镶金边 接力棒  
手交换手 往上翘 你怎么掉了  
铅球 落 泪珠的坑 揉眼睛    
他好像从来没吃过早饭 转身 卡腰 小个子
总也不服气 硬撑竹竿 高度 1968 别提了
体育教师 调教 坏学生时而颠倒好学生 学习应对 慢性病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