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无 题 (阅读4017次)







她倚在二楼的栏杆上,
在更早一些时间她就陷入了沉思,
这道风景是我早就期待的。
二十年前,那时我正在读中学,
在我们的乡村校舍中没有这高大的楼房、
更没有电铃和饰彩的栏杆,
但它从未阻挡过我的想往。
那些年,我总是在一个阴暗狭小的角落
偷窥每一个我应该尊敬的女人,
更多的时候是针对我的同学、那些乡下妹。
我期望她们有一天
能够走得更远和更美----
至少能像幼蝉一样把身上的烂衣蜕掉。
就像书上说的那样
美女不是出在深山就是出自贫寒的
乡村。但是她们都没能
没能像今天这位少女那样
一个人从乡下突然就占领了城市。
她的野心像花朵在校园中随处开放、
到处都是年轻的风景。这是我
在课堂上所不能发现的。
我的这位弟子淹没在她的同学中
从未靓丽过,就如同她将要经历的生活那样
在没有着落的情况下会突然美丽、突然
淫荡飘逸。已没有人敢对她的将来作出承诺了,
作为她的老师我不可能像批改作业那样
对她横加指责。况且现在我正行走在楼群的下面
身体已渺小到不能再渺小的地步了,
而她在楼上、多麽好的位置感:
不能再短的彩裙,不能再大的双乳。
谁敢说她不是这时代的偶象?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