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6,2诗歌 (阅读304次)






《马来西亚地图》



从白云的国度回来
我便总往天上看
脑袋里云起云飞
还如何与旧日子接轨
一个印着外国字母的信封
躺在桌上
一张马来西亚地图
让我认识崭新的
大陆和海洋
我把国民党残军的故事
告诉每一位亲人
我买的黑皮黑芯的巧克力
依然饱满  坚定
如我无缘相识的
星球的子民




《在泰国海轮上丢鞋子》



鞋子丢了
佛陀罚我
在泰国
国民党残军博物馆
踩石子

“十年北伐
八年抗战
四年内战
叱诧金三角
胜败论狗熊”





《何以真实,何以纯粹》



新加坡的风水
马亚西亚的赌城
泰国的人妖
热带的白云
奔驰的旅游车
行走的我们
华人遍地的邻邦
一场又一场酒店
与机场诗会

山河何以纯粹
诗歌何以真实





《先度己,后度人》



把口语诗比作
小乘佛教的诗人
除了伊沙
还能有谁

把诗人修行
说成是修小乘佛教
除了伊沙
还能有谁





《橡胶床垫》



奥地利诗人维马丁
买的橡胶床垫
飘洋过海
从泰国飞来
过中国海关
听说已从广东飞抵广西
他还将携带着这床巨大的橡胶
辗转上海
然后飞巴黎
再从巴黎倒机
到维也纳
如此爱家和爱床垫的诗人
值得同行诗人们热爱
后来听说他的床垫没能运走
哦,他的橡胶要追在
他的后面
飞了





《你如热爱便不破产》




白天机票改签
多支付了1100元
结果晚上梦到
一下子丢失14万
全部的家当
付诸小偷
但也并没见自己
因此破产



《无题》



我必写出阳光的奥义
叶子有的在长
有的憔悴
我必活过和死过很多次
才赢得今生短暂的停留
爱花木  流水与诗书






《说话之间悲伤已过去》



说说话
悲伤就过去了
这是哪位小说家
教给我的真谛
年三十
我弄撒了妈妈的臭豆腐罐
一下子满室弥漫臭豆腐味
初一
发现新贴的春联卷边
可能是浆糊没打好
结果一副对仗工整的句子
在门框上蜷缩成大红的废墟
儿子的病
弟媳妇的伤腿
妈妈的心脏
我的内分泌
一切的一切
其实只要说说话
就过去了





《雪》



我看着雪
看着雪
雪是停泊在楼区
一辆辆
变白的汽车
雪是一条条
撒过盐后
变成黑糊糊的
马路
雪是白色枯枝上的
小鸟
它们教会我
唱歌




《购买微笑》



梦中那个卖
各种沙发垫的男人
真是喜感啊
一直微笑
一直笑
笑好像已刻在他的脸上
抹都抹不掉
第一次我眼花缭乱
没买他的花垫
他仍然微笑
微笑着把我送出门外
第二次我又前来
发誓要买
他微笑  微笑
微笑地跟在我的身边
介绍着产品的不同功效
哦 我想购买的
其实是他的微笑




《带思想的生物》




明明顺着床的方向睡的
起来已是横陈在床的中央

谁动了我
先生在楼上
屋子静静的

时间早上7:30
我又假装睡去

想试探一下
屋子里还有没有别的
有思想的生物





《诗会》



因为参加心仪的诗会
我生生错过了侄女的婚礼
她有一段时间不爱搭理我

因为参加最好的诗会
我撇下住院的亲人抬腿上了飞机
但他们原谅了我




《正对射线》



西边大楼的
东边玻璃
把晨阳反射

照到并排在西的我
早上睁开眼睛
满室灿烂

我从梦中醒来
手机时间8点
书架上正对射线的几本书

闪闪发亮
天窗处一片辉煌
睡中错过了多少

与神秘射线
交流的机会
我已羞于计算






《无题》





每天坐在窗前
等着树开花
鸟飞来
大雪升为梦幻
泥土催开种子
故园的大门里
两只刺猬从荒草窝爬出
伸个懒腰
到田野觅食





《沉默的少数》




20多年很少联系的
大学同学
建了一个闺蜜微信群
昨天突然将我拉入
她把一张合影
放在群里
初看之下
我只认出了当年
最漂亮的广西同学
其他人仔细辨认
才看出当年的模样
一会她把我的自拍照
放在了上面
她们开始说漂亮了
疑用了亚洲四大妖术
(韩国整容术、泰国人妖术、
日本化妆术、中国PS术)
后来又看出是自拍照
仿佛不可能作假
但眼睛变大了
嘴唇也有点不一样
这些问题
还是没能得到解决
她们一个说
让我出来解释
又怀疑我不会微信
就这样议论到晚上11点
终于暂停蜜聊
我看个满眼
只是没发一言




《噩梦惊醒见飞蝶》



我被困在一个
带铁栅栏的房间里
一个恶汉要抓我
只见他猛地
从两个栅栏空隙往里挤
人越来越扁
眼看就要冲进来
吓得我呼吸停止
跑过去插门关窗
差一点被他逮着
极度惊恐中醒来
瞥见天窗上面的夜空
一个闪光的红色飞行物
瞬间飞过我的视线
消失在茫茫天际




《参观蛇馆》



正当全部人蛇互动
和惊险的表演
就要结束时
站在我旁边的驯蛇师
稍一疏忽
她控制的毒蛇
突然进攻
咬到我的手臂
提前已知
被这样的蛇咬到
必死无疑
我还记得巨痛袭来
记得医生给我
打针  切除
记得整个被咬到的右臂
失去了全部感觉




《全身出梦》




梦掉进黑洞
再也想不起来了
我好像排队
好像在等
梦里我也是守法的女公民
不愿徒劳地对抗制度
而失去有限地
做人的自由
梦里危险丛丛
我是怎样穿越其中
而得以全身而出



《钱的归宿》



监狱判
我和家人斩首
据监狱人员说
这样又快又省事
还节约资金
但要死之人节约资金
意义何在
我在梦里也同样纳闷
想着柜里的存折
会落于谁手
银行里辛辛苦苦积攒的工资
会为谁做嫁衣裳
想到后来
终于长叹一声
在监狱同一排牢房前面
竟然有时间观赏
两个男同性恋
坐于巨大澡盆中
当众表演性爱




《后背发凉》


梦见一个
向我借过钱
但我没给
在城里多年倒腾煤的
老家大婶
她坐在街面上
隔着一条小路
我快速穿过
不想让她发现
但穿过去后
后背发凉
感觉她一定在后面
盯着我看



《为你读诗》


大学毕业后
分配到一家很大的
国营企业
担任过几天
企业广播电台播音
这么多年早忘了
我播出过什么
肯定也意思不大
没想到现在
24年以后
我又用到我的声音
肉体与灵魂的混音
来一首首诵读诗歌
生命中沉默的部分
和有声的部分
它们因诗歌而得以
有了某些联络
甚至结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