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茅山格物九章 (阅读675次)





 茅山①格物九章
 
 
 
《良愿》
 
 
不动声色的良愿像尘埃
傍晚的湖泊呈现靛青色
 
不生疑,鸟在低空
不生变,枯草伏岸
只一会儿,榆树浓得只剩下轮廓
 
迎面而来的老者
脸上有石质的清冷
 
这一切其实并不值得写下
淤泥乌黑柔软
让我想起胎盘
 
我是被自然界的荒凉一口
一口
喂大的。远处
夸张的楼群和霓虹灯加深着它
 
轻霜般完美
轻霜般不能永续
 
 
《冷眼十四行》
 
 
夜雀滑向池中橘红的圆月
静穆的阴影投射在平面上
负责阐释一切阴影的
年轻禅师觉得疲倦——
他为不能平息在词句中
变幻不可控的语调难堪
也为活在一个看不到起点和
终点的暗哑的世界难堪
他知道沉默不可完成
而自我又永难中断
他为一棵樱桃树难堪
为樱桃的不可中止难堪
他看见死者仍在弧线上运动而
每一块湿润的石头都如梦初醒
 
 
《深嗅》
 
 
油菜花伏地而黄
一场小雨结束,油菜花落
杏花落,李花落
凋零的花瓣有如赤子
 
不用作任何努力,第二年
她们都将重返枝头
 
我也将目击更多不幸
我体内废墟会堆得更高
 
他人的。我自己的。和臆想的
 
但乡村的寂静和
统一是体制性的
它甚至会埋藏起自己的
失败
先起身来迎接我的……
 
等这场小雨结束
“无为”二字将在积水中闪光
葛洪医生
请修补我
 
 
《面壁行》
 
 
盘山公路若有若无。我看见
饥饿正散入三月的山林漫游
 
半圆的露珠饿着
土拨鼠饿着,老斑鸠饿着
栎树和乌桕并排饿着
寺院饿着
风饿着
 
早上赶车,忘吃早餐
所以此刻见天下皆饿
野杜鹃饿着
发动机饿着
鱼贯而入的进香者饿着
干旱妨碍着野杜鹃体内
那一碰就疼的
红晕的形成
 
而整座山的饥饿来自
老蕉未展,青虫尚幼
一车的人打着瞌睡
年老诗人擅于假寐
好在我睡得浅,车一颠簸
梦中的我们就立刻凿光
透壁而来
与这一侧的我们合二为一
此时甚好,此地甚好
初阳斜入
欲望的水银柱勃然上升
饥饿略小于我们的胃而
数倍于
我们的眼睛
只有破壁的妄想依然遥不可及
 
 
《无花无果的坟茔》
 
 
半山间一大片坟茔
覆盖的草木全被
铲除
袒露出坚硬的褐土
料想春光葳蕤之时
此处仍将
无花无果
 
对老父亲而言,死亡在
我们这一侧
他的几件旧衣在老家柜子里
仍苦苦支撑着人形
一些瞬间
它仍是温热的
 
对另一世界的花果
我们只有不倦的猜测
有多少来自绝境的问候
需要铭记——
在随手抓起的每一粒土中
老父亲应答着我
像此刻在灶上把米饭正烧得焦黑的
半聋的老母亲
那样
应答着我
 
 
《鸟鸣山涧图》
 
 
那些鸟鸣,那些羽毛
仿佛从枯肠里
缓缓地
向外抚慰着我们
 
随着鸟鸣的移动,野兰花
满山乱跑
几株峭壁上站得稳的
在斧皴法中得以遗传
 
庭院依壁而起,老香榧树
八百余年闭门不出
此刻仰面静吮着
从天而降的花粉
 
而白头鹎闭目敛翅,从岩顶
快速滑向谷底
像是睡着了
快撞上巨石才张翅而避
 
我们在起伏不定的
语调中
也像是睡着了
又本能地避开快速靠近的陷阱
 
 
《硬木之名十四行》
 
 
清恍小雨中跑了几座山
一整天去辨识草木之名
适合做成弓弩的柞木不知冷兵器
时代早已远去,它敞开巨瘤像
溃烂的伤口,阻止着我们靠近
蛇纹木小心翼翼将细枝探向
女游客,它根部的异香吸附
那些从不安分的鼻子。哦,愈创木
黑檀木,铁梨木,有这些名字就够了
一山缄默的好木头。成为灰烬前
从不噼啪作响的硬木,把难言的缄默
均匀散在人世间。但有一种我从
不去寻找,在渺远的另一座山体
这乌黑的硬木包裹着一个老父亲
 
 
 
《植物志》
 
 
植物和女人对触觉有
神奇的记忆力——
一棵梨树这样叙述:
第一次开花那年我
被一个青年僧侣冷漠的
头皮触碰了一下
有一种东西在心里
毛茸茸地就破壳了
我记住了这个灰色背影
我把它从世间风雨
雷电的黑白影像中
小心翼翼剔除出来
单独放在一个
坛子里
不允许任何人触碰他
这就是我的果实甘苦交加
味道如同秘境的来源
而她,一个巴黎女画家
在另一本日记中写道
“二十二年了,一看到这名字
就记起他强韧的手指
我的身体会随之空掉
而且,要空掉很长一段时间”
 
 
《茅山道上》
 
 
僻静山道上我心中
忽然涌出两个句子
“不可度量的居所
无休无止的线条”
低头琢磨半天
不知它们因何而来
 
语言突如其来袭击我们
像正修炼的僧人
时而会大喝一声
“好没由来”……
 
此山好没来由
但山体永固
僧人和蔼
卖香火和小商品的生意兴隆
哪里会来一声断喝?
这一路的绛紫粉红
花开缤纷,汁液磅礴
与别处没有任何不同
 
一切好没由来
除了没头没脑的
这两个句子
 
确实不曾有什么击中我
我仅寄望于平淡支撑起这首诗
 
 
 
2016年3月写,2017年1月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