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6.1诗歌 (阅读348次)



 
 
《在太平洋洗脚》
 
 
太平洋绿色的海水
洗着我的脚心
有乳房有男性器官的“姑娘”们
在睡觉
我的祖国离此两个多小时机程
我的家在被污染的大陆北部海域
它们每一滴水都渴望汇入
镜子一样的太平洋
像我一样
 
 
《马丁不信》
 
 
我请马丁喝啤酒
笨笨请马丁吃榴梿
导游说
它们混起来
等于砒霜
马丁不信
他说年轻时
和朋友们吸大麻玩
别人一会儿就晕了
他吸几个小时都没事
他说在奥地利与捷克接壤的
北部山区
那里种过罂粟
她的姥姥一直活到
102岁 
 
 
 
《马丁在马来西亚》
 
马丁在马来西亚
现在维也纳也许在下雪
马丁不远万里
从奥地利来到南洋
开新诗典诗会
和中国诗人
PK
中文诗
他说回到维也纳
又是一个人
就没有这个能写出汉语诗歌的
环境了
 
 
 
《在马来西亚最后一晚我们打开微信》
 
 
伊沙的儿子
把伊沙屏蔽了
 
湘莲子的女儿
把湘莲子屏蔽了
 
我的儿子
不给我发一条微信
 
 
 
 
《太平洋的鸟》
 
我把诗集起名
《飞越太平洋的鸟》
先是我的书
后是我的人
(鞋)
先后来到太平洋边
如此神奇
和不可思议
它们如波如浪
先我横渡大洋
 
 
 
 
《亲》
 
 
从白云的天堂
回到雾霾的祖国
我看见马路边
是价值观宣传牌
镰刀与斧头在它的旁边
雾霾下幸福生活的国人啊
你们是我的同胞
我的亲人
 
 
《南行记》(一)
 
 
1
鞋子丢在摆渡船上
所以,我在太平洋里
洗了洗脚
 
2
满街佛像
到处人妖
 
3
弟弟的媳妇车祸
躺在医院
儿子嗓子发炎
治疗刚刚开始
我订了新马泰的机票
行程十天
医院里的人
家里的人
临走前只是说
不要惦记家里
在外面好好玩
 
4
刚到曼谷
夜晚入住宾馆
一片透明的白云
从我眼前飘过
当地人三三两两
大巴车一辆又一辆
开进来
喧嚣的曼谷
一片清亮的白云
飞过我窗前
 
5
 
导游,酒店,旅游点
大巴车
一掠而过的树木,桥梁,土地
山河
 
6
麻雀追着我们
从芭提雅追到曼谷
从曼谷追到机场
不用护照
就能飞越国境
 
7
白色的是机壳
红色的是朝霞
银色的是河流
蓝色的是厂房
人间在浓浓烟雾里
我暂时上升
坐于机仓的天堂
把这样一个不透明的人间
给你看
希望你不会失望
 
 
 
 
《南行记》(二)
 
 
 
1
人间烟雾迷漫
所以天堂必须升高
人间欲望满满
所以天堂必须空茫
唵嘛呢叭咪吽
电厂的烟囱
冒着四缕白烟
 
 
2
相知与相慰
一片云与另一片
一滴雨与另一滴
 
3
导游阿富
与导游阿平
都是第三代华裔
阿富是国民党93师后代
阿平祖籍云南傣家
他们口语已相当厉害
他们说泰国以前的“大哥”
是美国
后来是日本
现在是中国
93师后代至今仍有人没拿到
泰国国籍
作为难民被判定在异国他乡
原地流浪
 
4
在泰国
国民80%信仰佛教
领袖画像与佛塔
在街头处处可见
 
5
人妖
寺庙
橡胶在橡胶的林里
金箔在佛陀的金身
 
 
6
檐间的风铃
空中的鸽子
玉做的佛
骑摩托车,住贫民窟
享受免费医疗和免费公交的
泰国人民
 
7
在亚洲性都
泰达芭堤雅
看完东方公主号
人妖表演回来
伊沙说
如果是他
早带儿子弃城
而去
 
8
导游问
团队的人都是白白的皮肤
为什么你是黑黑的
如果你和我一样
是傣族后裔
我就要和你说傣语了
没等我开口
同行的诗友
七嘴八舌地回答
她本来就不是中国人
她是马来西亚
尼泊尔
印度
老挝
巴基斯坦
也许还是更远的
非洲人
 
9
绿树掩映中
旅行车经过曼谷
中国大使馆
导游说
它的前门
一年365天从不开
它的工作人员
都是走后门的
 
10
从曼谷人妖表演的东方公主号
下来
夜已很浓
桥边两个看起来只有
3、4岁的瘦弱小姑娘
穿着小小的俏丽的衣裳
摆臂扭腰
她们的旁边立着大人
应该是收钱的吧
 
11
阿布是国民党残军
93师后人
他的儿子和他一样
也是难民
领难民证
不能上高中
想家而
无家
客居在别人的国度
长着中国少数民族的
脸孔
 
12
飞机停在机场
诗歌飞在天上
 
13
在新加坡上厕所
马桶都是座式的
有的肮脏不堪
浪费了很多纸
进入马来西亚
终于有蹲式的了
心花怒放
立刻觉得
这是一个适合写诗的国度
 
14
马来西亚荷兰红屋
隔河对面是一段中式白墙
墙上是中国书法
上下句对仗
“人间富贵花间露
纸上功名水上沤”
 
15
华人的坟墓
铺在南洋的土地
马六甲的白云
挂在绿树的头顶
马来西亚有一个
三宝殿和一个思乡井
他们把郑和的雕像
竖立在院墙的边上
 
16
总觉得白云在马来西亚
有点浪费
大团大团地挂在晴空之下
对我这个祖国雾霾区里
讨生活的人来说
甚至感到有点虚幻
坐缆车从云顶游乐城下来
云和雾已难分彼此
也就更加如梦如幻
 
17
在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堵城
伊沙说
他不赌博
运气得省着使
 
18
在曼谷拍月
在芭堤雅拍月
在湄南河拍月
在新加坡拍月
在马六甲拍月
在云顶高原拍月
在吉隆坡拍月
 
后来明月追着腾空的飞机
在舷窗里照了一下我的魂魄
 
19
夜行飞机上
我知灯火繁华处
就是人间
它们由正方形,长方形,圆形,多边形
和无数的宽窄线条
组成
生命是点点灯火
生命是一只铁做的大鹏
 
 
 
 
《信神的国度》
 
维马丁的钱包丢在曼谷便利店
返回找时店员们正原地等他来取
泰达是个信佛的国度
 
我的手机忘在马六甲的宾馆
跑回找时服务员正站在门口等我来取
马来西亚是个信仰安拉的国家
 
宋壮壮的提包遗落云顶高原堵城大堂
他也一样拿到了本以为会丢的包
信神如神在啊,哈里路亚
 
 
 
 
 
《追悔》
 
 
追悔到天亮
到梦醒
梦里我说一个前同事的孩子
几岁就能长白头发
同事无言的厌恶和詈骂
我似乎一下子就听到了
后来又发生很多细节
都没有这个“追悔”
来得强烈
 
 
《偷书》
 
梦里
有个单位废弃的图书室
撤了
里面珍贵的图书
任人取走
我随着一两个贼
走进室中
专门捡硬塑的珍藏版图书
偷书三册
返回宿舍
大学时的宿舍
昏暗拥挤
我来到靠窗的铺位
把书放下
没人指认我
甚至没人关心
我惊天动地的壮举
一个人也没有
来问
 
 
 
《女诗人》
 
1
你把孩子带向了死亡
女诗人,你的忧郁症
天才,幻想,爱与恨
丧父之痛
盲目的生命因诗歌
而有了秩序
因写而必须死
女诗人,有爱的生命多像负轭的老牛
 
 
 
2
你脑中只有死亡
你用死亡杀死自己
世界欠了你
还是
本应加倍偿还
痛苦和欢乐
给亲人
给烤箱
 
 
 
 
 
《亲爱的世界》
 
 
让我燃尽
用酒用烟用袅袅香烛
我坐在这木桌边
经年累月,把一个空玻璃瓶子
当灵感
灯光哺育我
一盏台灯照着我的苍白
和我的诗歌
外面有一座大厦高达
三十三层
外面有一种弥天大雾
已升级成现代化的灰霾
我偶尔出门
看一眼世界
看一眼亲爱的树木
和亲爱的鸟雀
只要它们在
我就还活着
疼痛和欢乐啊
它们绵绵不绝
像外面三十三层大楼上
彻夜通明的
灯火
 
 
 
 
《下岗》
 
 
九十年代
国营企业不景气
刚分到工厂不久的我
又被临时下岗
到一个校办小工厂糊本
把单行本装订在一起
做成合订本
设备是原始的
手工操作大部分程序
我粘啊糊啊订啊装啊
一个月后工厂重新召回我们
这些四散做活的员工
有一天,校办工厂送来
二十几元到我住的地方
说是我糊本的工钱
二十元够我买多少张烤饼
数学不好的我
在心里计算了半天
 
 
 
《一双绣花鞋》
 
小时候
听到过一个
一双绣花鞋的
恐怖故事
讲的是国民党残余
女特务
无人的空楼
半夜的声音
吓得我不敢
在存放粮食的西屋
睡觉
对绣花鞋
更是充满莫名的
警惕和恐惧
谁能想到
如今,知天命的岁数
我从网上购得两双
老北京鞋店出品
红和蓝的两双绣花鞋
它们轻盈 美丽
行走在地面
可以像风一样起飞
绣花鞋哦绣花鞋
再不会使我
无端战栗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