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轻轻的阿谁》容浩 (阅读323次)



轻轻的阿谁
 
容浩
 
阿谁一直像个孩子,站在队伍的后面,他轻轻地走动,轻轻地说话,轻轻地微笑。
 
阿谁的诗轻轻的,却有迷人的味道。宏大的事物或者痛,在阿谁那里都变成轻轻的。比如雾霾,这人类肺部的阴影,阿谁也会用爱情把它变成轻轻的:“他吸入一口雾霾/他说我爱你/她呼出一口雾霾/她说我爱你”。
 
是的,归根到底,一切都是轻轻的,石头也会变成土壤,土壤也会变成石头。而我们,都比羽毛还轻。
 
读阿谁的诗就像躺在松软的棉花里,听着他讲那些关于星星的短故事,三言两语之间,看到飞机轻轻地滑过云端,像星星一般闪着光。阿谁仿佛永远是一个孩子,所以他的诗带着孩子的天真、简单、灵动和甜,并带有奇幻的色彩。而这些,又可以在生活中找到相对的倒影。这是他可贵而独特的诗歌品质。
 
阿谁的诗我印象最深刻的有两首,一首是《萤火》:“有些夜里/我睡得很死/那些困在躯壳里的萤火/就欢快地发出光来”。全诗只有四句,却把我们深藏灵魂深处的那一部分轻轻地释放了出来,换一个人或许用千言万语也无法说清楚这一部分在个体生命中的存在和表现形式。“睡得很死”与“欢快地发出光来”相对应,化人生之复杂为简单,把个体带着现实的镣铐却又渴望灵魂舞蹈的矛盾表现得淋漓尽致。另一首是《疼》:“爸爸趴在/两条长凳子/几块木板/搭成的床上/掀开衣服/露出疼痛的腰/他反过手来/指点两下/我就倒了药水/帮他搓起来/不一会/那个地方就滚烫了/我搓得更起劲/好像搓的不是爸爸的腰/而是我自己的命。”阿谁善于描写细节,从而让诗歌有很强的画面感,这首诗写得形象而生动,最后的比喻更是绝妙——你抚摸的地方即是你生命的源头,瞬间击中读者的心灵。
 
轻并非是好与不好的判断标准。阿谁也写了很多轻得似有似无的诗,以致我们知道那些叶子是阿谁的叶子,却不知道哪一张会在风中离开,不知所终。期待看到阿谁在诗歌写作上作更多的尝试。
 
                         
阿谁的诗
 
+++
 
马脸帮
 
马长老
我也有一张马脸
如果你从门缝看到我
请给我开门
大把大把
马的气息
请喷在我脸上
仆人们已经睡下
穿过马粪飘香的走廊
我们去安静的房间
在那里
我将会留下来
一辈子
或者只是这个冬天
你可以不管我
也可以隔一段时间
给我一点马奶喝
 
2015年
 
+++
                                 
邯郸朋友
 
我需要一个邯郸朋友
不是眼前这个老头
我需要一个姑娘
说话爽快
走路好看
我想和她一起走
我们两个
走得一样快
走得一样好看
一路走到邯郸去
 
2014年
 
+++
                             

 
去年这个时候
或者更早
冬天或者是
没有遗憾的夏季
孩子还小
他爸爸在屋里跑又跳
他也想跳
可是他不会跳
他就跺跺脚
 
2014年
 
+++
 

 
好多年
没过性生活的豹子
牙齿快掉光了
 
它临死前
还想爬上那棵大树
再看看周围
有没有其他豹子的踪迹
 
2007年
 
+++
 
他们在雾霾国相爱
 
他吸入一口雾霾
他说我爱你
她呼出一口雾霾
她说我爱你
 
是的
他们相爱
并不能让雾霾减少
 
是的
雾霾国还是雾霾国
但是他们相爱
他们管不了那么多
 
2016年
 
+++   
                                    
敲大海
 
梦见自己
在夜里敲门
很久都没人开
 
门缝里有个声音
问你是谁呀
我说是我
我带你去看大海
 
那个声音回答
你骗鬼呀
我们就住在大海里
 
2006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