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小调•第五个月亮 等诗四首 (阅读249次)



小调•第五个月亮
 
 
正月十五,月亮陪我
从一个站台走向另一个
这是我记忆中的第五个月亮
空气潮湿,昨天下过的小雨
把柏油路面染成黑色,盛放着
时尚主义的灯花
路灯,成列的孤独,一动不动
站在倒春寒的月光里,照耀
冒着新绿的花草和我时短时长的影子
而远处,有些光会突然来临如同
这片城市的突然降临
许多年前,这里还是一座座杂木丛生的
山丘,渺无人迹
在它下面,是春秋战国
是唐宋元明清,治世砖头压着乱世淤泥
挖开消费主义的混凝土,它会展示
一段古典主义的青砖城墙。是的
我们无法拒绝,月亮挂在无凭证的空中
第一个月亮诞生的地方
第二个月亮隐逸在闪烁的灯火中
第三个月亮走进镜子,自怜,起舞
等待第四个奔跑的月亮的救赎,而
只需举起手,它会挂在我的指间
 
 
小调·随夜晚慢慢深入的未来
 
不能确定,这安宁是否属于我们
池塘蛙声,石头上蟋蟀的鸣叫
夜色里安静耸立的建筑,和
雨后清凉的风
 
更多缠着我们的,是
随夜晚慢慢深入的未来
像熟识水性的人,被河底水草缠绕
 
无数时代过去了
一个时代正在老去
我了解他们大同小异的遗言
 
而我们,这个时代的继承人
过着与他们并无二致的日子:
怯懦,深惧生活的无常
怀抱一腔与生俱来的爱国之心
 
也不断寻根,通过族谱与文字
寻求昔日和现今的荣耀,可
拥有荣耀和尊严的事物
人们只关心它的价格和未来升值空间
 
我们以“针挑土”的精神
种下爱与福田
却屡屡被“水淘沙”的恨与祸水冲走
只能弯腰继续劳作,依旧是
在盐碱地和水旱地里讨收成的农民
 
在敌我死活中争斗
在达济穷善中进退
在“物与我皆无尽藏”中安身
有人写下忏悔的文字
却无人来清洗他们的罪恶
 
 
小调·接女儿和儿子放学
 
绕过一口小水塘,再拐一个弯
就到了幼儿园了
我和其他家长,站在铁栅栏外
等待下午5点大门的开启
他们头发花白
背部微驼,有说有笑
青年的我身处其中像一个不协调的音符
在这里我看到了人最和善的一面
他们笑容可掬,犹如不设防的花园
仲春阳光浮在花瓣和草叶上闪闪发光
是的,我喜欢这里
我已极度厌倦
“哒哒”电脑键盘声中的
朝九晚五和一平米的格子桌
奔波于这个城市各个脚落
在语言暴力和
汽车尾气与建筑物的阴影里
过于用力的生活
听生命的钢筋“吧嗒”折断
那些追求的很多事物多多么可笑
上午在会议室
一遍又一遍激励十几年前的自己
下午站在这里,又与二十年后的自己
等待铁栅栏打开
——多完整的一出戏剧
幼儿园里传来杂乱的稚嫩的笑声
偶尔有几位漂亮的女老师匆匆走动
“还有五分钟就下课了。”
香樟树下阳光还好
但聚谈的我们要散了
我们一同翘首以盼,这座小房子深处
走过来的几十年前的自己
 
 
小调·手工主义之夜
 
一盏接一盏
灯光,作为暗夜明证,我们需要
如同一个老套的相声
在平庸的叙述中必需抖落的包袱
“这灯光真美。”
他们漫步其中
赞叹,兴致勃勃地合影,纪念
这里不平凡的美
而另一个某处,另一群人
也在漫步,兴致勃勃地合影,纪念
另一个不平凡的美——
这是必要的快乐
更是一门精致的技术活
他们把灯光
弯曲成记忆或事物的轮廓
在黑暗里凸显
敲开我们大而无当的
激动,作为自然主义的注释
(应该还有爱、传说和历史)
一拔人走了,另一拔人又来了
他们被灯光照亮,还来不及看清面目
又相继隐没在黑暗里,身影幢幢
他们交谈、喜笑、感叹
做着大同小异的手势
恋恋不舍地离去——
这一切多么像一个隐喻,而我
多么希望不是某个隐喻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