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道德经解注》—9 (阅读587次)



九章
 
 
  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锐之,不可长保。
  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
  功遂身退,天之道。
 
  [解译]
 
  持守着“道说”并被它以“自身意识”充满了人的内心,不如早早地就让它停止;让人们不停地测度它揣摩它,让“道说”变得更加清晰、确定、尖锐,必然会让那包裹婴儿的衣物不能长久而自身难保。
  那样,金银玉器装满了屋子,也没有谁能守得住;富有尊贵却轻视忽略了人的“道说”,相当于自己给予自己过失和罪过。
  所有的事情都完成于“自身意识”的后退和退出,这是上天的法则。
 
  [通行译文]
 
  执持盈满,不如适时停止;锋芒锐利,难以保持长久。
  金玉满堂,没人能够守住;富贵到了骄横的程度,那是自己招致灾祸。
  一件事情做的圆满了,就要含藏收敛而退,这是符合自然规律的道理。
 
  [简注]
 
  这一章,作者通过“持而盈之”、“揣而锐之”形象地描述了逻辑学中的“肯定判断”的生成,并通过对人的“道说”意向的概念化和确定性过程以及判断实现的行动性分析,进一步论述了知性及其“道说”的必然社会化和走向实践性的本性,和由此而导致的对于政治统治的危害。作者指明了,如果在政治措施的源头上是提倡而不是禁止“道说”,那么在结局上,必然就会“自遗其咎”。这里的重点还是在于强调不能让民众通过“道说”产生过度的“自我”意识。因为人在内心之中持有着那些意谓世界差异、充满着歧义的概念、词语、观念、认识、知识,并让它们充满了意识生活和社会生活,又不断地在思想意识里揣摩、揣测它们,让它们变得更加清晰、确定和尖锐,必然会导致付诸行动。这就如同心怀里始终揣着无数个要极力向外刺出的利器的人,其在行动性、实践性中必然会刺向社会和他人。这和要用一件“包裹婴儿的衣物”包裹住所有民众,而让他们在精神意识上完全处于“婴儿”状态的政治统治的需要,是相互矛盾的。那么,“金玉满堂”的差异性,必然会被认识到,也必然会被夺取,从而也将失去国家的统治地位。而如果不想这样,那就要遵守“天之道”的“功遂身退”的启示,做到“持而盈之,不如其已”,以消除人的自身意识。
  在这一章里,出现了《道德经》开始以来的第二个“道”字。和作者在前面所说的“道”不一样,这个“道”,在这里应该理解为春秋、战国时期的通常用法,即“道路、道理、原则、法则”的意思。这里的“已”是其本义,“停止”的意思,与《诗·郑风·风雨》“鸡鸣不已”中的“已”同义,“揣”是其本义,“测量,量度”的意思,与《孟子·告子下》“不揣其本而齐其末”中的“揣”同义;“锐”是“锋利”的意思,与《周礼·考工记》“锐喙决吻”中的“锐”同义,“保”是作者使用的双关语,既是指“保存”,还同时通“褓”,指“包裹婴儿的衣物”,与《书·召诰》“夫知保抱携持厥妇子”中的“保”同义;“骄”是“轻视”的意思,与《孟子·离娄下》“骄其妻妾”中的“骄”同义,“遗”是“给予,馈赠”的意思,与《韩非子·五蠹》“相遗以水”中的“遗”同义;“咎”是“过失,罪过”的意思,与《易·系辞》“无咎者,善补过也”、《诗·小雅·伐木》“微我有咎”中的“咎”同义,“功”是“事情,工作”的意思,与《诗·豳风·七月》“嗟我农夫,我稼既同,上入执宫功”、《书·益稷》“惟荒度土功”中的“功”同义;“遂”是“完成,成功”的意思,与《礼记·月令》“上无乏用,百事乃遂”中的“遂”同义。这里所说的“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锐之,不可长保。”整句话都是双关语,既是在说统治者对于其施政方针的总体态度,同时也指具体的对待民众的施政方针。这是作者由其“非常道”、“非常名”的思想以及“断片”式的写作方式,在本书中一个惯用的论述方法。
 
  [学思对照]
 
  本章中所说的“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锐之,不可长保。”庄子在《人世间》中有如下的论述:“且若亦知夫德之所荡而知之所为出乎哉?德荡乎名,知出乎争。名也者,相札也;知也者争之器也。二者凶器, 非所以尽行也……若一志,无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无听之以心而听之以气。听止于耳,心止于符。气也者,虚而待物者也。唯道集虚。虚者,心斋也……绝迹易,无行地难。为人使易以伪,为天使难以伪。闻以有翼飞者矣,未闻以无翼飞者也;闻以有知知者矣,未闻以无知知者也。瞻彼阕者,虚室生白,吉祥止止。夫且不止,是之谓坐驰。夫徇耳目内通而外于心知,鬼神将来舍,而况人乎!是万物之化也,禹、舜之所纽也,伏戏、几蘧之所行终,而况散焉者乎……行事之情而忘其身,何暇至于悦生而恶死!”在这段话里,庄子明确地说明了“自身意识”是人的知识和一切行为的重要的开端,所以,不但要“知”,还要知“知”,要知道“知也者争之器”、“德荡乎名”,因此要自觉地实行“心斋”,尽力地做到“不如其已”。但和其他章节中的类似情况一样,庄子在这篇文章中也仅是“寓言”了本章中的这一句话,而对作者的其他言论未有任何分析性的阐述。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