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道德经解注》—8 (阅读235次)



八章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
   夫唯不争,故无尤。
 
[解译]
 
  最高的善就像水的那种液体形态;水使天地间的万物得到好处而不去和它们争夺高低,争夺利益,处在被大多数人看来不好的那种潮湿荒凉的低处。因此,几乎接近可供人行走的道路,接近人的思维和逻辑规律未尝运作的初始状态。
  那么,对于民众来说,要让他们达到“水”的状态:住,就像水那样选择不好的地方,想,就像水一样,有一个什么都不区分的心理世界,交往,也只针对像水那般的对象,说,每一句也都只是关于真实事实的;反过来,对于政治统治来说:在政务管理中,也要像水那样以“水的原则”为根本进行治理,做事,要行使像水那样的才能和能力去做自己最合适做的,行动,也要以“水的原则”在最合适的时间之内。
    正是因为“不争”,统治才没有过失而民众也没有罪过。
 
[通行译文]
 
  最善的人好像水一样。水善于滋润万物而不与万物相争,停留在众人都不喜欢的地方,所以最接近于“道”。
  最善的人,居处最善于选择地方,心胸善于保持沉静而深不可测,待人善于真诚、友爱和无私,说话善于格守信用,为政善于精简处理,能把国家治理好,处事能够善于发挥所长,行动善于把握时机。
正是因为不争,所以才没有过失。
 
[简注]
 
  作者在本章里明确地提出了逻辑规律、思维形式的纯粹性和普遍概念的绝对无条件和自由。正如在第一章中,作者所提出的“常无—纯粹的无”、“常有—纯粹的有”一样,作者通过对水由于其液态形式而显现为“空无”的描述,然后以“故几于道”做出了对于思维形式的本质说明,从而指出了逻辑规律都是纯粹的,是“空”的,是对于本质的规定和确立而最接近于本质的,随之也阐明了一个在作者看来是真正的和本质性的“水之善”即“人之善”的观点。
  但这还不是作者所要谈论的重点。在这一章里,重点依旧还是要以逻辑学结论推导出作者的政治学观点,这就是:世界上最高的善就像水的那种液体形态一样,它既不是固态的,已经固化成型,不易改变,也不是气态的,虚无缥缈,把握不住,只有水的这种非固非气的形态和性质,才能既服务于天地间那些高飞于苍天的气态之物,又能服务于高居大地的固态之物,并且从不去和它们争夺高低。因此,水的这种性质和由性质所导致的这种行为,已经接近前面谈论的那个“无道说”的状态。
  所以,这就是最好的政治统治下的民众所要处身的政治状态,当然同时也是统治者在进行政治统治时所要坚持的根本原则。如果社会达到了这种状态的话,民众就会因为具有了水的形态和性质,而只会像水一样去实行自己的行为,再也不会去和他人争夺什么,正是因为“不争”,国家才是安定的,民众没有罪过,统治者也没有什么过失。“争”的根源在于“道说”及其逻辑规律,那么,“不争”,就是“无道说”。“无道说”的一个逆向保证,就在于民众的心里从没有那些已经被区分和差异化了并且已经固化的概念,没有那些飘渺不定气态化的意识意向。所以,让民众的自我意识和知识认识,刚好就像液态之水那样,似有似无,不固不气,懵懵懂懂,形不成清晰的意念,引不起充实的欲望,也构不成坚定的行为意志,才是政治的根本。这样,对于政治统治来说,也就无所谓“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而是任何时候都是“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
到这一章,作者已经基本完成了关于“无道说”理论的合法性的全部论述。理解这一章,关键是对“故几于道”这一句的理解。这里的“道”是那个“让道说”范围内的“道”,也即思维形式、逻辑规律。这里的“善”是“好,美好”的意思,指“品质好”,与《国语·晋语》“善,德之建也”、《论语·述而》“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中的“善”同义,“利”是“使得到好处”的意思;“渊”是“深潭”的意思,喻指人的内心意识世界,“恶”是“憎恶”的意思,与《论语·里仁》“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中的“恶”同义;“正”是“政治,政事”,与《墨子·兼爱下》“古者文武为正均分”中的“正”同义;“事”是“做,从事”的意思,与《论语·颜渊》“回虽不敏,请事斯语矣”中的“事”同义,“能”是“才能,能力”的意思,与《诗·小雅·宾之初筵》“各奏尔能”中的“能”同义;“时”是“合时宜的,适时的”的意思,与《庄子·让王》“时雨降矣”中的“时”同义,“尤”是作者按其“非常道”、“非常名”的理论,使用的一个双关语,同时关乎于“统治者”和作为被统治者的“民众”双方,与“统治者”关联时是“过失”的意思,与“民众”关联时则是“罪过”的意思,与《诗·小雅·四月》“废为残贼,莫知其尤”中的“尤”同义;“道”还是一个双关语,既指近乎于陆路的可供人行走的“水路”,同时还指“逻辑规律”。
 
[学思对照]
 
  本章所说的“与善仁”、“动善时”、“事善能”等观点,在《管子·立政》中有如下的具体描述:“十家为什,五家为伍,什伍皆有长焉。筑障塞匿,一道路,博出入……以时开闭。闾有司观出入者,以复于里尉。凡出入不时,衣服不中,圈属群徒,不顺于常者,闾有司见之,复无时……若在长家子弟臣妾属役宾客,则里尉以谯于游宗,游宗以谯于什伍,什伍以谯于长家,谯敬而勿复。一再则宥,三则不赦……相高下,视肥墝,观地宜,明诏期,前后农夫,以时均修焉,使五谷桑麻,皆安其处,由田之事也……劝勉百姓,使力作毋偷,怀乐家室,重去乡里,乡师之事也……使刻镂文采,毋敢造于乡,工师之事也。”这段话所描述的,正是一种对于民众的全方位的统治,以及民众对此般规训的全面接受的政治图景。
  在理论观点上,这一章的论题似乎和孟子《告子上》中“水信无分于东西。无分于上下乎?人性之善也,犹水之就下也。人无有不善,水无有不下。今夫水,搏而跃之,可使过颡;激而行之,可使在山。是岂水之性哉?其势则然也。人之可使为不善,其性亦犹是也。”的言论有关。除此之外,本章似乎还关涉到了《论语·学而》中“道千乘之国,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谨而信,汎爱众,而亲仁。”和《论语·里仁》里“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以及《论语·颜渊》中“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小人反是。”《论语·子张》中“是以君子恶居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等诸多的儒家言论。这都是和作者的观点相反的言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