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对枯枝的赞美 (阅读373次)



对枯枝的赞美
 
这些树掉光了叶子
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桠
月亮升起来
没有怜悯 也不是恩泽
黑色的枝桠姿态完美
覆照着散步的人
 
走了很远  
想了很多
关于死亡
关于爱
头顶的星空给了一些答案
这些枯枝  也给了一些
 
 
 
星光
 
它们亮得出奇。它们的光直抵头顶。
——祖母死了,在这样的夜晚。
 
是出于赞美,还是怜悯?
搭建起通往人间的梯子……
 
 
 
冷风吟
 
现实的残酷性远远胜过
一盆一盆的植物在冷风中冻死
 
我剪去枯萎了的叶片,花朵
我留下土壤,根茎
 
我悄悄为自己
埋下希望
 
温暖的阳光和多情的雨水
带来反复的人世
 
等我老了,就会妥协
——这些流着血的恶,这些飘在空中的虚妄
 
 
 
一个人的郊野
 
听阳光的颗粒,噼里啪啦
打在低处的事物上——
枯了的小草,冻死的虫子的尸体,缓缓闭上的眼睛
 
这是我一个人的郊野
冷风带走了全部绿色
但把阳光,全部留给了我
 
听见骨骼里,传来一阵颤抖 
有什么,迅速蔓延到全身……
 
此时,我不需要人类
只需要这潮水,深深地,将我淹没
 
 
 
赠诗
 
1
 
雾霭中
梦泽湖披上一层薄纱
有风从湖上吹来
但吹不动
渐浓的夜色
 
沿湖行走
听每一个声音
看每一个景象
感觉它们在周围
有着无边无际的友爱
 
2
 
白的黄的菊花
开在窗台
我种它们
是想适应
以后在我的墓地上
你捧着这些熟悉的气味
一步步走来……
 
那时
大概我会喜极而泣
会幸福地
再一次死掉
 
3
 
睡吧 
灯亮着
对黑夜是种刺痛……
 
 
 
最后一片叶子
 
它挂在那儿,在灯光和月光下,
满含悲悯……
 
同伴们都离了枝头,
光秃秃的枝桠上只剩下它,还挂在那儿。
 
——这最坚定,也最绝望的一片。
——这最幸运,也最无奈的一片。
 
最冷的风还没有来,最痛的时刻,还没有来。
它卷起边角,抱着枯萎了的心,等待着……
 
也许下一秒,也许这个夜里,
轻轻地,它就答应了死亡。
 
 
 
父亲
 
从梦中哭醒的人睁开眼
太阳照在南海上
碎银闪烁着,反射到玻璃窗
这明亮广阔的表象世界
怎抵得过黑漆漆的内心?
——父亲刚刚来过
他凝视着他的眼睛,再次叮嘱:
“我很好,好好照顾你妈……”
 
无时无刻,父亲都跟随着自己
从北国出差来到南国
在这临海的酒店里
他竟入梦……
 
没有风浪,窗外的海洋
死一般寂静
是的,父亲走后
他在母亲和他心中的那个位置
就那样空着,再也没有浪花……
 
 
 
对一次饭局的描述
 
桌上的每一个人,都在找机会高谈阔论
嘲讽他人,炫耀自己
虚荣和空大的帽子罩在他们头顶
比墙上的白炽灯还亮
菜式热气腾腾,酒杯推来送去
唯有服务员的小酒窝
荡漾着真实的笑意
 
月亮好多天没有出来了,星辰也是
当这群人走出酒楼
一股冷风,终于使他们闭上了嘴巴
有人捂紧衣服,惊醒似地
望向远方
——除了深沉的黑暗,送来深沉的回声
那天幕下,再没有什么……
 
 
 
深夜,在高速公路上
 
车上坐的五个人都没有说话
汽车一路向南
集体的沉默,加重着夜色
 
从山中出来
有人把脑海中的映像,一遍遍回放
——在封闭的黑暗中,各人自成王国
 
车灯照着前方
道路绵延无际
漂移的车辆像幽灵,布满高速公路
 
居住的小城还很远
五个命运
在冬夜里寂静着,游荡着……



眼睛
 
她一直看着我,清白,冷静。
用那只没有瞎的眼睛。
不过也许是在看这件空屋子,这空屋子里的空。
我进门,她看着我;我坐下,她看着我。
那眼睛里,我看到一条幽深的的隧道,通往那边……
 
上次来见她,她还不在相框里。
她躺在床上,奄奄一息,那只完好的眼睛,装满哀鸣。
 
她要告诉我真相吗?
用她活了九十四年的经验,爱恨,晚年的孤独,
告诉我,活着和死去其实是一条相通的路,
在她的眼睛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