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锁麟囊 (阅读422次)



我拿着一把钥匙,听程派《锁麟囊》

剧情简单,但怎么也打不开
 

有人离开了,有人疯掉

复杂的事情容易找到破绽,满足彼此的虚荣心


我惊艳于张火丁扮演的薛湘灵,她有一种与众不同的美:淡雅和婉约

似有似无之间,点到而止

 

“春秋亭外风雨暴”。写诗的人是个美人蕉

一棵虚拟的柳,在风中,抑扬顿挫,水袖舞来也是颇见功力

 

锁麟囊,锁麟囊,人事无常多难料

不用担心曲终人散,荒郊不见了亭台;那误打误撞的情节刚刚开始
 

生长的继续生长;凋零的独自凋零。一碗水

搁在心里久了,泥沙俱下,哪有什么欣喜和忧伤

 

简直就是老少通吃。反正我是死定了

你从戏里走出来,指着我脸上一道细细的划痕说:破相了

(呵呵,总算是看出来了。我没有白疼你)

 

三界是个锁麟囊。谁入禅境露天机,六时演说《四十二章经》

第十八章,得信根其福无量;第十九章,四大无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