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2· 30首 (阅读324次)




 
《给不在世的姐姐算命》
 
 
姐姐
以前我用书
现在我用电脑
给你算命
给一个不在世的人
算命
这有多荒谬
你得了46分
我得了58分
我们姐妹都没及格
12分之差
你赴黄泉 
我仍在尘世上
懒惰  梦寐  挣扎
姐姐
屏幕雪白
看不到你的音容
你现在的世界
是什么样的
如果也是六十分
才算及格
那我们姐妹的同病相怜
要持续到第几次
轮回
第几又几分之几世
以后
 
 
《原因》
 
十六年了,生活在同一屋檐下
我们仍没有来得及彼此相爱
我知道,这主要原因在我
一个自大又自弃的写诗的——人
 
 
 
《灵魂的颜色》
 
 
昨夜
儿子教我
用电脑测了一下
灵魂的颜色 
它是一只青鸟
蓝色的
过度压抑
聪明
内心深处的孤独感
没有人能理解
看来仙女她了解我
并不等我伸手
就虚拟出一只
小小青鸟
好使我有希望飞出
那迷雾的
现代的
镜子,树苗,南瓜的
林沼
 
 
 
《芳邻》
 
 
 
隔着马路
我住的小区对面
是一片高档别墅
以前很容易从大门混入
后来保安便阻止了
再后来干脆安装了电子锁
里面的人才有钥匙打开
外面的人想进已根本不可能
 
最初这片别墅区用高矮相同的柏树做篱笆
也是密不透风,后来篱笆的里面加了铁丝网
别说是人,狗也难以钻进
 
别墅区里的鸡,狗,玉兰和泡桐
一到四月灿烂如雪,我呆呆望着
有时以为是身在梦中
 
 
 
 
《我抱着我的键盘》
 
 
像抱着人人害怕的原子弹
我抱着我的黑色键盘
上床,你抱着我菲薄的
尘世爱恋
这些天书上帝也未必会读
我抱着它可能变换出来的
词与词的组合连缀
像抱着我儿时联的梦
我抱着它敲击,敲击 
把黑色的命敲出血来
 
 
《惊魂》
 
 
夜里又被一条
会说话的蛇吓醒
 
夜里,它立着巨大的三角脑袋
晃着碧绿弯曲漫长无尽的身子
问:看你还敢写
 
 
《死于上学》
 
 
 
陶贵能,陈国林,何世兵,文永毅,陶贵永,常宗国,张友前,蒋恩洪,马征明
——以上男
李宗琴,何世荣,邝丰孟,常成玉,常倩,黄琼,常成娥,赵启凤,罗碧
——以上女
2012年10月彝良县龙海乡镇河村油房村民小组发生山体滑坡
这18个假期补课的孩子被泥石流淹没死于上学
 
 
 
《二手模特》
 
 
 
网上登出一条消息
二手模特转让
雪白雪白的石膏
已具有人的形状
乳房
眉目
大腿
光秃秃立于虚拟的页面
有时我想它是
替我们在赤祼
有时我想它是
替我们无所顾忌
光着耀眼  修长
雪白的身躯
 
 
 
《抢购蜡烛》
 
打通乡下母亲电话
她告诉我世界末日
就要来了
邻居都在买
蜡烛和火柴
她刚知道
所以也跟着买了
我一听就笑了
如果真有末日
几根蜡烛能拦住什么
我把这意思说给母亲
放下电话又觉得不对
蜡烛虽微
毕竟也是一种
带亮的希望
何况既是末日
一根稻草恐怕都是
茫茫宇宙  
旋转  救命  
微缩的星系
 
 
《梦中成佛》
 
 
当我赶到
隔着窗子看到几个人正用木棒打一个
亲近的人
需用多少棍
人可以死
身首分离  脑浆崩裂
当我哀求刽子手时
我想不好下一步会发生什么
他们放了垂死的人对付我
还是用我的受辱
使他们成佛
 
 
 
 
 
《撞上栏杆》
 
 
和汽车  化学武器  核电站
种族仇恨  山川河海  转基因食品
走兽与飞禽
共同生活的这颗星球
还会继续旋转多少年
走在路上  忧喜轮回
瞬息万变
我知道  是我的一念
使两只黄蝴蝶飞舞
使火车开来  撞上拦杆
 
 
 
《愤怒的一条》
 
 
 
路上的阳光,狗屎,一氧化碳,二氧化硫
紫外线,臭氧,垃圾桶
路上的裙子,短裤,皮鞋,提包,口罩
永世不得安宁的马路
我是其中愤怒的一条
 
 
 
 
《西区》
 
 
 
蝴蝶
芦苇

三只被生人吓得躲在设备屋后的小狗
棉花
剥了皮的玉米
堆山上的树
野鸭
喜鹊
羊啼
 
一根钓线
悬在空中
最细的杀手
近乎于
无形
 
 
 
《魔术》
 
 
从沙中取出黄金
从云里取出丝绸
从空中取出无
从有中取出
不曾
 
从蓝里取出青鸟和流水
从梦里取出侥幸
 
 
 
 
《作废的速度》
 
 
 
何时能把这些废弃公文纸的背面用诗歌填满
我不可能追上它们作废的速度
我拚命在写有时深刻  有时肤浅
但其实大部分时候只是为了追赶公文纸废弃的背面
 
 
 
《骷髅》
 
在X光片上
我终于见到
自己的骷髅
颈椎增生
医生诊断问题还不大
属于30岁以后中年人的常见病
双眼处是两个窟窿
下巴,当然如果仍可以这样称呼的话
之上,是嘴它是另一个
窟窿。所谓的脖子不过是
一节一节见不到有什么
粘合物的石头
如果真是石头倒更坚固
哦,我的肩膀
它们的确签在我的名下
反而成为两座
孤立的坟丘
 
 
 
 
《公园》
 
 
溜狗的人
偷情的人
看娃娃的人
练太极拳的人
抖空竹的人
午休转圈的人
原来还有一个
从早到晚
走公园的疯女人
她在某一天突然消失
使我觉得整个园中
再没有什么神秘
可言
 
 
《女疯》
 
 
当我以为你会从此
一直走下去 走到死
突然有一天你不在了
不在你风雨不误的花园里
反着白光的小路
一天也不见你轻轻晃动的影子
覆盖疯狂的阳光
随你一起消失的事物
一定还有什么
我将永不可能知道
 
 
 
《大黑蚁》
 
 
比普通蚂蚁大
二三十倍的大黑蚁  
两个两个抱成一团
我说它们在打架
儿子说它们在交配
 
 
《池中鼠》
 
走近才发现
池水中一只死老鼠
肚子圆圆的
死亡使它的胡须一根根飘荡
 
 
《狐》
 
这样的尘世
并非如我所愿
我常常自问
那些可以交流
和互慰的同类
都去了哪里
这破败的花园
怎能终了此生
但胆小的我
又从不敢妄动
有一个中午
女人站在园中小路
两行冬青之间
我发现她时
躲避已晚
双腿已飞动
她如此警觉
我感到她的目光
追随着我的身影
花园小屋里
男女园工说说笑笑
我跑进狭小的院子
他们竟全然不察
当我藏好身体
她还望着我的方向
心有所感 
我呆立无声
不知过了多久
她向远处走去
这一次我望着她越来
越远的深色衣衫
有一瞬间那么恍惚
不知应化身其中
还是重回孤独
哦嗬,做一只狐
我有多少
不甘
 
 
《进步》
 
 
路过灌木丛时
你在想人如灌木丛就好了
 
路过一排树时
你在想人如这些树就好了
 
路过喷了你一鼻孔尾气的汽车时
你在想什么时候世界进步到
没有汽车就好了
 
 
 
 
 
《妈妈,什么样的痛苦能将我超度》
 
 
我怎么可能知道这世界怎么了
我怎么可能一按按钮一切就都飞了
人,车,道路,楼房,中国,美国
叙利亚,伊拉克,首脑,会议桌
狗尾巴草,太阳花
我怎么可能一睁开眼人间已千年当年的棋子已腐烂
而我的故乡已无人可认
我怎么可能独自恋爱独自活成宇宙洪荒沧海桑田
我怎么可能爱鄙视我的世界和鄙视我的人
怎么可能四海一家见个人就说是兄弟姐妹
我怎么可能一觉醒来已游遍了来世今生东西南北的极乐境界
我怎么可能自己给自己下药说一切都会好的
忧伤会好性会好爱情会好斑痕会好诗以及俗世都会好
我怎么可能做一个从一而终的出家者山林人一个人修补好大地山河
我怎么可能阻止这个世界烂下去
我怎么可能还是我四十四年地球已经过多少次洗牌
我手中仍握着的是当初哪一颗花色
 
 
 
《致茨维塔耶娃》
 
 
你的小女儿
在保育院饿死了
你在俄罗斯的阁楼
生产着诗篇
纯粹的工匠
不知道什么是休息
也不知道生活为何物
只有感情是触目惊心的
只有寒冷逼迫你点燃壁炉
你可以没有面包 牛奶
没有象样的衣服和书桌
但你无法不倾诉
你不能没有那带动雪水
成为河流的冲动
所以诗歌对你
也是有血有肉的生命
经由它白杨扎根在风雪的路口
爱情飘扬在罗西明朗的睛空
 
你不喜欢汽车  报纸
喧嚣的城市
后来经历的时代
早生76年
我恐怕也是
现在,我大步流星
并不是学你
我写诗也不再有你
祟高的使命意识
玛丽娜,受难的缪斯
你把精神定格在高于地面
天空最下面那一层
你承认自己并不信宗教
所以你的天堂也便很低
你使我每当仰望
便有了足够的空间
和高度的拥挤
因我一直是贴地在飞
 
见一个爱一个
你的心究竟有多孤独
好在你爱的人差不多都很优秀
爱情是你歌咏的火种
女诗人,你心中藏着一个
火焰的地窑
但或许你不应该走,撤出莫斯科
不过反正早晚也逃不过清洗
包围和饥饿,你对自己的命运早有预感
支持一个诗人生存的力量
你的草稿本
但你的莫斯科它不让你再写
玛丽娜,如果给你
我的时代
是不是会好一些
你创作丰美壮丽的诗篇
我替你飘泊
困顿,无可依赖
甚至留个字条告诉儿子
虽然仍爱,但已身陷绝境
毕竟高处的钩子是提起自己的
最后一次举重
 
 
 《再致茨维塔耶娃》
 
 
“还有一件事让我心酸,今晚
尾随西沉的太阳,长途跋涉,
就为了终于能够跟你相见——
    我穿越了整整一百年”
 
哦,我的英雄,我的诗歌姊妹
我距离你的一百年还有24圈年轮
请让我用这24年来追赶,如你一样
 
尾随西沉的太阳,长途跋涉
就为了终于能够跟你相见
 
 
 
《献给阿赫玛托娃》
 
 

我没有那个
隆起的高度
阿赫玛托玛,A.A
或N.N,延用你的女友
丘科夫斯卡娅对你的简称
她也爱着你
描述每次见面你的容颜
穿着和气质 
她能背诵你许多诗篇
背过后你再用火焰
将它们点燃
 

你的东方
和我的东方
你的战争饥饿死亡
我的文革结束,白猫黑猫和跑步进入小康
时代真得在前进吗
我怎么觉得我活得 -
不如你
你在居无定所时朗诵
没有面包时写诗
人们对诗歌的痴迷有着多么深的
怀念之意
排队六小时购买你的诗集
 

当回首往事
当独异的生命归于终结
你说你是幸福的
你经历了祖国的种种事件
并始终用诗歌和她联系在一起
这一点没有谁能超过你
伟大有几种
你又占了其中的绝大部分成份
 
 
 
《送书人把普拉斯磕破了》
 
 
为什么你到来就是破的
书脊上,我捧你在手中
心疼地抚平,它再绽开
我再抚平,伤口一旦形成
就永远也好不了了吗
普拉斯,我看见你笑着
打开熄灭自己
和火焰的开关
 
 
 
 
 
《风眼》
 
我,蚂蚁,海棠
将雨前的风眼
我把头后仰到平行于地表
我看到了麻雀,空调机
无花果树,菜地
结了穗的草
一架飞机低空飞着它差不多
占据了上帝的跑道
 
 
 
 
 
 
《静夜花朵》
 
 
一个本子
静静开放在我窗前的桌上
夜晚的昏暗中
它的轮阔却异常分明
打开的两页中间
放着笔
此时没有月华如水
没有梦寐和指令
但它摊开,在夜晚
轮阔分明
等我陈述
 
 
 
 
《准备送母亲回乡》
 
 
从此又开始往老家跑
一趟一趟,看我的树苗
韭菜,葱,桃子和枣
风月,白杨和嘎嘎叫的喜鹊
臭水坑早晚会漫漫消失
老柳树是它曾经的堤坝
逃跑的刺猬只得再次逃跑
逃跑的我还有多少年
成为故园的尘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