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3· 65首 (阅读239次)




 
 
《海棠花开》
 
 
海棠花开了
在楼前的院子里
不多不少  十五棵
全部盛放
隔壁人家装修的电钻声声
而它们悠闲  自在
一年一度
摇摆在春风中
它们的后方有一株无花果树
它们的前方有几棵白腊
而它们的前世
这人怎么可能知道
 
 
每年海棠开时
就是我该得病的时候了
一个冬天积累的火
化为嘴唇口内喉咙里的溃烂
一个肿着一边脸的女人
对着越开越好看的花
自惭形秽
但这不也是另外一种
——恩遇和感怀
哦亲爱的  这煽情里面
其实有多少苍茫之感
 
 
说话间一只麻雀来了
停在它的上面
一片夕阳的光来了
停在它的上面
它们水乳交融我却在这一刻
生出那么一点嫉妒  对美还是
对流逝  对初始的洪荒
还是对生命的无望
嘿宇宙  我是你无边无际中的一只小鸟
我吟着我的谢意
它们也是风中那一枝枝海棠
 
《鼠钞》
 
 
母亲把我和弟弟给的
花不完的钱
藏在了厢房柴垛里
过一阵儿想起再打开看时
老鼠已将其中三张
咬成了凹凸不齐的月芽儿
我把它们带到城市
带到银行
工作人员让我来粘
够一张钞票的1/2就
换给我一半的钱
于是300元鼠币
换来100元新钞
我用阳光照了照
是真的,那上面有崭新的
伟人像
 
 
《一天》
 
有时我欣赏外国女人
有时我上淘宝
有时我抱着垃圾回家
有时我的半码垫伸出鞋外
 
 
《轻蓝》
 
 
 
当河水静流入海
车过长桥
母亲  我做过什么
你使我仍在世间
看无数汽车驶过桥梁
无数的水流成
千古不易  此刻
水面上的轻蓝
 
 
《重新为人》
 
 
每天凌晨鸟鸣把我唤醒
它们夜里也在叫吗
 
当我睡去世界发生过怎样的改变
这不绝的鸟声是要
 
让我回到鸟
还是令我再为人
 
 
《夜照》
 
这亮如白昼的夜
是要给我的梦拍照吗
我努力闭上眼睛
害怕茫茫宇宙
不给我底片和胶卷
不派人来告诉我
梦中发生的事情
 
 
 
 
《卷烟》
 
 
我学会了
在天空由蓝变紫
暮色笼罩
城市变得灰茫时
在阳台
用细薄的卷烟纸
卷一个小小的
松懈的烟卷
打火机一次次点火
但它们很难引燃
像初学写诗时一样
我热情而笨拙
为一次次
痛快淋漓的燃烧
不惜以手指和嘴唇
碰触火焰
 
 
《轻轨的轻是指它的局限还是速度》
 
两个年轻的恋人
在轻轨上缠绵  
缱绻  我看了又看
知道这样的幸福
今生我已不会再有
我有的将更虚无
但好像又不仅是文字
不仅是书
是啊如果生命将尽
剩下的会是什么
我问自己,问自己
快速前进的一节节车厢
一定也在这样问着
黑暗中的铁轨
 
 
《如花开放》
 
 
 
可能是没盖好盖子吧
高压锅在沸腾前后极短的时间内
爆炸了
冲毁了煤气灶四周的罩子
炸碎了玻璃和抽油烟机
顺便用热汤烫了丈夫先生的头皮
让他们(它们)生气的是
事后我固执地以为
那是物质人间又一朵花儿
绽开
 
 
《鲜红》
 
那悬挂着红色石榴的石榴树
长在小区居民家的门口
小小的私搭院落,楼与楼之间
十月,石榴全部红了
太阳一样鲜红
晚霞一样鲜红
在绿叶中间它们骄傲地挺着胸脯
醉酒的美人和男子汉
旗帜一样,心一样
疯子一样的鲜红啊
让我立刻想从这世上逃走
 
 
 
 
《逃离德黑兰》
 
 
观音
你今天居然是流泪的
净瓶无水
可能人间
也无可拯救之人
我在看一部电影
名字叫逃离德黑兰
杀戮和拯救的背后
公义与利益的头上
(每个人与每个人的孤独与爱意之间)
是虚无缥缈的
阿尔戈号
 
 
《广告做到这个份上我已经服了》
 
 
 
一个卖假发票的
给我邮箱发信
题目居然是——“总有一天海水和泪水都是甜的”
 
 
 
《吗哪》
 
 
令我喜悦一直以为
是天地灵气所化 
婉转流动的
——麻雀
在人行道上啄着
一小截冻硬的狗屎
 
外层已啄开
露出里面金黄的,松软的部分
曾有一瞬
我以为国将不国
天也非天了
当然我知道
——人
也曾吃过
在形势需要或真的
疯了的时候
 
当我走过
它们已集体上树
我怀疑刚才我看错了
我怀疑那只是一团腐败的花
菜市场上的弃物
或者上帝重新发明的
一种吗哪
 
 
 
《温暖》
 
 
蓝色的夜空里
一无所见
一无所见
我叨着烟卷
使微热上升
上升
直到夜蓝的深处
直到那一无所有
 
 
《互调》
 
 
 
有雾时的城市灯火
就是天空倒灌
就是星星坠落人间
而原本的人间不知于何时
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得以
带着它全部的辎重和破烂  
升入高处的黑暗
 
 
《秋后蚊》
 
 
蚊子登堂入室
发出决斗警告
 
黑暗中我准备好手掌
它准备好利刺
 
无论对手消灭与否
我都会先给自己一记耳光
 
是的一记又一记
汇成今生唯一的交响
 
 
《麻雀八行》
 
 
撒在阳台上的小米
麻雀并未来吃
 
它们还是经常来
站在不锈钢护栏上
唱歌或者交谈
 
满阳台的花草
想必也能愉悦
它们的精神
 
手上有小米的人
对头脑里有生活的麻雀能有何益
 
 
 
《听邢非谈到空性》
 
 
 
秋雨洗净了大街但洗不净
每秒种都在流水般驶过大街的人流和汽车
我让雨浇着从脸到衣服到鞋子
直到秋水浸凉了这具四十五岁的骨骼
 
 
 
《字纸》
 
当太阳照我
我的昨日,今日
和来日
 
这么多年它不知
我虚拟般地活着
仿佛一张迎风起飞的
字纸
 
 
《妈系》
 
我是一个
十七岁少年的

当然我本身
也有妈
我妈的上面
还有妈
明年大概就九十岁了
九十岁
七十岁
四十六岁
十八岁
瞧  一个世纪
就这样过去
 
 
《清晨即景》
 
一只蚊子
碰了碰我的碗沿
旋即飞走
哪只空中之手
赐我风景
虽微细渺小
我已知足
 
相比于这机械的
电子的尘世
我更爱每个清晨
一只蚊子仿佛身负使命
(或者能不噬血)
碰一碰我的碗沿
唱或不唱地
湮灭于宇宙深处
 
 
 
 
《别墅区里的狗》
 
 
害怕进别墅区
主要是因为
那些护栏里昼夜
值班的狗
凶恶 忠诚
再加上盯牢你
连续地跑动
咆哮与低吼
往往一瞬间
我已全部交待
本人只是经过
只是经过
没有非分企图
请你们息怒 息怒
不要越过栏杆
我这就走 这就走
请允许我
不突然加快脚步
 
 
 
《雪世》
 
 
纷纷
扬扬

我听到
小鸟的
歌唱
 
 
《作记》
 
 
烟火烧着了我的衣袖
烫热我的皮肤
所以今日别于往日
往日也必别于来日
 
 
《悲欣》
 
迷惘
两条岔路
生命本有的矛盾
倓虚法师文汇
一支烟
天气晴好
空中蔚蓝
雪还有
脑中昏乱
安妮 塞克斯顿
灵魂和死亡的
安非他命
悲欣
 
 
《徒步者日行记》
 
吸着加了铅的空气
看着飞驰不息的车流
不愿去想
如果以这样的速度
 
不舍朝夕的开下去
一直加,一直加速
那么某一天醒来的
某一个清晨
 
是否就会有消息传来
那最快的一批车轮
已率先滚到
人类的终点
 
 
《月亮变圆的晚上》
 
 
今晚
一切
历历在目
惟愿
脱胎换骨
 
好澄澈
好能飞
圆缺有时
奉行铁的
纪律
 
 
《新闻》
 
开机
见新闻
陕西数万蓝狐被杀
剥皮
上一天看到的是澳洲羊的宰杀场
无头羊吊在梁上
工人在用一种刀具横扫
一天三千只
 
 
 
《十一去蓟县山中归后作》
 
其实我多想写写森林
写写寂静
但城中没有
 
柏油路已铺到山上
汽车也是
我看到松鼠在枝叶间闪烁
我看到雀鸟在林中唱歌
 
幸好
幸好
 
 
 
《猜度》
 
 
对面小区
七层楼里
一颗脑袋
凭窗远望
与我一样
我稍稍往暗处
缩了缩
两个凭窗而望的人
肯定不想
彼此看到
 
 
 
《拯救从来不曾抵达你的阁楼——致我的诗歌大师费尔南多·佩索阿》
 
 
你都没能组织起一个家庭
使你暂时摆脱日夜嚣腾着的灵魂和自我
自我如此沉重
让你不堪重负
 
一颗心灵受伤了
一座大山和整个的国度
都再也不能弥补
哦 大师
 
也许如此你才名符其实
可这样的代价未免过于惨痛
你慢长的阁楼和疾病
你慢长的自我解释与自我说服
 
 
 
 
《如果我把树称作亲人希望亲人们不会嫉妒》
 
 
抱着一棵树
如抱着命里的亲人
即使今生的亲人
有几个是可以
无言以对
而血脉交流
 
 
 
《因频繁死亡发誓不买的金鱼今天又买来16条》
 
十元两只
十五元四只
十元十只
分三缸养育
从大到小
从黑到红到白
主色是水
水的透明魂魄
让它们觉不到
空虚
 
 
《也许是光的作用也许是幻觉独自运行》
 
 
傍晚的霞光里
鱼在吞吃玻璃
鱼在吞吃玻璃
君子兰和小叶榕
可以作证
 
 
 
《清晨抬头间被壮丽的天景震住》
 
 
早上八点
一只鸟
从我的窗前
飞过  随后
两只
三只
天空这么蓝
我无话可说
我无言以对
 
 
 
《老家炕头做的梦将我的忧虑一扫而光》
 
 
 
惟有此梦
(原谅我不说)
可能会滋养我
整个后半生
虽然梦境也并非
完美
但足够了
已经足够
与水有关
鱼与水
多么古老的意象
它又重新点亮
我的生命
 
 
 
《胡导》
 
 
儿子把我们“导”上山后
自己下山了
 
我往2500米后的山顶奔去
为与儿子相遇
 
两小时后,山下停车场
见到石头上悠闲打坐的儿子
 
这样的旅行似乎各得其所人循山上下
而难缠的山蚊仍留给身后绵绵的青山
 
 
 
 
《微暗的火》
 
生于农村,死于城市
你可以代表几成中国人的命运
 
身体里累积着城市的“毒”
而乡村早已切断你的生机
 
燃一根烟在狭小的阳台“花园”
这微亮是否可以加入宇宙的秩序
 
 
 
《书房》
 
我用大象
挡住观音
 
我用观音
挡住圣母
 
我用圣母
挡住一只
 
废弃的电子
计算器
 
 
《写给你》
 
 
握着你的名片
我并没打电话给你
多年前我们同桌而饮
多年后你差不多已是凉山
众多苦难孩子的母亲
一次次送去捐钱捐物
不辞劳苦
你有一颗博爱慈悯的良心
让我望尘莫及
甚至在文字在诗里
我都没有为苦难多填两笔
我知道的女圣者
印度有特丽萨嬷嬷
中国有你
而今而后
我吟诗作赋
有用无用
总得有一首
呈献给你
 
 
 
《相逢苑》
 
车沿海河行来
中途经过一站
起初我听成相逢苑
后来才知是消防站
但知道以后
每次电子报站时
仍会固执地听成相逢苑
相逢苑  相逢苑
银杏枝叶稀疏
白腊细细道边站
 
 
《队伍里的特务》
 
 
走在队伍里
感觉自己就是混进对方阵营里
的一名特务
从服装到外表到风度气质
一定也到那些细小又细小的心思
如此格格不入
他们在谈税收留成时
我在想新买的鞋子合不合适
他们在谈招商引资时
我在想蓝与黑怎么组合
才最完美
 
 
 
 
《绿屋》
 
 
我的绿屋
连着阳台
没人打挠
清凉无比
 
马蜂飞来
臭虫爬来
看来它们也
喜欢这里
 
绿色是树
白色是水
一条鱼游在它
烟水混沌的
玻璃监狱
 
 
 
《“让所有人尊严地活着”____专家称》
 
 
激越与黑暗
那一天曝光在
记忆的暗室
 
睡在留守者不多的宿舍
半夜听到紧急敲门
通知能撤离的赶快撤离
连夜奔逃 
 
证件藏在鞋内脚底
一夜之间
我们已成为暴徒
那列空空荡荡的火车
 
这些年其实一直在开
没有尽头的隧道
是它的道路  自由
和墓地
 
 
 
《弃绝》
 
坐在老家院子里
享受没有汽车来往的宁静
 
一只鸟飞下
见了我,转身飞走
 
一只猫刚要从房檐跳下
见了我,转身就走
 
一只狗熟练地迈过门坎进院
见了我,转身便走
 
 
《断片集》
 
1
比传统更高级
灾难逐渐上升为化学的了
 
住在大海开始和结束之地
绝望也变得宽广而浩瀚
 
一个屋子
住着两个孤独的人
 
如果妈妈是一个咒语
我则是另一个
 
有一天下着决心我说“爱”
一瞬间四顾茫然世界在谎言中失散
 
 
2
杨絮飘飞
落满我头
 
一种特别的鸟叫
四十五年仍没看到过它们的模样知道它们的芳名
 
网上信息不许老师给学生
讲权贵资产阶级
 
为什么每一次灾难发生
死的都是人民
 
不知道还能在这样的世上
带毒作业多久
 
晚上放在床上的手机
早上醒来时往往已在地下
 
酒瓶开启时那飞出去的部分
就是酒的灵魂吧
 
每天长时间走路的结果
是大脚指下的骨头突出来许多
 
一年里的三月一树如雪
我捡拾花瓣,一片两片三片
 
云是故乡 往事
云是一丛蔚蓝的花枝
 
3
洗净鱼缸
八头鲫鱼吓坏了
五只小虾以头以须撞玻璃
 
灰尘如雨
挖掘机和电钻密集
 
下半生
耐心撕扯一个人的理性
 
被灰尘包围
又被意外落荒
 
好吧
就借一瓶酒把命说清
 
如果阳光普照
让我重爱这世事美好
 
告诉我秋风吹来时
我是在人间哪处梦乡
 
光线中一颗活的灰尘
腐败泥土里一只掘楼的蚯蚓
 
池塘漂满废物
我插在塘边的柳枝发芽了
 
4
他生明月
照着今生的我
 
酒桌上的红酒
属于我的那小瓯
 
贪官落马
汽车落桥
 
五块钱买来的观音
是翡翠做的
 
寂静的风摸着高处的旗杆
雪花早就泪流满面
 
这活骷髅有尖尖的下巴  硕大的牙
像生时一样仰着头骨沉默  傲慢  不通世故
 
一只狗出现在街头
一只狗出现在街尾
 
这安静的一日太阳迟迟
不来  鱼死两粒
 
多少动物血肉长成
此生此世的儿子
 
 
 
 
《观雀》
 
 
草地上一只只麻雀
它们啄食  交配
啼啭  
看不出痛苦和烦恼
虽也偶尔打逗 争吵
但也看不出一个非要置另一个
于死地
在我住的小区
它们以楼墙上的空调管孔
为墅为家
它们的一室一厅
进去时头先进
出来时则要尾巴先行
 
 
《想起人终究是要死的》
 
 
我的灵魂是那只小鸟
它站在偶然的枝上
发出偶然的鸣叫
偶然的风吹过偶然的山野
偶然的时光递送
偶然的灭裂
 
 
 
《纯度》
 
 
这枚梧桐果
被我在路上捡到
放到鼻下
清香一下子
震住了我
源源不断
哦  源源不断
那是生命的  
土地的或者是
上帝的纯度
 
 
 
《一路走一路吃》
 
 
吃藤
吃花
 
人间五月
不吃天上的云朵
不吃飞机
和汽车
但不想吃的灰尘
每天都要吃
 
不想吃的时光
它一页页撕着我
 
 
 
 
《每一个夏天都藏着一颗雪的灵魂》
 
 
 
等诗降临
等诗
等来了鞭炮
等来了溜狗的邻居
等来了鸟的鸣啭
等诗
等诗光临
每一季夏天都藏着一颗雪的灵魂
每一棵树都杀死过虚无缥缈的时间
 
 
 
《魂是怎样炼成的》
 
 
 
越来越确信那进入
身体的阳光最后才会
化为灵魂
悄无声息
它们以火的速度汇聚
闪电一样穿越
体内的废墟
和黑暗
 
 
《一念》
 
 
收到福建莆田广化寺
寄来的经书一箱
另有书签夹于其中
上有学诚大和尚法语
他说
人的生命不是用
一年一年
一天天的
一秒一秒来计算的
而是用一念一念计算的
 
 
《神奇的键盘》
 
 
我用五笔字形输入法
在电脑键盘上敲打“但愿”
但字出来后愿字刚打一半
出现一长溜文字
幸好全是中文用不着破译
它们是——阿尔卑斯山地农民
 
 
 
《爱》
 
 
苏丹红
三聚氰氨
瘦肉精
地沟油
染色馒头
牛肉膏
毒豆芽
塑化剂
皮鞋胶囊
人造猪耳
农残茶
飞机喷着气
偶尔划出的
天堂栈道
 
 
 
 
 
《炭桶》
 
 
从楼道里捡到别人家
扔弃的一只炭桶
炭灰染黑我的双手
刷完不知能作何用
 
薄铁的身子
葫芦状的烟孔
我捡拾废弃的东西
是因为若干年后我也将是这无用的
一只炭桶
 
储物不够结实
观赏不够严整
把玩又怕滑伤血肉
再次扔弃会心疼洗涤用的功夫
 
 
 
 
《看一部文革电影》
 
 
 
我看到1980年的长江
枫树  翠竹
浩浩江水还是蓝的
鸟  林荫路
男孩和女孩
他们在为语录武斗
 
 
《飞越太平洋的小鸟》
 
 
什么时候能飞成那只
横渡太平洋的

口衔一小截树枝
累了就放在万顷洋面上
打一个盹儿
饿了就站在那枝条上
捕鱼
 
 
 
《高处之黑》
 
 
用完的本子
逐页翻阅
有账单
有诗歌
有书名
有排行榜
有银行账户
有房产信息
有约稿信
有时政新闻
有购衣录
有几个心仪的名字
有电话
有佛经
有密码
有污渍
另有一物
不在此页
不在彼页
悬于其上之空中
我知它是
黑暗的涵洞
 
 
《群鸟翔集于故园柳树》
 
 
 
柳树上的五十七只鸟
分为三类
麻雀成堆聚集
喜鹊独自站立
另外两只小头鸟呆若木鸡
 
麻雀叽喳如潮
喜鹊上下跳跃
小头鸟按兵不动
 
如烟柳树
如剑枣树
红着脸的桃树
它们仍在睡着
众鸟啄着它们多情的肢体
 
 
 
《冬日黄菊》
 
一个中等大小的皮卡
拉了一车皮的花篮
从我正穿越的小区开出
上面遍布的黄菊花
在冬天的清晨分外
明艳  耀目
死亡的仪仗
零乱的鲜花
我见过它们最后
被像垃圾一样扔在
火葬场的一角
现在我手中
握着捡来的一枚
 
从死亡中遗落的
又将在我的手上枯萎
 
 
 
《女人,孔雀》
 
 
 
晚上读诗
很想喝上一杯
走到阳台
又空手返回
如果必须借助什么
使精神高扬
并不是非要酒精
接下来我看了肖斯塔科维其和斯大林
看了美国女作家弗兰纳里-奥康纳的
《生存的习惯》
她在美国大陆一角
养鸡,鹅和孔雀
患有狼疮,骨质疏松症
三十岁左右必须借助拐杖
信仰天主教
喜欢西蒙娜 薇依
一次她回信告诉友人
孔雀和狗不能同养
狗若在
孔雀便上树
 
 
 
 
《同时供养》
 
 
一根从根
白到梢的
白头发
挂在我的衣角
取下量了量
1尺1寸长
这么说
我的血已能供黑发
和白发
共同生长
然后 逐渐地
黑的变白
白透掉落
一根接一根
直到十万八千根烦恼
终于落

 
 
 
《忆蓝》
 
 
久远之前
你我一定曾经
是蓝的
纯粹  无染
像那雪花一团
 
久远之前
我们一定拥有过
海洋和山川
像鱼虾吐纳它们的
衣食家园
 
久远之前
我们相识于天上还是地下
流水其身
鲜花其面
 

 
《回家》
 
 
 
一个受伤的人回家
种树  挖土  修理院墙
吃饭  睡觉  满院子溜哒
一个受伤的人要写下
这世间的完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