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洗去浮华诗更浓 (阅读851次)



 
 
洗去浮华诗更浓 
——评诗人零一的诗歌特点
胡堡冬
 
保持一颗诗心不变,热爱生活,激情洋溢,具有浪漫情怀,这是零一留给我的印象。前不久,零一发来他的一组《零一2013诗作集》,感觉他洗去浮华的诗作诗意更加醇厚浓郁了。下面笔者就其诗歌特点试做以下简析:
 
一、平淡质朴,含蓄自然
 
零一似乎永远都那么忙碌,他的诗歌都是在工作之余写就的。那些来自生活的感受,虽是点点滴滴,显得很零碎,却在诗人的心里化为诗的元素,成为灵感和创作的冲动。
生活不都是诗,也不只是重复,那些晨露夕阳,人来人往,总是在重复中蕴藏着某些变化,只有用心感受的人才会捕捉和思考,在琐碎中提炼出诗意。但要把那些寻常可见的人和事运用诗的语言进行表达,可能每个人都会有所不同。语言和技巧,是经过长期训练才得来的,这既需要才气,还需要丰富的知识储备。诗人往往风格各异,有人雄奇,有人婉转,有人纤丽,有人质朴,可谓千人千面,零一是属于含蓄质朴的。他的诗歌常常信手拈来,一时一事,平淡自然,但不是生活状态的复制,而是看似随意,实则精心谋划,读过之后,你会有不事雕琢,不留痕迹,拥有原汁原味之感。如:“人来了,泡一杯茶/委屈了那一身清翠、舞姿翩翩的好茶”(《等人的空闲,看一本诗刊《抵达》》)。诗人的情感通过“人来了”顺势写来,好像在和你聊天,随意而平淡,若细细品味,就像一杯绿茶,在浸泡中慢慢地弥散。诗人可能在某个上午或下午,遇到客人的突然造访;而来者,并不是他想接待的人,却又不好推却。人来了,就棒上一杯清茶,或许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纯粹是面子上的应付,所以,就连那杯绿茶都感到“委屈了”。而那杯茶,在客人“无意无趣的吮吸/委琐的客气,空荡着消费时光。”这样的事,这样的场景,我们在现实中都会时常遇到,零一正是抓住这种生活感受,抒写了一个场景,竟是别有一番诗意。
零一的诗是自然的抒写,但表达的方式很委婉,是通过氤氲在诗句中的情绪感染你,所以很多人读过他的诗歌之后,都能感受到他的气质和他为人处事的风格,是相一致的。他的脸上似乎总是浮现着温婉的微笑,平淡、平静,而又埋藏着你可以感觉到的激情。其实,平淡并不是无味,或是四平八稳,而是平静的文字里有着波澜不惊的内心,让质朴和淳厚来感染你,让你咀嚼出诗意。《等人的空闲,看一本诗刊《抵达》》,正是如此。零一的诗歌很少有华丽的词藻,质朴中折射的正是率其自然。
 
二、灵性感悟,善于捕捉
 
读零一的诗,他常常会在诗中道出一番哲理,这种提炼和感悟的能力,是他心灵敏悟,善于思考的结果。司空见惯的事物或是某些现象,我们怎样去洞悉,提取诗的内核,让诗歌在深度上开掘,以新境界和新视野展示诗人的思想?这是很多诗人需要琢磨的。如,《夜晚,走过西环路边的工地》,零一从他经常走过的地方,看到一座山包,在本无诗意的大市场旁边和城市的边缘,他捕捉到了城市扩张与发展所带来的问题。“当一个小山包靠近一个旺盛的大市场/它的靠近注定凶险无比/生命易逝,山也不例外”,这样的诗句,直透本质,道出了这些年来城市盲目扩张,资源过度开发所带来的后果。诗人善于捕捉现象,揭示事物的本质,进尔发出令人深省的 “生命易逝”的感叹。当然,那个靠近旺盛市场旁的小山包,只是诗意萌发的一个支点,在无节制的开发中小山包被夷为平地难以幸免,引伸出的是“不例外”,而弦外之音是那么耐人寻味。这种直视和蓄藏的折理与思考,让零一的诗歌摆脱了自我陶醉,注入了新的思想,如《靠近中秋的日子》、《听西环路的车声》、《无题》等。这些诗都是来自诗人零一灵性的感悟,抓住对某个事物的瞬间触发而写出的诗歌,细细品读,诗意愈发浓重。
零一的爱好十分广泛,诗歌、散文、摄影、旅行,甚至策划本地的网络和电视媒体活动,每项活动都搞得有声有色。他将摄影采风与诗歌写作融为一体,在摄影中捕捉诗意,在诗歌中写出摄影的画面感。他常年与摄影家们奔走于大江南北,或江南如塔川或北国如太行山,山川绝险、壮阔无比的自然美景,绝壁丹崖上的日出奇观,江南如画的秋色,都抓摄于他的镜头、流淌在他的笔端,如《郭亮日出》“一群人涌到高处,他们在绝壁丹崖之上/等待一天的开始/等待神奇的光亮/他们在光亮中惊呼、拍照/生命中有了一道光亮的风景”。如《与老年摄影家们一道拍塔川秋色有感》一诗。在诗中,诗人感叹,“风吹乌桕树,乌桕树红了/风吹着黄昏、山川、人和事/……风吹着我们,有些忘情,有些眷恋和不舍。”这些纯朴的语言闪耀着诗人灵性的体察和感悟,山区景物,撞击胸怀,绝险之处才显壮伟,那些扑面而来的感觉,激荡着诗人,让诗人难抑诗情。他不仅捕捉到山川之美,也捕捉到诗意之美。
 
三、洗去浮华,情浓诗浓
 
“酒的翅膀在飞出酒瓶之后/在你胃里飞翔/在我的血液里飞翔/天空的胃让山脉陶醉/今晚的胃让你我陶醉。”诗人似乎已经醉了,但在醉态酩酊时,诗的语言反倒返璞归真。零一的诗风一扫青年时代的华丽与浮躁,以一种近乎口语化的语言将那些激情举杯,文友相聚的快乐表露出来。诗到穷尽时,情到喷发处,而在酒后离开小酒馆,走在桐城的小巷小街,历史的韵在夜风中勾沉,让诗人回味久久。桐城历史上不仅有文派,还有诗派和画派,而且桐城诗派在明清之际更加引人注目。从明代诗人钱澄之、方文、方以智、潘江,到清代的刘大櫆、姚鼐,乃至民间诗人姚落花、理发诗人吴鳌、打渔诗人徐翥等,诗风文统,滋润了代代桐城儿女,而这些深厚的历史文化,对零一的影响当然也是深刻的。零一的这类随性走笔,率性自然,你能看到这种文化的传承脉落,时刻在他血脉里涌动,也最能折射诗人的真性情,而又少有矫揉造作。
零一的诗还有一个重要特点,就是诗情浓郁。在《清晨,写给自己》这首诗中,他写道“我拉开半扇窗户,让大风进来/大风扑扑”,你读之就会被诗人那般激情所吸引,诗人是怎样一个人,情感因何这样的浓烈?其实,拥有真性情,待人诚恳,坦坦荡荡,才会如此率真。“大风迅急,像是谁的手里/舞着的一把岁月的大刀/刀锋闪着冷光/我和我的影子/被某种力量撕扯着,切割着”这些诗句,充满了力度和语言的张力,也贯穿了零一激情澎湃的情感。这种浓烈的情感,又会传导读者。
诗言志,言情,更是诗人内在精神和品质的展示。“文字不胜酒力,很快醉倒/秋风豪兴/饮一河水的流逝,它却伸手扶摸着/月光有些苍老的青丝”。月光,酒,秋风,这种交融在诗中的景物和情愫,是其情浓诗浓的载体,那些文字都沾有诗情画意,不论悲喜,不论绵柔,都已在诗人的成长过程中,经风历雨,洗去了浮华而更加有味……
 
 
桐城零一诗选
 
 
1、今天
 
我埋头在云层里面
等待闪电的刀锋
直到傍晚
没有一句话
结束一天,走出所在楼层
回到地面
行色匆匆的路人
脸上找不到色彩
路灯亮处
谁在寻找故乡和佳人
 
2、十七的月亮
 
今夜,十七的月亮
她已不再那么圆满
望着天空,秋天更加深沉
夜晚也沉默了许多
 
为捕住这一年即将走远的月色
为捉住这一年
还没有捉到的一缕清辉
我带着十二点过后的寂寞
携一壶酿过的文字出门
来到秋霜冷露的桥上
 
文字不胜酒力,很快醉倒
秋风豪兴
饮一河水的流逝,它却伸手扶摸着
月光有些苍老的青丝
 
还能被月光点亮
就尽情的享受燃烧
打开一些诗行
月光散落一地
趁着还没有老去
爱吧,把你的魂留下
埋进醉了的文字深处
 
 
3、夜晚,走过西环路边的工地
 
当一个小山包靠近一个旺盛的大市场
他的靠近注定凶险无比
生命易逝
山也不例外
还有波光荡漾的池塘也不例外
 
投子山下西环路边
每天散步的小山包和山包下的池塘
在夜晚的掩埋里
成了一片黑的平坦
 
我喜欢的山包、池塘
山包上的香樟
池塘边的青草
还有绿色的空气
都在推土机的沉默里沉默
都在暗淡的灯光里暗淡
 
4、靠近中秋的日子,至月圆
 
1977年那是一个秋天
一颗稻子成熟落地的声音
让田野更加迷人
 
一组数字代表一组流淌
记住这个比记住秋天容易
熟悉这个比熟悉某个人某张脸容易
 
靠近中秋的日子想起月圆
成为某个不可或缺的密码
 
输对了才能打开某个至关重要的宝库
或者成为某个秘密植入
体内的病毒
 
陷到离心脏最近的血管
癌细胞扩散了一样不能自拔
外面的风很大,吹不走
外面的雨很大,淋不走
有人借来一把手术刀
剜不走
因为疼到骨头里,他咬紧牙关
一忍十年
忍住一切
 
5、听西环路的车声
 
我有时候突然冒出奇怪的念头
担心宽敞的路再宽敞下去
会摔了跤
担心急驰而过的车声
会骨了折
 
担心耳朵有一天不听我的
把声音的门关上
我喜欢的宁静
像门外的过客
 
这个世界越来越匆忙
每一种声音都把嗓门撑得很大
路修直了,声音快马加鞭
我担心那声音掉下来骨折
道也会站不起来
 
 
6、也写致青春
 
早晨起来,这一天又开始
我想伸手拉住时间
站一会,聊聊天
时间丢给我一个黑头发的背影
 
中午从四楼的椅子上站起来
我想在关闭电脑前从屏里
拽出时间,时间掉进电脑的深井
连个回声都没有
 
晚上打开一本书
时间躬身在字里行间
挖着一个一个小坑
我想种点什么
时间长出了三千丈白发
梦中土地一片荒芜
 
一天,一年,年年岁岁人相似
 
岁岁年年人不同,时间
是一把弯刀,把岁月割得像一丛丛矮草
 
 
7、清晨,写给自己
 
我拉开半扇窗户,让大风进来
大风扑扑
快速穿过四楼的空间
从北面窗子进来,向南面的门急走
 
我站在窗前回想往事
我常常这样,看着远处的山尖
和渺远的天的轮廓
沉浸于某段记忆
 
大风迅急,像是谁手里
舞着的一把岁月的大刀
刀锋闪着冷光
我和我的影子
被某种力撕扯着,切割着
 
窗外天空阴沉
风云激荡
我知道这一年的秋天
终于在漫长燠热的夏天后面
走上前台
就像我知道影子属于春天
而我心属秋天
 
大风无法将我和影子切割开带走
那我只能与影子互拥
或者像这样在每个清晨或黄昏
站在窗前隔着季节相望
 
8、风吹过桥
 
 
风吹过桥时
有雨点和凉风走在我前面
雨点离我很远了
像你离开我的这么多年
我追上去对雨点耳语
桥那边的风景真好
 
说这话我还在桥上
凉风扭头看了我一眼
我感到身体里有热度的地方
都被某个眼神罩住
桥上的人早走了
 
风吹过桥
一片落叶卷走尘埃
一句歌词卷走夏天
 
 
9、走过落水桥,致一位诗人
 
有许多声音走过落水桥
我喜欢那声音
我摸过那声音的温度
和那声音的醉态
那声音被一辆自行车的速度测试过
被掉到落水桥下的草丛测试过
被年轻的激情和胆量测试过
那个躺倒在落水桥下面草丛里的声音
一定带着呐喊
躺倒的声音一定很大气、执着、兴奋
那时的河中铺满石子
我喜欢有血痕和泪水的声音
 
今夜我经过这里
有一道闪电在前面
我靠在闪电的光线里
对桥下的流水满怀眷恋
那个从诗人家喝酒出来的场景
一遍一遍的播放
让新修的拱桥在灯光下暗然失色
而预制板的落水桥
越发温暖和闪亮
 
 
10、无题
 
一切都在发生
不因我在椅子上小憩
一本《时间简史》
沉浸于空调的语言
一股冷风
沉浸于时空的语言
叩一扇没有关闭的门
知道宇宙有没有边界
投一个小石子到草丛中
知道世界有没有变化
过去的时间能否找回
过去的空间是否还是你站在那里
原子可以用光线的刀子切割
心用什么丈量,光线告诉我
看见的是物质,看不见是反质物
总有一样东西与你对应
爱被唤醒,必然有爱被湮灭
我在一粒正电荷里拒不拥抱负电荷
翻书的声响好多年一直如此
其实
一遍又一遍中早已面目全非
 
11、老剑回来了
 
老剑回来了
我的诗句突然明亮
神往的高原、雪山
神性的西藏、青海
在老剑的摩托车轮下
有了更多的内容和可读性
像唐僧手上的一本经书
尘埃落定
石头不语
阳光更加沉着
老剑明天迎你
用龙眠的山和河
用伫立或者流淌
用秋天刚刚到来的脚步
 
12、今儿立秋
 
立秋了,楼道里
一位同事笑着告诉我
仿佛秋天的阳光笑着
向夏日挥手
从今天开始
凉爽来到椅子上
桌上的一杯茶更加宁静
而书本会更加入迷
在时间的步履里
成熟稳重
风会常常不请自到
位于四楼的窗户
远处的龙眠山
气定神闲
用一些清淡的云彩
招手,那里会有红枫和更多的风景
等待你探访
会有更多的色彩铺在你走过的路上
而现在必须回首
看着属于明年的夏天
打量着炎热、激情、疯狂留下的烙印
 
 
13、终于来了一场雨
 
 
内心干枯多日
所有的心思
爱、向往
被长久的倾注激情的夏日
烤焦
心向严寒的洗礼
如果可以像绕地球飞行一周一样
绕你的心脏飞行一周
夏天会马上走近成熟的秋凉
其实一场雨来得及时
我把一个雨滴
捧在心中
当作圣明
 
 
14、诗歌日记:7月24日
 
大通是江边的一个古镇
曾是与芜湖齐名的水运码头
黄皮肤的长江用一朵浪花
打湿了它的辉煌
在渐渐衰落的老街
我想找到长江丢弃在这里的曾经的喧闹
寻找一条鱼跳上岸的归途
22日中午的阳光躺在云层后面
像个坐等愿者上钩的钓翁
光线的金丝时不时闪烁着钩人的诱惑
 
过客的路总被青山和江水缠绕
行船过渡的过去和现在
是我踏着石板街的绊脚石
我常常在一些易逝或物是人非的事物面前
心意彷徨,当我举起相机想留下一些什么
其实我的心已离它十万八千里
 
同行的摄影前辈、大师
他们已多次来过这里
对路径的熟悉、对老街上的人熟悉
与理发店的老师傅拉着家常
痛快的修面、理发,充当着模特的角色
给每只饥饿的相机一顿饱餐
 
从街头走到街尾
破败的房屋和紧闭的门
屋顶的黑瓦和马头墙的尖角
老者的对弈、见人也不吠出声的狗
摆在街头的日杂百货以鱼网居多
几个老妇坐在门前悠然分捡着大堆菱角菜
显出江边的特色
 
突如其来的大雨
将我们困在了一家百货店的雨棚里
看着对面挂着蛛网的老房子
在风雨中飘摇,一颗敏感的心发出奇想
谁能撑一把大伞立于此
与江流同老
而我终是过客
 
 
15、《陶辛,抵达一个人中年的荷塘》
 
在一片碧绿之中,通透得像一团玉雕的火
像婴儿的笑脸,像流向心脏前被幸福过滤的血液
像你回眸一笑的眼神落进我内心的深井
 
我的心总在梦醒之后的清晨微微发颤
帮我涉过河水的小船,迷雾中如箭
河水分开,像迎宾也像让路
 
在早晨第一缕阳光之前,我已早早抵达
相机是我张开的温暖的双臂
以夏天的名义,拥抱你的清雅和通透的绽放
 
用一个人的中年时光默默静静地陪伴
远观、近赏
用一千亩荷塘,装下你的荷香
 
 
16、同题酒,致诗人永峰
 
酒的翅膀在飞出酒瓶之后
在你的胃里飞翔
在我的血液里飞翔
天空的胃让山脉陶醉
今晚的胃让你我陶醉
加一杯再加一杯
血脉里流淌着酒液
其实都跟流淌着河水一样
桐城的小巷
北街的小巷
用清风命名的清风市
当我踉踉跄跄走出状元阁
是否有清风吹醒我
走近夜的咀嚼
走近夜的回味
 
17、郭亮日出
 
一群人涌到高处,他们在绝壁丹崖之上
等待一天的开始
等待神奇的光亮
他们在光亮中惊呼、拍照
生命中有了一道光亮的风景
 
我也来到丹崖之上
一个人在一群人中
体会光亮的滋味
却感到被光线缠住
不能豁然,生命有许多真谛
有人解开光线欢呼
有人用光线作茧
 
18、等人的空闲,看一本诗刊《抵达》
 
这样的一个上午,时间安静在一本杂志里
我总习惯性的翻开一些沉睡的书页
突然,一两句诗行蹦出来
扯着光亮的尾巴
 
人来了,泡一杯淡茶
委屈了那一身清翠、舞姿翩翩的好茶
投身在一只快餐时代的纸杯里
于客人的唇齿间
毫无意趣的吮吸
委琐的客气,空荡着消费时光
 
人去了,我有些不忍地收拾
心神不宁,窗外的冷嗖嗖的风声
抵近窗玻璃,尖刻干干地
小城在树高的楼层上越发寒冷
 
重新坐下,捧起《抵达》
墨娘的诗歌,独具风味的打开了一扇窗
我在窗下拾起一些过冬的柴火
一些名字堆高了火焰
 
19、与老年摄影协会摄影家们一道拍塔川秋色有感
 
夕阳西下时,我们赶到了塔川
到处是拿相机的人,到处是取景框里的秋色
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拍摄点
闪烁着不同的兴奋
 
风吹乌桕树,乌桕树红了
风吹着黄昏、山川、人和事
炊烟飘起来了
风吹着我们,有些忘情,有些眷恋和不舍
 
我们能留住什么,能带走什么
夕光下的塔川
没有回答,只有原野的呼吸
和快门的心跳
 
远处,炊烟正在为出彩的机会
升起温暖,一群不肯离去的摄影人
也在为内心的出彩寻找聚集点
塔川和一群乐观的人进入镜头
成为一道出彩的风景,成为我镜头里的火
 
在秋原里静静的焚烧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