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4·55首 (阅读348次)



《针织厂》
 
 
上到初中二年级的时候
母亲派父亲去乡中接我
直接把我拉到村办针织厂上班
 
答应我的一个条件是
如果姐姐考不上大学
由她顶替我到工厂上班而我
 
可以继续上学
也就是说我们姐妹只能有一个
可以读书
 
命运薄待了姐姐却厚待了我
姐姐几分之差落榜而我重回校门
以后是我赴山东济南读书
 
姐姐上班,结婚
孩子死胎,她死于农药中毒
自己对自己下手
 
饭桌上第N次提起往事
觉悟了的母亲说你们还不是最惨的
是啊最惨的早已灰飞烟灭
 
 
《八十年代》
 
 
那年
我被突然倒塌的猪圈
埋在了里面
确切说是猪圈的
一面墙
父亲将我救出
记得当时脸上起了一层
难看的疙瘩
很长时间下不去
从此我知道了被活埋
的滋味是什么
哦,对了
全部的猪安然无羔
 
 
 
《体内异端》
 
 
一个面皱发疏的老太太
正在我身中孕育 暂藏
想想这件事实在有意思
我现在挖不出的想象
全部为她所控
十年也许二十年
大海料也不会变成桑田
我却要一死再死
只为那个神秘的面皱发疏
只为她粉墨登场
告诉我多少事已全部遗忘
它们全都随风飘扬
 
 
 
《一只小猫不知何故困在马路中央》
 
 
 
巴掌大的小猫
在马路中央惨叫
它给吓傻了
蜷缩成一团
跪贴着柏油马路的脸
几秒钟内
一辆车从左过去
一辆车从右过去
一辆车四轮如飞
左右挟持
从头顶过去
我也傻了
顶着车流奔到小猫跟前
抱着它逃到便道
放它在花坛边
轻如片云的小猫
却有着漆黑的眼圈
它回望哦它回望了
马路或我一眼
 
 
《黑暗不是武术》
 
 
儿子在网上
读《九州缥缈录》
武侠玄幻
章节360多
作者是在美国留学
学化学的
这事很让人费猜测
我写诗
但数学不好
几乎没出过国门
这会限制我的思维吗
在文字的茫茫大海里
我有自己的灯塔
自己的船帆
但黑暗轮回往复
是我每天必然面对
和处理的关系
它不是玄幻的
也不会武术
更不能像天使一样起飞
九州缥缈
我只能徒手面对
自己消化和治疗
好与坏
谁能知道
 
 
《活佛》
 
 
知道这个活佛
是在大学毕业以后
与同年分配的毕业生
周某恋爱时期
他当时说的是
如果不相逢也好
免得魂牵梦绕
如果不知道也好
以免神魂颠倒
当时便震住了我
后来惨烈的变故发生
我们回到未认识前状态
互相退回了赠送的礼物
各自转经于芸芸众生
再后来我便应聘到
现在的单位
某一天开始写诗
某一个夜里接到无声电话
那长长的盲音里
我听到的只是
如果不相逢也好
不相逢也好
 
——也好 
——也好
 
 
 
《致所爱》
——写于46岁生日之际
 
 
我就是一只
极端刺猬
受伤就会
缩成一团
千呼万唤也
再不打开
所以这么多年
我让你们受苦了
母亲——
伴侣——
儿子——
弟弟——
乡亲——
以及以及
今生所有
或曾片刻
爱过我的人
 
《四十六岁的雪》
 
 
飘下时洁白
落下时染黑
停留时惨遭涂炭
融化时
欢喜无声
渗进地面
 
 
《大港上作业繁忙,缝隙里穿叉一片水鸟》
 
 
今天和母亲坐在
港口的堤坝上
看大港里轮船进出
海鸟散落浅滩上
不停地从泥沙中翻找
万千的塔吊 装备
这一条海上大道
是日本人最早开凿
退海地一点点减少
这些幸运的海鸟
善于见逢插针
在不可能处寻找可能
在无生机处觅得生机
多么好,和母亲
坐在宽宽的堤坝
看着海鸟们起起落落
为零星的希望
付出一天又一天
上天入地的勤劳
 
 
《分裂》
 
 
母亲指着一张合影照片里
只是有那么一点像我的女人问
“你怎么会和他们一起照像”
我看了一眼告诉她那不是我
母亲说这不可能明明就是你呀
世界上怎么可能有如此像的人
她要找当事人去确证
我又看了一眼片中人
突然有和母亲同样的迷惑
 
 
《回家》
 
刨土 种树
拔草 整地
儿子盯着我
冒出一句
“野人终于回到了巢穴”
 
 
 
《家乡谣》
 
一棵老槐树
上有一鸟巢
两鸟立巢边
树枝随风摇
 
 
《身份》
 
 
做女人做够时
想客串一下男人
为避免麻烦
权且做一个老男人吧
老男人走过大街
拐进胡同  上楼
换鞋  脱衣
凭窗远眺
人间云起云飞
多像是一次次
重来过堂
 
 
《过河偷瓜》
 
 
记不清是八岁
还是九岁
和姐姐 父亲过河割草
以重量计工分
大概是一百斤一分吧
那天很神奇
过河不多远
我们竟撞见一大片瓜田
西瓜已滚圆
馋得我和姐姐不由自主
爬进地里
一个放哨接应,一个扭摘
然后埋进草筐里
惊慌失措地返回河边
渡河上岸逃窜
浸湿了水的草筐加上
窝藏了西瓜
使我接二连三扑倒在地
父亲像提小鸡一样
把我一次次拎起
终于到家了
全家人一起啃食西瓜
有如过年
 
 
《光明》
 
把6瓦的节能灯
换成15瓦的
室内一下子大放光明
哦,举手之劳
(废品柜中发现的闲置灯泡)
何以在昏暗中写了
那么多年
 
 
《硅胶减震》
 
 
想买一个跑步机
在家里环球旅行
但跑步机又分
机械和电动
单功能和多功能
减震和不减震
硅胶和奔驰
如此多的选择
令我迷惑
我想从地球这头
跑到地球那头
既不借助奔驰
也不使用硅胶
 
 
 
 
《无题》
 
 
我养的君子兰
十年一开花
现在它开着
默默无言
 
 
《“入土为安”》
 
 
 
害怕吵着儿子学习
每晚写诗或发诗后
赶紧关机
洗漱
熄火
钻进被窝
嘴里念叨着
“入土为安”
“入土为安”
事实上我的床它也
的确是铺在地上
 
 
《幸福》
 
 
再次和世界取得联系时
是上午十点,蝉鸣,灰雾
灵魂醒来对自己说今天会有
今天的幸福
 
 
《大雨漫桌》
 
 
大雨再一次
从天窗进来
淹没了我的
拜伦
苏东坡
维特根斯坦
罗贝托·波拉尼奥
佛陀
 
 
《自画像》
 
 
越活越极端
越活越孤立
肯定是哪出了问题
或者我已优秀得超群
像一只特立独行的
公鸡
 
 
《鸡蛋白雪》  
 
 
分居三年
一天夜里
她刚躺下
他进来
又迅速离开
她觉得纳闷
起身在桌上查看
借着外面高楼灯火
一张纸条
字迹可见——
快速美容
鸡蛋三枚
用酒泡
密封三天取出
每天用蛋清涂脸
七天后
肤如白雪
 
 
 
《感冒赋》
 
 
感冒了
躺下就不想起来
世界照常流转
霾照常在
我却倒下了
像一粒尘土
裹着难得的阳光
裹着今生今世
注定的
荒凉
 
 
 
《临别赋》
 
 
再写多少诗
可以去死
阳光只照灵魂
不再照血肉和皮骨
哑默的尘土
和说话的尘土
再过多少年
它们才能被沧海
带走
 
 
 
《树死赋》
 
 
养了18年的榕树
枯萎了
人救不了一株植物
它们来的世界
与去的世界
人不可能了解
悄无声息
死亡如此漫长
一株植物的死亡
不占用世界一寸土壤
 
 
《黑暗》
 
 
黑暗寄存
它是不会
再死的

 
 
《老家的星空》
 
 
距城七十公里
老家的星空还那么灿烂
能找到北斗 大熊与小熊
以及更多更多
不知名的星座
儿子说它们全部便组成了银河
我却以为河以外还有不少
如果算上那些隐秘的黑洞
上面世界里的奇妙
其实我们能知道多少
 
 
《必须》
 
 
必须去海中
捞飞机
必须向飞鸟
学习平衡帆板的手艺
必须让蚂蚁列队通过
高速公路收费口
必须以恐高症的双眼
驾鹤重临人间
 
有鸟有鸟丁令威
城郭如故人民非
 
 
《断片集》
 

石头打坐在石上
木头磕破木头
 
懒到印度
不点香
 
书桌挨着暖气太近的结果
是桌面裂开一道天堑
 
母亲看电视说念书能治病
遂教母亲单纯来诵阿弥陀佛
 
看天时觉一切还有希望
低头中千车如流万念俱灰
 
坐在长途车上睡着了
醒来车已返身开回起点
 
不修边幅的结果是
黑出租以为我是告黑状的
 
青天白日下
读圣阳光之书
 
 
《种云》
 
 
云彩可以
耕种吗
那一年在老家
万万想不到的是
我竟种成了
把它们埋在地下
它们居然发芽
长出如雾如烟的
蔚蓝的身体
我甚至都不敢喘气
那一刻
天地不再有分界
日月倒悬在
云的脚底
 
 
《书房》
 
 
 
脚的上方
是一扇天窗
头上
是另一扇
 
在书房摊了地铺后
我就成了一个
纯粹的守财奴
书中卧下 书中醒来
 
有时敲窗的夜雨
把我惊醒
有时是橡胶轮胎
摩擦水泥马路的声音
 
 
《阁楼书》
 
有一天
我大概也会
死在这阁楼吧
被我的书
埋葬
它们像雪片一样
从世上一片片运来
最远的一颗灵魂
甚至可以追溯到
公元前两千年
这么多优秀的
心灵·亡魂
与我半生相守
又或许一朝散尽
一片片雪花
重新回到云水
回到结晶以前的
那片混沌
 
 
《催情》
 
 
催情的印度香
是越南特产
从广西运来
 
据说是手工制造
天然香料 增强信心
去除忧愁和烦恼
 
催情的印度香
我的情人正被哪家快递公司
运送,他会是哪国生产
 
哪里装箱  打包
品牌和质地谁给担保
催情的印度香
 
我把你放在鼻子下
裹进衣服里
我没舍得点燃的你
 
迢迢几千里
我们的灵魂终于得以在今生
互相激励
 
 
《雨夜》
 
 
雨打在太平洋上
雨打着我的天窗
 
黑暗天使穿行
它们经过雨变得冰凉
 
词打在纸上
词打着我天然丝麻的心脏
 
 
《漂流瓶》
 
 
喝着喝着
酒瓶就找不到了
怎么也找不到
它玩起了一个瓶的
捉迷藏
我惦记着剩下的酒
它惦记着用这半条
剩下的河流
入海看看
 
 
 
《起飞江油》
 
1.
飞过依然荒山秃岭的北方
看到一万公尺天空中的霾
这应该就是身在地面时
我们能够仰望到的
天堂了
 
2.
从成都到江油
一路黄金的油菜花啊
我想摸摸 嗅嗅
但碰到的是车窗玻璃
 
3.
一个从蜀道上滑下来的人
该怎么去爱 巴山蜀水
漫山桃花
 
4.
酒店守夜的保安
身着军装
一问果然参过军
会中医和写诗
他把中药排成顺口溜
他说江油出过很多名人
他站在清晨
五点钟的大街
帮我守候出租车
 
5
挥一挥手说再见江油
其实是向现代诗着的同行们
呈上一个同写者的祝福
 
6.
空中要了
一罐啤酒
两杯咖啡
庆祝李白获奖
庆祝六点水的
江油
 
 
《锦溪》
 
 
祁国告诉我
这水边的木椅叫
美人靠
我靠在木椅上
闻着夜晚香樟树
迷人的气息
古镇小路上
不见行人
不见月光
这幽幽的夜色里
几位美人靠上的诗人
注定比风景
更动魄更
惊魂
 
 
《同病房的大娘》
 
 
和母亲住同病房的大娘
60岁 来自湖南永州
柳宗元放谪之地
膝下一子  
30岁  未婚
在塘沽租房弹被
大娘说到没钱  
借两万块看病时
哭了
不舍得买病号饭
甚至不怎么吃饭
盆腔里长了巨大的肿物
却觉得应该在手术之前
结束治疗
大娘说她已无夫  
无医保时
又哭了 
 
 
《两只棉袄》
 
花棉袄的大娘
和黑棉袄的大爷
坐在十二层高楼下晒着
上午九点钟的阳光
旁边停着一辆灰色轿车
不像是他们的
大娘有拐杖
大爷空着手
不过他们都低着头
有点像反思
在我这个六十年代
出生的人看来
也多少有点像低头认罪
那是一个太阳挣脱束缚
往高处攀登的日子
阳光把一整面楼墙
刷得明亮
 
 
《因我而死的臭臭,现在应已化为尘土》
 
 
那年儿子十岁
小狗臭臭一岁多
一个暑假
他俩形影不离
在屋中捉迷藏
在床底和门后演剧
开学前几天
我把臭臭
重新关进阳台
转天早上
门铃突然响起
听筒中传来清洁工的喊声
“这小白狗是你家的吧
摔死在地上了”
通灵一样
儿子一跃而起
向楼下冲去
再见到儿子时
他已成了泪人
“妈妈 如果我死了
还能和臭臭再见面吗”
这之后
小区花树下
多出一个每天黄昏
仰头问候玩伴
的亡魂
 
 
《等死的心》
 
才知道一条鱼的死亡
如此惨烈  漫长
整整七天
它侧翻于鱼缸底部
费劲地张嘴闭腮
每天早上它都用缓慢突然的
一张一吸
提醒我悼亡尚早
悼亡尚早
水已浑浊  玻璃已污
我费劲地一呼一吸
偶尔看一眼天上
阴睛已无所谓
蓝灰已无所谓
 
 
《突遇》
 
 
一只体型巨大的蚂蚁
光临我的厕所
这有点超乎想像
虽说我有着比它高出的目光
和比它多出的力气
但匪夷所思的神秘力量
还是使我立定原地
不敢造次
更不敢干扰它行踪
最终它爬向潮湿
而温暖的柜底
我也只好回到我幽暗
而牢固的书房
无论如何这件事
还是影响了我
白纸上原本漆黑的文字
慢慢移动向着潮湿
而温暖的方向
 
 
《隔世之邻》
 
1
猫鸟还是赤足而飞
当人类已进入
电子信息化社会
电脑汽车飞机核弹
已遍布大地时
它们还是不需要
发展高科技
与国际接轨
九通一平
在空调管孔
在小区草地
它们振翅  打滚
运用的依然是
原始劳动力
形成对比
构成讽刺
它们依然不需要
九年制义务教育
知书明理
三字经
以及弟子规
它们在光天化日下
发情交配
也从不签定
结婚和离婚协议
 
2
 
和它们做邻居
想起来也有几十年了
刚开始不以为意
后来羡慕它们
从早到晚的
蹦跳
飞翔
觅食
和歌唱
再后来它们上升为
我和图腾
学习和效仿
的榜样
 
 
《伊春收获361个春天》
 
 
 
旧报上这条新闻
是贴在我家狗笼上的
那狗已死六年
 
 
《活吃》
 
 
现在有一种
新的吃法
叫活吃牛蛙
牛蛙端坐盘中
睁着两只水旺旺的眼睛
身上的肉却被
一块块切了
不再互相连接
食者用叉子叉起
蘸佐料送进其嘴
牛蛙也试图挣扎
但所剩不多的身体
再跳不出光滑的食盘
只有眼睁睁地看着
自己的一个个器官
被一块块送进
饕餮之嘴
 
 
《超市》
 
 
两条被剁去下半身的鱼
张大嘴巴在呼吸
身旁溅着和人血一样
鲜红的血滴
 
它们张大空洞的嘴
但下半身在漏气
标签上注明“鱼头”
“16.8元一斤”
 
 
 
《跳楼》
 
 
麻雀趁我不注意
一个猛子从六楼扎了下去
被下面的白腊树接住
又和同伴吵上了嘴
麻雀的运气真好
 
 
《壁虎落入脸盆》
 
 
清晨
发现一只小壁虎
落进放在阳台的脸盆里
这小小的“野物”
如此怕我
在盆底转圈
寻找逃跑的道路
我和儿子
把它带上楼上阳台
花草丛中
放了
再见  小壁虎
祝你有个
美好的早晨
 
 
《大个苍蝇》
 
 
那应该算是一种
苍蝇中的大个儿
独自停在
不锈钢护栏
搓它的两条细腿
一会功夫儿
任务似已完成
它突然掉转身体
大头朝下
开始搓它两条
更细的前腿
顺便洗了又洗
它本来也颜色混沌的头
有一瞬间
它竟是双脚合十的
不过是冲着地面
难道它也有着
和我一样的迷乱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雀鸟不种不收
人到火星发展网友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神鬼都曾来过
未来也一定会再度光临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我去扦裤边时
九十岁的大爷急着修改他二十岁的牛仔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每天吸进体内的有毒有害物质
被稀释为人间的幸福指数
 
 
 
 
《死亡名单》
 
 
蝼蚁
蝼蚁
蝼蚁
 
长长的
死亡名单
被忽略不计的
蝼蚁
 
直接被死无
葬身
之地
 
 
《类人》
 
 
时间永恒在流
时间永恒
我们住的这个州
出产了米谷和不会
飞的生物
他们后来合称为
人  人类
类人

 
无限地重复下去
你会不会恐怖
 
 
《进步与毁灭——答友问》
 
 
你问我相信文明进步
还是文明毁灭
 
相信有感而发
还是为写而写
 
秋天了柿树已结果
我相信眼尖的鸟会最先尝到
 
 
 
《希望未来的某一天,有人说你是中国的茨维塔耶娃》
 
 
这对我来说
将是无上的荣誉
真正的桂冠
我会戴着它
微笑着跨越下一个
百年
 
 
《颈椎病》
 
世界是一座太美的花园
我误入其中,饱览了太多的美景
然后也把家安在它的上面
随着它一起转动,生出白发和
颈椎病
 
有一天,一只小鸟停在空调机盖上
歪着头打量我,隔着玻璃窗
它问我感受如何
一时语塞,就好像从未学会过言说
我放下书本,而小鸟它已展翅
飞走
 
 
《零度》
 
以一公里为单位
步行排放二氧化碳量为零
坐公交车合算排放为19
开私家轿车或公家轿车都是501
小数点后忽略不计
所以我的理想是零
在零的原野上
出生  长大  老去
死亡也是零
它最终得以和我
相等
 
 
《不对等定律》
 
看一部连续剧
主题——婚外情
卡尔说痛苦像海浪一样
这比喻简单 
惊心动魄
一下击中我
而情节又是多么老套
度假的老师 苦于写小说的人
小岛上美丽 哀伤 危险的女侍者
由于不对等而有情节发生
由于自私而产生婚外情
而死亡见缝叉针
惟有它有永恒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