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5年诗选 (阅读368次)



◎底线
 
据说,上帝在人类开口之前
在每个人的手心里,放了一颗大大的糖果
我的底线是——
我可以,将一半
甚至,整颗糖果给你
但不允许
抢,或者偷
哪怕一点点
事实是——
大半生过去了
我手中的甜
已所剩不多
我的糖果——
我用尽心力,呵护的甜
不是被偷的
不是被抢的
而是我的敌人,我的亲人
甚至,与我不相干的人
以各种各样的借口
堂而皇之地
拿走的
 
2015-1-14
 
 
◎解剖
 
她在解剖一只麻雀
她在解剖一只情感的麻雀
 
俗话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是的,她将麻雀的五脏六腑一一解剖
 
发现:麻雀的体内没有谷粒,没有虫子
甚至,没有小小的石子儿
 
麻雀的体内,装得满满的
只有自私与自恋
 
2015-1-14
 
 
◎另一种叙述:夫妻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古老而新鲜的名词儿
有时,“夫”就是“妻”,“妻”就是“夫”,二者合二为一
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爱
有时,两个字之间,仿佛隔着千山万水
陌生得谁也不认识谁
比如:隔了房子、车子、票子
再比如:隔了老人、孩子、柴米油盐
此时此刻,一条狗
一条狗,就能将它们从天涯咫尺带往咫尺天涯
 
2015-1-19
 
 
◎一把带血的刀子
 
一把带血的刀子
绕开历史,绕过自己
 
在时光中,一点点退化
一点点退化
 
退化得悄无声息
不知不觉
直到,退化成一小堆儿废铁
 
——徒留刀子的名声
——徒存钢铁的成分,锋利的影子
 
其实,就连它的影子
也在绕不开的历史中弯曲,在漫长的时光中消融 
偶尔——
 
偶尔,刀锋拓开的疆场
还在它的梦中延伸;刀尖抵住的一颗颗心脏
一颗颗年轻的心脏,还在它的梦中
砰砰乱跳;刀子拔出时
喷涌而出的血蝴蝶
还能将它的梦境
染红
 
而那一小段历史
还在嗜血如命的刀尖下,扭动,弯曲,痛苦地呻吟
事实是——
 
事实是,在它醒来之前
刀子早已被命运封口——
 
2015-1-24
 
 
◎晴空下
 
晴空下,必有阴影
哪怕一株小草儿,一朵小花儿
而我——
 
就是那个躲在阴影里
伺机,贩卖阳光的人
 
2015-3-1
 
 
◎三月
 
一朵桃花的冷
让这个春天,不知所措
 
2015-3-1
 
 
◎一朵形而上的雪花
 
一朵形而上的雪花
抛却肉身之前,忍不住
失声痛哭
 
哭声,打碎深夜的寂静
打破春夏秋冬——
 
更多的雪花
飘落下来,更多的肉身堕入红尘
 
而上帝——
只是一个符号;形而上,只是一根救命稻草
真正的拯救,从未现身
 
2015-3-4
 
 
◎留白
 
我知道,你是风儿
一缕轻轻拂过我面颊的风儿
 
只是,你手掌的留白
太多太多。以后的日子里
 
我只有——
也只能,靠回忆与想象来弥补
 
2015-3-24
 
 
◎一个灵魂外挂的人
 
一个灵魂外挂的人
是可爱的
夜深人静时,他会向体内
不断地挖掘——
 
挖出血
挖出肉,挖出一块块嶙峋的白骨
直到挖出体内的金子
 
然后——
然后,一一搁放在阳光下
晾晒
 
而黑暗——
而亿万吨的黑暗
瞬间,涌入
 
瞬间涌入,那巨大的伤口
甚至,阳光
甚至,雨露;甚至,鸟鸣
 
一并涌入
一并涌入那巨大的伤口
一并孕育新的金子
 
这是一个痛并快乐着的过程
周而复始
以至无穷
 
2015-4-3
 
 
◎清明
 
他们都活过来了
奶奶、母亲、堂哥、堂姐……
在四月
在春天,他们都活过来了
从记忆中
从旧照片里,缓缓起身
缓缓起身,微笑着
向我走来
他们,还是上个世纪的那身打扮——
奶奶着家染土布蓝袄
小脚儿,扎腿
还是那样面无忧伤
还是那样小脚生风
而我,头一歪
闪到门后
我怕——
我怕奶奶,又让我背她啦的呱——
譬如,《杨家将》
譬如,《岳飞传》
再譬如,《西厢记》……
 
2015-4-4
 
 
◎在公园
 
这儿,是美
那儿,还是美
 
在美和美之间
流淌着无穷的快乐
 
在美和美之间
又隐藏着巨大的悲伤
 
除了上帝
也许,没有一个人能看见
 
2015-5-16
 
 
◎灵魂的枝条
 
“霸气,深不可测……”
 
一片叶子的背影
在夜晚的微风中,裸露出灵魂的轮廓
 
其实,更多的叶子,更多的枝条
在高高的棕榈树上
在南方低低的天空下
或深或浅,或长或短地裸露出灵魂的轮廓
 
作为旁观者
你摒息,凝视
不敢靠近一点点儿
 
高山仰之
你说——
 
慢慢慢慢地
你看见了自己,看见了自己也从体内抽出了嫩绿嫩绿的枝条与叶片……
 
2015-6-17
 
 
◎灵魂的底色
 
如果,真的
有灵魂,我想——
我的灵魂是白的,雪白雪白的那种
或者,是蓝的,蔚蓝蔚蓝的那种
偶尔,呈粉色
——极其短暂
而雪白之上
盈着一汪蓝
或者,蔚蓝之上
飘着一朵朵白
则是我——
一直想抵达的至境……
 
——这是年轻的时候
现在,我老了
灵魂已被揉搓得辨不出质地
辨不清颜色。所幸——
人,老到一定程度
老,就成了一种沉淀,一种过滤
于是,浮华逝去
本真回归,渐渐露出灵魂的底色……
 
2015-12-7
 
 
◎今日大雪
 
纷纷扬扬的雪花
一部分飘向北方,一部分飘向南方
还有一部分
就飘在一个女子的体内
 
飘向北方的
应时应景,让人欣喜
飘向南方的,因为温差太大
变雪为雨
 
只有——
只有,飘在一个女子体内的那些雪花
亦悲亦喜
欲落未落
 
让这个冬天
不知所措——
 
2015-12-7
 
 
◎孤山放鹤
 
孤山是我
我是孤山。当我老到一定程度
孤到一定程度
那只鹤——
就从我的体内飞出
 
那么孤独
又是那么美好。像一片雪花
在空中旋转,飞舞
渐渐消融于苍茫的暮色之中
 
2015-12-9
 
 
◎小路
 
“迷雾重重……”
当我写下,那条小路就从我的梦境中缓缓浮出——
不见起端,亦不见终点
那么突兀
又那么合情合理
我知道——
小路上的一根根栈木
属于我;栈木上斑驳的苔痕
属于我;栈木下,潺潺的流水
属于我
就连流水中,那一声清脆的鸟鸣
亦属于我
至于,小路的终点是什么
不再重要
终有一天——
终有一天,这条小路会被一场大雪覆盖
会被一只仙鹤衔走
包括团团的迷雾,迷雾中
不知所措的春夏秋冬……
 
2015-12-9

 
◎在冬天
 
那个以码字为生,以敲字取暖的女子
经过四季的轮回
仿佛只能开出一种花:雪花——
只会使用一种语言:雪,雪,雪——
 
她动用一朵雪花
复述生之美好,逝之自然
并试图,动用整个冬天的白与冷
将这个尘世的污垢与喧嚣
彻底覆盖——
 
2015-12-19
 
 
◎雪地上的一棵枫树
 
一个是天上
飘下来的美;一个是树上
长出来的美——
 
“火红与雪白”
 
两者,以不同的方式
向尘世
表达着,同一个主题——
 
“因为热爱,所以美好。”
 
2015-12-13
 
 
◎冬天的风
 
一遍
又一遍地清理着天地间残存的绿意
好让雪
飘下来
更纯粹,更像死亡的消息——
 
那些白
那些生即死的伤感,一片,一片,又一片……
 
2015-12-28
 
 
◎又一年
 
开头是雪
结尾是雪,中间的部分
绿意参差
 
没有花
花已谢尽。枝头上
氤氲的,只有若有若无的香
 
若有若无的香气中
一棵树,老的如此优雅,如此从容——
 
就连一片叶子的枯黄
飘落,都那么悠然自在,不疾不徐……
 
2015-12-2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